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記憶、世界教訓(李敏勇)

李敏勇

 

一九八九年中國北京的六四事件,暴露共產黨中國民主化的不可能。當時,包括美國、歐盟國家、日本、韓國,都姑息中國共產黨政權的作為,未停止在中國的「工廠」與「市場」目的,續與活絡經貿關係。地緣政治上,有聯中制俄考量;歷史意識上,有列強當年欺壓的歉疚感;某種藉導引走資化,期待中國走向民主⋯…。這種交織姑息主義與利己心態,曾經傷害台灣,更種下不得不再加以圍堵的當前國際政治現況。中國對香港一國兩治的毀諾,也一樣路數。

俄羅斯從蘇聯時期與美國對峙,各自帶領相抗集團的力量,但已非真正強權,國際地位甚至不如當年的大老弟:中國。以走資化創造了昔日標榜共產主義無法實現的經濟繁榮,讓馬列主義的盲點徹底暴露。中國以特色社會主義美名自己的政治轉向,但未能放棄以人民民主專政包裝的一黨獨裁,終將與具有合理性的經濟之間產生矛盾,國家控制多少會被經濟發展形成的社會力解構。國家控制不可能永遠順遂,形成治理的難題!

中國共產黨不會放棄一黨獨裁,甚至,集體領導成為個人獨裁。中國本身當然走在權力現象的鋼索上,但國際政治秩序也相對在風險之中。後蘇聯時代的俄羅斯,普廷政權入侵烏克蘭形成政治危機,其實與入侵烏克蘭造成普廷政治危機,是一體之兩面。習近平的政治動向也是個人的權力心機和共產黨中國互相綁架。只是,中國已似,或自認世界次強,孤注一擲更須戒慎為之!美、中的恐怖平衡中,台灣不可避免地捲入其中。地緣政治是權力的盤算,並非良心作為!這也是卅三年前,六四事件並未阻礙中國隱藏政治野心的走資化。美、日、韓、歐盟國家,見利忘義,種下今日惡果!

卅三年前,中國的民主化火種,點燃即被撲滅。六四,中國共產黨自己撲滅中國成為民主國家的機會,說是黨,不如說是權力班子,或是權力獨裁者意旨。帝國轉型民主化,歐洲許多國家是例子,亞洲的日本也是;世界更多民主國家,是脫殖民獨立,美加澳紐是一種例子,中東、非洲許多國家是例子。自由資本主義也罷,社會(甚至共產)主義,如果不是真正民主化,都是虛妄的口號!列強利己交織姑息主義留下後患,終須付出代價!

(作者是詩人)自由時報053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