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怕嘴巴長豬牙 ?(陳文石)

一年多來全球武漢疫情嚴重,美國成為最嚴重的國家,而我們台灣則是防疫最好的國家。

首先我們的惡鄰居,中國不喜歡民進黨執政,因此也限制了中國人到台灣旅遊,減少和他們交流,這樣也減少了不少感染的風險,使得我們因禍得福,真是天意“天佑台灣”。但我們行政效能表現得這麼好,全世界都有在野黨,但唯獨我們台灣的在野黨最離譜,他們聯合紅色媒體興風作浪,駡得最慘,真是匪疑所思,也是另一個奇蹟!

這段期間我有幸在台灣、美國二地跑,深深感受到我們台灣防疫工作的效率,真是世界第一,別的國家要學習都不容易。

去年一月初我返台投票後,因為要舉辦畫展一直留在台灣,二月我去台北市長安東路二段附近的餐廳用膳後,聽到手機訊號“Be Be Be”的大響!是「1922」的疫情防治中心的電話通報,告訴我附近有人確診叫我要小心,萬一疑是症狀,馬上就通報”1922”電話。我問這個人在什麼地方,他們說500公尺內,這段期間所有的公共交通系統,都已經強制要帯口罩了,而且罰則規定明確,沒有口罩就不能上公共交通工具,最高可以罰款1.5萬台幣。在媒體及網路上都有明確標示,各地區確診患者的人數,一時之間人心惶惶!有關部門執法非比尋常的認真,加上我們有一流醫療人員的辛勞。我們經歷2002年中國SARS的防治經驗,有完備的法規與管理政策,政府的行政長官很多人才,都是醫療行政的專業人才。

在這危險的時期政府臨時決定成立口罩國家隊,從一個沒有生產口罩的地方,短時間內完成了生產滿足需求,又可以作國際救援工作,這種施政效率也是無人能比。加上一般人民有守法精神,大家都自動戴上口罩,起了相當的作用,有效控制了疫情的擴散。這樣短期間內大大提高臺灣的國際知名度,並建立良好的國際形象,大家競相來台取經.

去年境外來台或是返台人仕都必須居家隔離14天,我6月初返美時,看到兩邊的機場空盪盪有如鬼城。到了美國機上也是有告知我們須要居家自己隔離14天,但沒有人管理更沒有落實執行,也沒有人尊守。

在美國大家自由習慣了,叫他們戴上口罩等於是要他們的命,很多人說呼吸是上帝所賜不能奪取!有些州長宣布全面戴口罩,就有人提議要罷免他(她們)。這種個人主義不顧大眾的安全,遇到這樣的世紀大災難,大家依然我行我素,加上各州沒有統一的法規,防疫工作無法推動,連總統家族都確診,還好有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川普總統,他砸大錢並且緊急授權,使得原本需要多年時間才能完成疫苗研發工作,能夠那麼短的時間產生了疫苗。經過這事使我想起了希臘大哲學家博拉圖的「理想國」主張,以有知慧良知的人治理國家,也才能有投票權有他的道理!

今年二月份我打完了疫苗後又回台,在機場內就必須登記手機號碼,馬上就監控行踪,規定要搭乘檢疫專車服務,並且規定一戶一人住。我晚上睡覺習慣關閉手機,第二天早上5點多,就有警察來按門鈴查看狀況,並且告訴我不可以關機。之後里幹事每天都有三次的查詢問候狀況,同時也是監視。這之間有一個公司的老闆,把手機放在家裡,人跑去公司開會,被員工提報罰款百萬的事情,這樣的人人互相監督下也產生了作用。

台灣今年五月疫情突然爆發,每日約有數百人確診,大家都非常緊張。我因為有兩邊的經驗,台灣和美國做比較,我們簡直是小巫見大巫。2300萬人口只有15000人確診,比例上我們的確診人數低於1/1700分之一,而美國人口有3億3千萬人,有3300萬人確診約為人口的1/10人,這樣天地之別的疫情。

看到我們台灣人非常緊張,進入共場所及商店都要登記,上公共交通工具 也是要QR cood 測量體溫,如臨大敵; 反觀美國人則是很多人不當一回事,歐洲人也是很相似的情況。因此我斷定我們有這樣的行政效率,應該會很快速就得到控制,我也是這樣子安慰親朋好友。果然不出所料,我們短短不到二個月的時間內,就由原有數百人左右確診,變成了個位數字的診人數,又一次的表現我們的奇蹟。在這樣幸福的國度𥚃,也有不知道惜福感恩的人,為了來取得恐怖鄰居紅色共匪的歡心!每日都在駡,兩蔣地下有知的話,一個個都被槍斃十次也不夠!和他們這樣一直罵的人,不怕嘴巴長豬牙? 我以身為台灣人為榮!

當然有些事情我們也是有改進的空間,例如PCR的檢測。我自己親身體驗兩邊的PCR檢測,在美國的檢測流程和台灣之間作比較,發現在美國檢測快又方便,因此我向行政院長辦公室反應,幾天之內就得到了回應,並且馬上改善,這樣的行政效能真是世界第一,也表示我們的行政是可以接受批評改善的,而不是這樣亂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台灣今天能夠有民主制度,是經過多少人犧牲奉獻得來不易,這個也是世界潮流。想從政者應該要是一個有理想,而不是為名利,才能得到尊敬,一直這樣亂變成永遠的在野,也不是我們國家之福!

從歷史的角度思考,這些人絕大部份都是生活在古中原思想的人,他(她) 們的腦子裡除了中國的古地盤外, 其他地區的人,都是匈奴鲜卑豬狗雞的民族,這些人也如早期移民東南亞國家的人一様,除了賺錢取利益外,無法融入他們的社會,因此也常被排斥,因此聯合報的王效蘭才會說她最討厭台灣人這樣的話。 另外一些人可能是被中國的”黃金藍”收買,如馬英九被日本麻生首相說他為了個人利益。這也是中國文化的精深博大所在,因此他們的當官就是等同於發財。

先前政府部門進口AZ疫苗,被他們說這個不好,使得台灣人不敢打。日本自己痠情仍然嚴重,緊急送給我們疫苗,說成人家不要的,美國送給我們時又說我們是乞丐,這些國家也看到我們在野黨的作亂,所以緊急幫助我們,可見台灣問題是國際大家最重要的問題,我們雖然小但是一棵亮晶晶的巨星,戰略地位尤其重要。

這次的疫情,全球都看到,中國以疫謀霸的惡毒居心,我們不孤單,我建議政府進口一些世界先進國家不承認的中國疫苗,給這些人使用滿足他們的偉大中國情结。和中國比較起來,台灣真的太小了,委屈他(她) 們這些千金大爺們,建議他們回歸中原,和共產黨一起吃香喝棘,把酒言歡安享天年,必能榮華富貴,長命百歲,安享晚年! 072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