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交戰 談越南人打臉台灣(呂禮詩)

中國海軍飛彈護衛艦「運城號」在南海西沙群島附近水域舉行實彈演習,發射反艦飛彈。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交戰已超過十天。截至昨日凌晨為止,哈瑪斯朝以色列發射的各式火箭與無人機超過四千枚;以色列「鐵穹」防空系統的攔截能力雖然驚人,但真正令世人耳目一新的是輿論戰、情報戰與精準打擊交織而成的「混合戰」,足堪為國軍「超前部署」的典範。

以色列面對哈瑪斯攻擊,先進行空襲,再宣布徵召後備部隊,然後向巴勒斯坦邊界集結;透過在地電視媒體報導地面部隊可能展開地面戰的訊息,美聯社及華爾街日報等國際媒體記者獲得以色列軍方發言人證實的報導,引誘哈瑪斯民兵遁入地下隧道系統。

其後,以色列派遣百餘架戰機,攻擊了位於加薩走廊的地下軍事目標及隧道系統;不僅如此,居住於美聯社與半島電視台等國際媒體辦公大樓內的百姓,竟在空中攻擊的一個小時前接到以色列軍官電話示警。可見以色列的情報蒐集,不僅包括軍事目標,還廣及相關老百姓與聯絡方式。

相較之下,國軍對於解放軍的掌握,實在是令人汗顏。

今年一月中旬即有國軍資深官員向平面媒體表示,山東號航艦編隊即將經台海北返。本月十日,國防部長在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備詢時證實,山東號航艦與隨行艦艇,自南海水域向北移動中;隨行船艦至少有三艘,國防部正嚴密監控。

事實上,早在部長備詢的前一日,越南軍事觀察家Duan Dang即已透過Twitter,說明山東艦四月下旬至五月上旬在南海的航行軌跡,並轉貼星球實驗室公司(Planet Labs)公布的衛星照片,有圖有真相地說明山東艦靠泊於三亞軍港。這不止是我們情報的罅隙,而是連網路俯拾皆是的「公開性情報」(OSINT)都疏於查證,何況與美日等準軍事同盟間的情報交換。

畢業於日本陸軍大學,太平洋戰爭時期擔任日本大本營情報參謀的堀榮三,著有反省太平洋戰爭日軍在情報戰失誤的《大本營參謀的情報戰記—無情報國家的悲劇》;書中以兔子為例,說明其雖然有敏捷的四肢,但自我保護最重要的器官卻是長長的耳朵,迅速且正確地察覺掠食者,方得以及時兔脫,藉以形容「情報」才是最重要的「戰力」。

以色列對於情報的掌握、媒體的運用及精準的打擊能力,足為國軍師法的對象。官員受訪與部長備詢的內容應再三斟酌,避免成為中國進行「認知戰」的資訊;此外,國軍亦應善用華文的同質性,從隻字片語及文字隱喻中破解中國的軍事企圖與可能動態,成為印太區域抗中可靠且重要的情資據點。

(作者為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前教官、新江軍艦前艦長)自由時報05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