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曝露獨裁國家的致命缺點與危害(英夫)

民主國家的貪婪養大了獨裁暴政

30年前蘇聯解體後,大家都認為世界將進入太平時期,沒想到「俄烏戰爭」爆發震驚全球,人類又面臨了另一個歷史的轉折點。蘇聯解體後,雖然失去了一些聯邦國如烏克蘭、白俄羅斯等,及附庸國如波蘭、捷克、羅馬尼亞等,但是俄羅斯仍然相當強大,領土之廣大居世界第一,並且擁有世界排名第二的軍事武力。第一任領導人葉爾欽心向自由民主,制定「選舉制度」,但是普丁接任後,雖然保持「選舉制度」,實際上實施的是「獨裁暴政」。

西歐國家在蘇聯解體後,對俄羅斯失去了警戒心,與俄羅斯保持友好關係。尤其是德法兩國,自認為歐洲國家的領導者,領導歐盟在經濟上與美國對抗,忽視俄羅斯的威脅。並且在國防上不理睬美國警告,大幅減少軍事開支。更甚者,貪圖價格低廉大量進口俄羅斯的天然氣與石油。結果造成西歐國家的能源過份依賴俄羅斯,例如德國石油的1/3、天然氣高達55%來自俄羅斯。這也等於幫助俄羅斯發展經濟,使俄羅斯更有底氣與自由民主國家對抗。這種養虎遺患的情況,不只發生在歐洲,自由世界在亞洲養大了一隻更大的老虎。

30年多來美國一直對中國採取友善的態度,並且引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幫助中共發展經濟建立產業鏈,很快的中國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當時歐美國家天真的認為中國經濟改善後,中共會走向自由民主。另一方面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工,獲取巨大利益。4年多前當美國政府發現,中共政權對美國的領導地位構成威脅,開始急速調整「對中政策」,視中國為頭號競爭對手,開始在全面圍堵中國,積極與中國脫鉤。但是一些美國企業貪圖利潤,仍然留在中國繼續為中國輸血,可見「貪圖利益」的誘惑力。

獨裁者利用西方的幫助發展經濟,私底下卻計劃如何打垮自由民主國家,因為他們知道「獨裁與民主不能共處」。

獨裁與自由民主國家不能和平共處

烏克蘭在蘇聯解體後,一直靠向西方,選擇「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讓普丁深感受到威脅。「自由民主」體制保護個人的權益,是一般人都想要的政治環境。烏克蘭的「自由民主」政治體制必定會影響俄羅斯的人民,甚至會導致俄羅斯人起來反抗普丁的獨裁政權,這是普丁入侵烏克蘭最主要的原因。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亞洲,中共敵視台灣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深怕台灣的「自由民主」體制影響中國人民。在台灣人人享受自由民主的政治環境,並且在經濟上蓬勃發展,人民生活水準遠高於中國,這種情勢必定會影響中國人民。深怕中國人以台灣為樣本,起來反抗中共極權暴政,這就是為什麼中共一定要武統台灣的關鍵。

獨裁者為了政權的穩定,必定走入暴力統治。再者,國家政務完全由一人獨自決定是很危險的,這次的俄烏戰爭曝露獨裁國家的致命缺點。

俄烏戰爭曝露獨裁國家的致命缺點

在沒有任何挑釁下,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軍事行動震驚世界。顯示普丁個人的決定,可以導致一場國際災難,造成數十萬人死傷、數百萬人流離失所、大量的公共設施及私人財產被破壞等等。這在民主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民主制度有層層制衡機能,阻止領導者的獨斷獨行。

開戰後,戰況完全不如普丁所預期的,秋風掃落葉般的完勝烏克蘭,反而是俄軍損失慘重,戰局進入膠著狀態。更糟的是,引起西方世界全面大反彈,大力對俄實施經濟制裁,使俄羅斯損失慘重,經濟大幅下滑。處於這種情勢的領導人應該立即停戰撤軍,並且尋求外交途徑解決爭端。但是獨裁者不可能「認輸」或「認錯」,因為只要認輸或認錯,獨裁者就會失去威信,走入末路。因此陷入泥沼的普丁,只能繼續撐下去,期盼在戰場上得到轉機。

湊巧的是,另外一個獨裁者也正陷入泥沼。兩年來中共處理武漢疫情的手段就是「清零、封城」,讓中國躲過疫情的肆虐。中共大力宣揚這是習近平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功勞。但是今年以來,新變種病毒迅速地在中國傳播,竟然攻入第一大城市上海,導致上海也已經被封鎖一個多月。近幾個月來,其他國家都採取「與疫情共存」的政策,一般人的生活己經開始恢復正常。但是獨裁者習近平不認錯,繼續維持「清零、封城」政策。上海的封鎖已經對中國的經濟造成巨大的衝擊,加上最近幾個月來習近平大力打壓科技業(因為科技業操控在政敵手上),以及在外交上的「親俄政策」引發國際的反彈,在一連串的重挫下,中國正面臨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危機。

民主與獨裁面臨決戰

俄羅斯無故入侵烏克蘭引起了全世界的震驚與憤怒,這是危機也是轉機。如今兩大獨裁者都深陷泥沼,在美國的領導下,自由世界正在利用這個機遇,鏟除兩大惡魔並且大幅削弱俄中兩國國力。在不久的未來,我們就可以看到成果。(美洲台灣日報社長)050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