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須了解他們!(外國倫)

「如果你把地球上的人全部排成一排,每五個人就有一個中國人,你可以不喜歡他們,但是你必須了解他們。」我的高中老師告訴過我們:“If you line up all the people in the world, one in five people are Chinese. You don’t have to like them, but you have to know them.”

因為高中老師的一番話,有一次我的大學同學,來自中國好朋友問我要不要和他一塊去中國旅遊,我就把握機會,去中國旅遊了十幾天。我們到達上海的時候是晚上,在路上我發現件很奇怪的事情,人行道上的路燈,燈是亮著的,可是完全照不到地面,迎面走來的人根本看不清楚,也就是說,路燈是個裝飾品,根本沒作用,可是有路燈。不曉得是他們是貪污太嚴重?連燈泡都換得太小顆,所以亮度不夠?還是路燈出了問題?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地出門旅遊,參觀上海當地的一些古蹟和觀光景點,我看到路上有一些名車,可是同時看到一些撿破爛的人,那種明顯的貧富差距,讓我感到印象深刻。我當時覺得:「這麼嚴重的貧富差距,這個地方應該隨時會爆發革命吧?」

在路上看到中國政府,是雄偉的建築物,有高高的圍牆,門口還站了警衛,我的中國朋友告訴我:「一般老百姓是不能進去政府機關的,你要被召見才能進去。」我們從上海一直玩到溫州,路上經過一間很豪華的建築,不曉得那是什麼,我的中國朋友告訴我:「那是政府開的美容院,有錢有勢的人去那裡消費的。」我也看到那棟豪華建築物的附近就是一般平民百姓的破爛房子。

看過上海的路燈,搭過他們的公車,之後我再看到中國的大外宣說中國有多麼偉大的高鐵,還是多偉大的水庫,都無法說服我相信他們的建設不會偷工減料,不會隱藏驚人的貪污腐敗。看過上海的貧富差距,之後我再看到中國的大外宣說中國有多少有錢人,說什麼上海富到流油,有多少國際公司在上海,那種宣傳對我都沒用了。

看過中國的地方政府那樣雄偉,同時戒備森嚴,還有他們的黨營事業五星級美容院,和人民住的破爛房屋的強烈對比,才會體會,什麼是「官」,什麼是「民」。

旅途中我還看到一件事,從此改變了我對國民黨的印象。在旅途中,我們經過一個博物館,裡面展示了抗日戰爭時期的一些歷史文物,然後就看到了這樣的文字解說:「對日抗戰期間,八路軍承擔了主要的戰事,國民黨則躲在後方擴張自己的勢力。」當時我覺得印象深刻,因為我在台灣念國小的時候,我的五,六年級老師是一位忠黨愛國的老師。她告訴我們:「對日抗戰期間,國民黨承擔了主要的戰事,共產黨只躲在後方擴張自己的勢力。」

所以當我在中國的博物館裡看到的文字解說,和國民黨的剛好相反,那一瞬間我才體會:「原來國民黨和共產黨,是兄弟黨!國民黨是中國國民黨!」或許你會覺得,這不是常識嗎?其實「知道」和「體會」是不一樣的。我在台灣的時候只是個小朋友,我只知道國民黨,從來沒有“深刻的體會”他們真的是「中國國民黨」,

我當然知道國民黨從中國來到台灣,這些歷史課本都有教,在台灣都是常識,我當然知道,但是一直到我在中國旅遊,才體會到國民黨和共產黨是兄弟黨。

許多台灣人說國民黨背骨,說國民黨背叛台灣。其實國民黨不是背叛台灣,因為他本來就是中國政黨啊!國民黨本來就是個外來政黨。

我知道一些獨派的網友常說:「國民黨是一個外來政權。」聽到的時候並沒有感覺,當我在中國親眼看到的時候,就能體會了。所以對於「反共的方法」,我和一些台灣的獨派朋友有一個很大的差異。我認為:應該讓台灣人多認識,多了解中國。而一些台灣的朋友則說:「去中國都會被洗腦,會被滲透。」「不應該去中國,去了就是背骨,背叛。」這是因為不同教育造成的結果,中國式的教育不是教學生認知,國民黨從中國帶來的教育是一個「不要,不可以」的先禁教育。

我剛回到台灣的時候,看到台灣的學校,都有高高的圍牆保護著,就感受到強烈的對比,美國的學校是沒有圍牆的,也沒有制服,國民黨從中國帶來的中式教育,就是把學生圍在一個圍牆裡,不讓學生看到外面的世界。所以自然會覺得,在水泥牆裡面,才會安全,這是把危險隔離在外面的概念。而在以前沒有網路的時代,在台灣進入民主化之前,媒體也被國民黨控制,台灣人其實是被「隔離的」!

