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居委會(洪博學)

洪博學

上海還在封城,雖然有一半的人口「微解封」,但是,各區居委會仍然管控出門的購物名單和時間,一個小區居委會說:「何時出門購物,依照抽籤,抽到甚麼時間,就甚麼時間出去,五天出去一次,一次三小時,不准開車。」也因為這條規矩,上海街上出現跑馬拉松狀況,一位上海大媽抵達賣場已經落後,不禁用上海話大罵:「這是誰出的餿主意。」如此折騰上海人可能還不夠。

有些較高級社區,就無需跑馬拉松,居委會比照旅行社,使用「團出團進」方法,舉牌帶隊出門,抵達賣場後入內,約定購物時間帶團回社區,網民嘲諷:「根本就是動物農莊。」能夠把上海人整到服貼,整垮國際大都會,說來也不容易,中共利用恐懼,謊言,暴力把中國人折騰成失去血性的韮菜,能夠折騰多久,要看上海人的奴性了。

一位上海居民揭露他和居委會的對話,他說:「每天喊全民抗疫攻堅,到現在攻堅三年了,還在攻堅時刻,到底是疫苗無效,口罩無效,還是核酸檢測無效,也不說清楚,早一次、晚一次,沒出門也要驗,這樣的折騰有完沒完。」答案是「還沒完」,因為上海韮菜不敢鬧革命,只會開音樂會,這也是一黨專政的好處。

政論家練乙錚說:「這是一場政治博弈,上海人就是注定用來犧牲,折騰上海人,是習近平對付江澤民派系手段。」他說:「習近平長期來掌控政治權力,卻無法掌握上海經濟,就好像無法掌握香港經濟一樣,為了全面控制,只有魚死網破,所以,先幹掉香港,而現在就是要幹掉上海,把上海經濟弄垮,就是上海江派垮台時候。」

習近平正在奔向登基為王的偉大路上,斬除所有障礙是必然的動作,他無需自己動手,中共長期以來培植出了底層偉大的人物,會替他動手,這種人在社區稱「居委會」,走出社區,掛上紅袖章,站在街上,就稱為「街管」。別小看街管的威力,有一次我在成都,沒有走在斑馬線上,被大媽攬下來,我以為只是勸誡一番,沒想到街管大媽從口袋掏出罰單,就開罰五塊人民幣,我問她去哪裡繳,她伸出手說:「給我啊。」原來黨國一體,也是警罰一體。

有一位上海老人到賣場買肉,發現居然出現河南的核准章,蓋在豬肉上,老人大聲嚷嚷「有人倒賣捐贈物」按照老共規定,豬肉不能越省販售,只要越過省界,就證明是捐贈物。把上海人關到沒飯吃,然後利用韮菜的愛心,倒賣捐贈物品,至少還沒有暴飻天物,這位大聲嚷嚷的老人,最後被公安逮捕了,賣場沒事,可見這事情背後水很深。

最令人生氣的是,居委會收到物資,不分發給居民,寧願把物品放到腐爛,然後丟到垃圾堆,現在,已經有好幾個小區的居委會,被逮到囤積物資,放任居民挨餓的案件。上海居民報案了,下場不了了之,居委會還是居委會,很多人忘了,這場飢餓運動就是政治運動,居委會正好是打手紅衛兵。

這讓我想起一件歷史,2004年,擔任西藏自治區書記的郭金龍,在一次會議中發飆說:「老外指責我門破壞西藏文化,砸毀寺廟,請問是解放軍幹的嗎?是漢人幹的嗎?」

這一切其實都與解放軍無關,也非漢人,因為,西藏人民很清楚,帶頭去砸毀寺廟,破壞經文的人就是居委會,而居委會確實藏人居多,這些人就是紅衛兵,他們就與上海居委會一樣,替政治權力賣力出刀子的人,真正折騰中國人,就是中國人。(自由作家)民報050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