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聯與返聯(陳茂雄)

陳茂雄

 

美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本來規劃訪台,後來因故不能成行。不過未傳出取消訪台之前,已引起藍綠論戰。多個台派社團召開記者會,呼籲蔡英文總統應利用克拉夫特訪台會面期間,向美方表達我駐美代表處更名一事,台派社團也盼政府當面向美方爭取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台派的重大目標本來就是正名、制憲、加入聯合國,當然不會放棄加入聯合國的機會。

藍營卻有不同的說詞,中國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受訪時表示,該黨的一貫立場就是親美和陸,任何支持台灣的國際友人都歡迎,希望克拉夫特這次來台不是單純的畢業旅行,而是真正能延續台美實質永續關係的提升,他呼籲蔡英文總統與外交部長能當面向克拉夫特表達台灣希望重返聯合國的意思。中國國民黨一向的主張就是符合「一個中國」政策的重返聯合國。

藍綠再度出現「入聯」與「返聯」之爭,事實上這種爭執在二00八年三月二十二日總統大選時就打過一回合,當時提出的兩項公投案,一案是由民主進步黨提案的「以臺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全國性公民投票案」,俗稱「入聯公投」;另一案是由中國國民黨提案的「推動我國以務實、有彈性的策略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它國際組織全國性公民投票案」,俗稱「返聯公投」。只是兩岸都沒有通過門檻,當時的《公投法》屬「鳥籠公投法」,過不了關是意料中事,但發生不小的政治效應。

美國對「返聯公投」沒有反應,因為大家都很清楚它是在演戲,不是玩真的,沒有人會對劇情發怒,連中國都不理會。然而美國幾乎為了「入聯公投」與台灣撕破臉,因為當時伊朗、伊拉克、朝鮮三個地方的問題把美國搞得焦頭爛額,極需要中國的協助,中國卻對美國打台灣牌,在緊要關頭台灣打出「入聯公投」,等同將了美國一軍,讓美國跳腳。不是美國反「入聯公投」,而放過「返聯公投」,而是時空背景不對。

二00八年美國需要中國合作,台灣在那時期挑戰中國,美國當然跳腳,現在情況不同,美國雖然未必要反中,但必須切割中國,因美國的主流民意討厭中國。可以說中國以武漢肺炎打敗美國,崇尚自由的美國人,被武漢肺炎去綁住了自由,尤其是武漢肺炎所產生的經濟效應壓迫了美國人的生活。目前無論誰當總統,都必須切割中國。這期間台灣提出「入聯」,就算美國不願意幫助,也不會感到厭惡。

所謂「返聯」,就是維持「一個中國」政策,將北京政權逐出聯合國,台灣再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取代北京政權,這是詐騙集團的說詞,連中國國民黨自己都不相信會有這一天,這種主張與「反攻大陸」有異曲同工之妙,屬虛幻的主張,就算中華人民共和國因動亂而解體, 也輪不到台北政府去統治大陸,所以「返聯」的主張就是詐騙。以前民智未開,粗劣的詐騙手法也一樣可以得逞,現代人沒那麼容易受騙,中國國民黨省省吧!

「入聯」就是以一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雖艱難,但非不可能。蔣政權被趕出聯合國時,美國就建議蔣政權以新的國名留在聯合國,蔣政權不願意,因而失去先機,今日「入聯」雖困難,但不是沒有機會。「返聯」就是將北京政權趕出聯合國,台灣以中華民國名義取代北京政權,是否可能用膝蓋想就好了。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