台灣人對中國認知其實來自於國民黨教的:「地大物博,山川壯麗….」以前在學校要唱「中國一定強」!造成很多台灣人對自己沒信心。所以許多網友看到我的論述,經常說:「台灣太小,不行啦!」「大國才能那麼做。」一直到現在多數的台灣人潛意識裡仍是:「台灣很小,只要一碰到巨大的中國,台灣就會輸。」

我認為應該要認知,要了解,要比較才知道民主和專制的差異在哪裡。而不是國民黨的那一套中國式的,民族主義的反共。其實中國的土地面積有一半人煙稀少(如圖),都是又老又窮的鄉下農村,再加上中國最近年來污染嚴重,許多地方嚴重缺水,因為水都被污染了!你知道在中國污染河水的刑罰是死刑嗎!?我的中國朋友告訴我:「因為污染實在太嚴重了,水是最後一道防線,如果連水都喝不了,人很快就會死,所以法律的規定是河水污染是死刑。」結果死刑都沒用,就連中國官方,美化過的數據都承認有高達 78% 的河水都無法飲用。請問中國真的是「地大物博,山川壯麗」嗎?其實早就不是了。

我的另外一個中國朋友,有一次回中國旅遊兩個星期,結果她回去一個星期就回來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一回到中國就不斷地咳嗽打噴嚏,因為空氣污染太嚴重,能見度太低,她甚至站在長城上,然後看不到長城。我們都是住在美國洛杉磯,洛杉磯的英文名字是 City of Los Angeles.就是天使之城,可是我在天使之城,卻從來沒看過天使,所以我懷疑洛杉磯是不是騙人的。自從知道中國空氣污染嚴重的時候,可以站在萬里長城上然後看不到長城,我就覺得美國洛杉磯沒有天使也不算什麼了。

如果一個人沒有真的去過中國,或是沒有中國朋友,當然就有可能被中國的大外宣欺騙。只要沒有被以前的黨國教育洗腦的太嚴重,一般客觀理性的人,只要去中國走走,或是多認識一些中國朋友,自然就會對中國的大外宣有免疫力。

你可能以為追蹤我粉專的人大概就是台灣人,還有一些台僑,其實,我的一些貼文,我在美國的中國朋友也會按讚。是的,有一些台灣人經常說:「台灣人就是井底之蛙啦,沒有去過中國上海,就不曉得外面的世界有多進步,中國進步了,強大了,現在是中國人世紀了….」他們可以唬爛,可以意識形態,但是大多數的人只要真的了解中國,就會有合理的判斷。

你知道嗎?那些從北韓逃出來,看到外面世界的北韓人,很快的就知道北韓裡面就是個騙局。北韓人耶!全世界最封閉的地方,洗腦最徹底的人民,一旦看到外面的世界,就反共了!在以前那種國民黨的黨國教育,在封閉的環境裡,長時間的洗腦,才能產生像黃安那樣的人。

民進黨在早期的支持度一直都只有30%,他們曾經覺得自己可能是永遠的在野黨,可是台灣解嚴後,台灣社會走向自由開放,年輕的世代幾乎都是天然獨。現在的民進黨政府並沒有在學校教育加入「愛台灣,反中」的教育,為什麼小朋友都變成天然獨了?為什麼認同台灣主權獨立已經超過90%?因為每一次的中共軍機繞台,都會讓台灣人看清敵人是誰,

無論是香港的處境,還是中共打壓台灣的新聞,台灣人的自我認同就會自然的增加,在自由的環境裡,人民自然會有正確的認知。一些台灣的網友經歷了國民黨的黨國教育,雖然沒有變成黃安,而且還是「深綠」,可是卻仍是國民黨早期的反共思維:「懼怕,痛恨中國。」以前有所謂的「反共義士」,他們從中國投奔國民黨時期的台灣,國民黨會給反共士頒獎,表揚他們投奔自由。所以現在許多台灣人會覺得去中國工作,就是投奔中國,「就是一些想要兩邊討好的人。」甚至就會背叛台灣,就算立場是深綠,只是被外派去中國工作,也會被中國洗腦。

有位網友留言說:「這些在中國待過的台灣人/台幹/台商/藝人,很多都直接或間接接受了統戰教育系統的洗腦,支持「統一台灣」的想法,影響到國家安全…」可是我不認為會這樣,大部分的人有合理的認知能力,正如我之前分享的那篇「和諧的聲音」,描述了我的朋友去中國工作許多年,因此了解中國人的思維和他們的環境,我的朋友也因此更加珍惜台灣的民主。

我之前去中國旅遊的時候,當時他們剛結束第一次舉辦的奧運,當時還可以用臉書,現在的中國已經像是一個大型的監獄,不是安全的地方,我不建議前往中國,因為真的不安全。儘管如此,我們應該要多了解中國,只要在自由的環境生活久了,就不容易被大外宣欺騙,就像是打過疫苗,就不會得「中國病」。正如我高中老師說的:You have to know them!「你必須了解他們!」

(作者小時候隨全家移民美國,曾在美國政府內任系統分析師14年,並曾任職於台灣政府部門,作品常見於台灣媒體,深受年輕人喜愛)042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