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什麼仇恨我們?(翁達瑞)

所謂的「外省第二代」台灣移民周文偉,因為仇恨台灣這塊土地,在加州暴力攻擊互不認識的旅美台僑。這起事件勾起一個困擾我很久的問題:他們為什麼仇恨我們?

在這篇貼文,我要試著回答這個問題。在提出我的論述之前,我先要定義三個名詞:

他們是誰?就是跟著蔣介石逃難台灣的國民黨徒與他們的後代。(排除背景類似,但認同台灣者。)

我們是誰?就是早期閩粵移民的子孫或他們與原住民通婚的後代。(排除背景類似,但出賣台灣者。)

仇恨是什麼?從早期的武力鎮壓、制度性的歧視、針對個人的暴力、到日常的口頭羞辱都算。

依據一般的人情義理,對收容他們的土地與人民,難民都會心存感恩。跟著蔣介石逃難台灣的這群人,不僅對這塊土地沒有心存感恩,反而對這裡的住民充滿仇恨。

為什麼呢?以下是我的分析:

#戰敗逃難的屈辱

二戰結束後,短短三年間,蔣介石失去大片江山,被迫逃難台灣。跟著蔣介石撤退台灣的國民黨徒,由戰勝國的公民變成流亡他鄉的難民。

這群國民黨徒無法面對戰敗逃難的屈辱,反而用兩個手段掩飾事實:一方面,他們醜化共產黨,宣稱暴政必亡、反共必勝,用謊言麻醉自己。另一方面,他們靠武力與制度壓迫當地人,製造虛假的外來者優越感。

靠著威權庇蔭,他們進入軍公教體系。儘管不事生產,他們仍有穩定收入。他們的子女講一口標準國語、衣著乾淨體面,在學校享盡師長的寵愛。

相對的,我們的父母多屬工農階級,家裏看不到現金。上學時,我們衣著襤褸,聽不懂老師的口音。我們的成績不好,被他們嘲笑,甚至遭受師長的歧視。

在這個時空背景下,他們產生了一股虛假的優越感。因為有我們可以輕視,他們忘記了戰敗逃難的屈辱。

#虛假優越感的破滅

他們的優越感來自制度的保護,不是真正的優越。隨著時空環境的改變,制度的保護被打破,虛假的優越感也隨之破滅。

時空環境改變之一,就是台灣社會的快速工業化。因為無法進入軍公教體系,我們只好出外打工或創業。因為就業機會增加,打工的收入也提高了。如果創業成功,累積的財富更可觀。

只能領取固定薪水的他們,開始對我們心生怨懟。

時空環境改變之二,就是台灣社會工業化後的都市化。許多農地變建地,讓原本窮困的我們成為「田僑」。

等著反攻大陸的他們沒在台灣置產。隨著房價的飆高,他們對我們多了一分嫉妒與怨恨。

時空環境改變之三,就是台灣的民主化。在票票等值的民主原則下,他們的參政優勢不在。總統民選之後四年,我們就取得中央執政權。幾年後,我們也在國會也取得多數席次。

從未經過公平競爭的他們,無法在民主選舉獲勝。他們開始採取焦土策略,杯葛我們的執政。

公平的市場與選舉競爭,戳破他們虛假的優越感。少了制度的保護,他們什麼都不是。優越感破滅的他們,開始仇視我們與台灣這塊土地。

#優越感破滅的仇恨

他們仇恨的第一個對象,就是繼承蔣經國任期的李登輝。

在威權時期,他們佔據黨國高位,把李登輝等人當成以台制台的工具,只能扮演傀儡的角色。

未料李登輝是鬥爭高手,把他們的精英一一扳倒,從俞國華、李煥、郝柏村、一直到趙少康。李登輝也讓他們的萬年國會走入歷史,取而代之的是我們普選的國會議員。

對李登輝的仇恨是他們的共識。等而下之者對李登輝潑墨水,或在李登輝的追思會丟紅漆。還要臉皮的則把國民黨的黑金賴在李登輝身上,儘管國民黨的黑金始於上海,一直延續到當下的台中沙鹿。

