共機抵近壓力因應之道 (張延廷)

軍事迷截獲訊號,共機擾我西南空域,一度距離捷克團專機不到80公里。

 

位於台灣西南空域的「應變區」一向是我戰機在西南海域、海峽中線以東的傳統活動及應變的空域。近來中共戰機不僅經常飛過海峽中線,甚至向東飛得比以往更抵近台灣,而且還是多時段、多機型、多架次、多空層,已不只是例行的飛行活動,而是要對台進行常態化的軍事抵近壓力,因此爾後中共的抵近軍演、火力演習、機艦活動、空中偵察行動都會比以往積極。

由於西南海域是台灣海峽及巴士海峽進入南海的戰略孔道,可箝制中共南部戰區、及部分東部戰區艦船跨越第一島鏈的重要地略價值,已成兵家必爭之地。因此中共近年常以警戒美國在此地活動的軍機為由,或以海空協訓之名,派遣各型戰機伺機進入台灣西南的防空識別區活動,以切香腸的方式逐漸抵近台灣,壓縮防空應變的預警縱深及反應時間,並迫使我戰機從目前偵巡的空域向台灣內縮。

中共戰機經常性在台海當面活動的意圖是想把台海內海化,順便經營台海戰場,為一場局部有限的戰爭做先期準備。因此不難看出,當共機不斷出沒台灣周邊空域進行抵近飛行,或執行空中攔截訓練、偵照、空中指揮管制、航測、反潛等軍事活動時,亦兼蒐集國軍兵力部署及防禦能力,並測試國軍電子對抗、電子偵察的作戰水準,及蒐集電子與通訊參數,作為改善共軍的情報、監視、偵察能力,以便深入分析對台最佳作戰方式及戰術戰法,為未來在台海發動戰事做積極的情蒐整備。

中共已調整以往對台宣示的政治手腕,改以軍事演習取代口頭批判,所以共機逼近台灣的頻率及距離都會不斷刷新紀錄,當穿越海峽中線的戰機越來越多、滯留時間越來越久、距離越來越抵近時,台灣必須積極應處。於敵機越過海峽中線,甚至近迫到12浬領空時,必須運用在空機、緊急起飛之戰機、甚至以空對空飛彈、地對空飛彈、艦對空飛彈、防空火砲等武器實施攔截、甚至摧毀。

由於海峽中線只是一條虛擬的假想界線,中共雖不承認此隱形線,但以往兩岸的軍機與船艦有盡量不超越中線的默契。但由中共近年戰機多次超越中線,顯示在沒有任何明定的文件,僅靠以往默契是難以維繫的,空防實力及戰術運用的巧妙才是務實之道。

目前國軍在窮於應付中共的空防挑釁當下,必須儘快考量要採複式配置、多重備援,而且備援系統要可以自動接替戰備,不影響作戰指管任務的執行,而不是單靠人力去應變,消耗大量人力、減損戰力。另外要靈活考量善用「戰機先占」原則,我軍應詳細深入研析及掌握共機意圖,採取先期部署佔據中線以東有利空城,讓共機飛不下去,才是上上之策。

孫子兵法云:「古之所謂善戰者,勝於易勝者也」、「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都強調用兵主動及積極佈勢的重要。在當前中共對台軍事上極欲得寸進尺、軟土深掘的強大威脅下,國軍必須在後勤補保作為及敵情蒐集分析上,迅速、積極採取超前作為,增加後勤縱深、強化戰備能量,才能發揮最大遏敵戰力。

(作者為前空軍副司令、大學教授、美國華府Stimson Center智庫研究員)自由時報091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