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韓國瑜是共產黨員?(王伯仁)

王伯仁

這個題目乍看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其實,並没有什麼了不起,第一,是假設語氣,第二,依照目前法令,國家是不准共產黨在台成立政黨,和發展組織丶洩露機密等行為而已,個人是共產黨員,並不是犯罪行為,所以,韓國瑜縱使真的有共產黨員身份,只是違反國民黨黨規「雙重黨籍」而已,國民黨要認真依章行事,只能開除韓國瑜黨籍,並進一步「換瑜」,不過,有三年半前「換柱」帶來的負面紛亂惨痛教訓,除非證據確鑿,否則國民黨萬不得已是不會走上這條路的,一定是像台大管中閔案,連國台辦和中國大學都為之修改電腦資料和出具假公文,百般曲予維䕶,管某裝聾作啞一年多,終在藍色學閥大力操作和昏庸的蔡英文默許下,還是當上了台大校長,韓國瑜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身份更形重要,就如某女韓粉所說的:「縱使韓國瑜殺人放火,我也要選他」,大有德國納粹黨人的鐡般效忠於希特勒,視為「民族救星」,韓國瑜倡「愛與包容」,其實指他一切狗屁倒灶的話語和行為,百毒不侵,刀劍不傷。

為什麼題目訂為「假如韓國瑜是共產黨員?」,雖非確指,但也非無的放矢,語云:「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早在高雄巿長選舉前,就有人起底韓國瑜在北京大學光華學院國政管理班獲有博士學位,白紙黑字也被韓國瑜一口否認,就像管中閔到中國大學當教授四丶五年,都是不領薪水做白工的偉大教育家一樣,韓國瑜得到北大博士學位,應是光宗耀祖的事,他卻遮遮掩掩像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問題可能出在他所就讀的光華學院國政管理班究竟是什麼樣性質的院所?專門訓練統一戰線、滲透丶闘爭⋯⋯性質的特務學科?果如是,難怪他被發掘光榮學經歷後,卻矢口否認。

韓國瑜曾任台北縣議員和二屆立法委員,國民黨籍原台北縣出身的資深立委陳宏昌,就在蔡英文面前,公然爆料韓國瑜「整天打麻將,吃喝玩樂又抱女人」,韓國瑜當下承認有這些事,不過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現在沒有了,一副「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姿態,不料卻被曾任政務委員的楊秋興追加打臉:「不是過去式,是現在進行式」,這下子,韓以發誓的口吻説「當市長以來,沒有打過一場麻將,也不曉得酒店長得什麼様子」,好死不死,話剛剛説完,春節跑到峇里島渡假打麻將的照片就橫空出現了,他又辯説是衛生麻將,沒玩錢,且在國外非高雄市⋯⋯。話轉得真硬、真快,不愧為賴清德口中的「厲害人才」。

韓國瑜為何會扯上「假如是共產黨員」呢?其實跟他從政生涯中,有一段大約「九年」的空白記錄有關,即當了兩屆立委以後,經歷憑空「空白」了九年之久,根據他非正式的談話,謂此段期間,是他窮困潦倒期,大部分時間部在深山僻壤,過著簡單的生活,並沒有長期去北大唸什麼博士班⋯⋯,這就奇了,有如武俠小說情節一樣,像頓悟看破燈紅酒綠,歸隱山林,但深山僻壤要湊四咖老農老圃,可不容易,沒有夜夜笙歌,只有蟲鳴鳥叫,那雲林的高貴的雙語學校如何創辦的?豪華農舍如何買來每大幅增建的?難道如宋七力一樣,有所謂「分身」,本尊在深山修練,分身酒色財氣,還可跑到中國北大去「進修」?

韓國瑜任北農總經理前這段空白,說定隱居山林,那是明眼人說瞎話,若沒有到北大掛名或實質進修,那網友所貼的光華學院國政管理班博士名單,豈非偽造的?或謂是故意「抹紅」的,但為何那有人用北大博士名單來「抹紅」人家的,太恭維了,習近平也是以博士自居,可見中國的博士也不是見不得人的事,雖然韓國瑜並未以北大博士證書申請台灣教育部教職認定,但似乎也不必如此謙虛否認,除非這個學位內容是有問題的,譬如非一般研究學問,而是別有目的的洗腦訓練,以統戰方法為優先鑽研科目,那就是避人知唯恐不及了,韓否認國政博士學位,大概只有這個顧慮,別無其他。

話說回來,如果韓果真去北大拿到國政博士,又故意隱諱的話,那就不能稱人家「抹紅」他,因為堂堂北大光華學院國政博士,本身就是標準的紅色,所謂「抹紅」是本來非紅而硬塗上紅色之謂,如本身就是紅,那有什麼抹紅的說法?

共產黨心戰喊話得心應手

觀之韓國瑜自參加高雄市長選舉以來,大量用中國共產黨(尤其土八路時期)的心戰喊話語彙,用的得心應手,例如「貨出的去,人進的來,高雄發大財」丶「一瓶礦泉水丶一碗魯肉飯」丶「拉進來、打出去」丶「她有大砲槍彈,我只有水果刀」,和早期中共的「有飯大家吃」丶「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丶「齊心抗日」丶「不拿一針一線」⋯⋯等心戰喊話,簡單丶明暸丶易記丶朗朗上口,是不是非常相似?總結韓國瑜高雄市長選舉,只有一句話「發大財」而已,就形成龍捲風,大敗對手陳其邁,市長寶座還沒坐熱,愛情摩天輪、賽馬場丶賽車場丶太平島挖石油⋯⋯等天花亂醉政見,還沒有看到一點點影子,不見「發大財」,只見「發大水」,和市長爬樹找洞轉移大水之夜失蹤廿小時之謎的焦點,上班日早上多不見蹤影(宿醉未醒?),難怪高雄人傳聞「高雄沒有市長」,此話八九不離十,而韓以市政未得中央支持,未能發揮其宏圖,上任七個月就窺視總統之位,也如願取得國民黨候選人之資格,逐鹿中原!

事到如今,韓國瑜當選總統,已經不是不可能之事,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機會,但是萬一他當選了,而且如果他暗中具有中國共產黨地下黨員身分,現行法律,包括最近修正趨嚴的國安法都治不了他,那豈不是宇宙級大烏龍?關鍵在於證據難找,舉管中閔之案,違法證據昭昭甚明,管中閔就是有辯法緘默一年多,偶爾練個痟話來應對,最後還是「頭過身就過」,這也是蔡英文最令台灣本土人士看不起的地方,「內鬪內行,外鬪外行」也是小英拿手的把戲,韓國瑜曾夸夸乎大談「超越宇宙」,那麼,如果由中共地下黨員當選敵對方台灣的總統,似乎可以説是「征服宇宙」了,沒有想到,台灣連發射衛星的能力都沒有,就要千百萬倍的大躍進了,這可不是笑話,萬一發生了,台灣恐怕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想出妥善應對之策,難道只能牛衣對泣?(資深記者)民報081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