陳水扁是他們仇視的第二人。在兩場重大的選舉,陳水扁擊敗了他們的兩個精英:趙少康與宋楚瑜。

被我們的三級貧戶擊敗,他們懷有莫大的不甘。陳水扁在任時,他們什麼都要反。陳水扁卸任後,他們還把他打入黑牢。

蔡英文是他們仇恨的第三人。在兩場總統大選,蔡英文完勝他們的提名人:朱立倫與韓國瑜。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也在國會取得多數。

蔡英文讓他們憎恨的,還包括軍公教年金的改革、黨產歸零、轉型正義等。蔡英文的改革再次暴露他們魚肉鄉民的歷史事實。

蔡政府全面執政,他們能做的不多。除了在立院胡鬧,他們謊稱蔡英文造假學位。即便貴為台大校長的管中閔,也在臉書嘲笑蔡英文的春聯題字與英文拼字。

甚至我也是他們仇恨的對象。過去這陣子,我橫掃他們的精英,從馬英九、趙少康、羅智強、徐巧芯等。我對他們的批判毫不留情,伶牙俐嘴,冷嘲熱諷。

在他們的眼中,我們是膽怯、不擅言詞的族群,但我重擊他們的優越感。他們無法回擊我,只能對我抹黑,指稱我是網軍、假教授、集體帳號、政治打手,或共諜。

虛假的優越感破滅後,他們無法再輕視我們,因為他們沒有比我們優秀。於是他們轉而仇恨我們,也仇恨台灣這塊土地。

#尋找昔日敵人取暖

在時空環境改變後,他們的行為出現兩個巨大的變化,為的是延續虛假的優越感。

第一、他們找盡各種理由唱衰台灣,雞蛋裡挑骨頭。明明是台灣的成就,他們也可扭曲為台灣的落後。

第二、他們誇大中國的崛起,增加自己的血統自信。在這麼做的同時,他們忘了取暖的對象是昔日的敵人。

就以兩年多來的這場疫情為例,對病毒的發源地,他們視而不見,沒有任何譴責。

在疫情爆發之初,從口罩禁止外銷到讓小明回家,他們處處為對岸說情,擾亂我們的防疫。

在疫苗陸續上市後,他們施壓政府進口對岸疫苗,阻撓我們採購他國疫苗,用的是違反科學證據的說詞。

當多數國家都決定與病毒共存時,他們無視對岸清零政策對人權的侵犯,反而對我們的共存政策百般挑剔。

即便對岸如他們說的那麼強大,逃難台灣的他們沒有任何貢獻。反之,若台灣像他們講的那麼不堪,他們才要負最大的責任,因為他們在這裡實施近六十年的威權統治。

矛盾的是,他們嚮往對岸的強大,卻不願意搬過去。他們嫌惡台灣的落後,卻繼續享受台灣的福利。

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對收容他們的土地與人民,他們充滿仇恨。即便移民美國,還跨州對我們的鄉親暴力攻擊。

#結論

以上的分析指出他們為什麼仇恨我們。我不是宗教家,但知道心懷仇恨的人不會安寧。既然仇恨的原因清楚,他們就要想辦法放下。該怎麼做呢?以下是我的幾個建議:

一、承認在中國被人民唾棄,戰敗逃難台灣的事實。如果這是個屈辱,直接面對,不要迴避。

二、認清在台灣社會能夠勝出,不是因為優秀,而是得利於制度的保護。

三、接受台灣社會的公平競爭。不論商場或選戰,無法賺到鈔票或贏得選票就是技不如人,不能怨懟贏家。

四、若無法做到上面三點,那台灣不是久留之地,應該選擇離開,徹底遺忘這塊土地與上面的人民。

其實我們的要求不多:只要認同台灣這塊土地,大家各自努力,公平競爭,不要仇恨任何族裔。(美國大學教授)0519

Facebook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烏克蘭收到美援Mi-17直升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