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徵候(鄒景雯)

鄒景雯

 

搞政治,其實不必講什麼大道理,經常時候,也就是眼前足下做了什麼抉擇,讓大家記在心裡,形成某種評價。不要小看一些好似沒什麼大不了的庸俗,累積起來就會成了「天下烏鴉一般黑」,讓台灣的政治愈來愈破碎化。

事實上,破碎化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包括政治板塊的破碎,政治共識的破碎。最顯見的現象就是,一場國家元首的選拔,各政黨從初選時的踴躍投入,到初選後仍然不斷有新生的勢力在重組,試圖挑戰才剛確立的格局;而每一個有意尋求改變的人,無不頭頭是道,他們都對於國家的發展感到憂心。

出現這樣的情況,當然是許多原因造成的,這也是網路時代的新挑戰,不過對於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來說,再怎麼講都是一種尷尬;所謂要團結台灣派、中華民國派、中華民國台灣派,宏願極大,但是不要說前述三派各自分立,甚至一個台灣派正在裂解成好幾塊,才是最真實的現況。如何從概念想像走向操作實踐?至今還看不到上位者具體的方法與步驟。光是言語,不會有溫度,感動不了人,也不會帶來對於未來的期待。

不談大道理,來檢視一下小庸俗,最近連續有兩個訊息,很值得當成徵候來認真看待。一個是國民黨組發會已經鎖定嘉義山區的立委陳明文,準備聯合在地一切反陳的力量,尋求具有綠營背景的候選人,以扳倒這位「英系大將」。國民黨何以想要見縫插針,當然是民進黨提供了縫隙,其中有嘉義當地長年的齟齬,也有總統初選過程增生的後遺症,至今缺乏處理,沒有痊癒。這些內傷,國民黨看到了,於是有意灑鹽,但是民進黨卻「不要不緊」,這是麻木,還是傲慢?

陳明文的地方色彩,只求目的的人,會有千百種理由,認為無傷大雅,是典型的小庸俗。另一個案例,幾乎在同時間上檔,更加濃重了類似的氣味,那就是台南市的議長郭信良。只因為其與競爭者賴清德對立,初選過程,蔡英文南下拜票,不惜與之同框,一度引起社會議論側目。沒想到事隔未久,郭信良近日證實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在找他接觸,反新潮流的傳言不脛而走,儘管事態發展言之過早,但是這事給不少關心政治革新的人,至少兩個感受,一是以民進黨所標榜的成份,還有多少理直氣壯的空間可以批判國民黨?二是不時夸夸其談要推動「新政治文化」的柯P,居然是以郭信良者來充當這個新政黨的臉譜,則台民黨較之藍綠,是向上提升?或是向下沉淪?

政治無法脫離現實,但是當面對集體的庸俗時,如果高級知識份子可以心無罣礙至此,那就怪不了為何與自己認知的「草包」民調對陣時,竟是勢均力敵,無法拉開理當該有的天壤之別。這點自我突破不了,侈言可以團結什麼,保衛什麼,又能說服多少人?自由時報08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