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守不住了(高嘉和)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在人大進行政府工作報告,市場聚焦多在首度沒提具體經濟成長目標,且篇幅從往年約1.5到2萬字,縮減不到萬字;但與前一次報告,有著幾點不同,因沒了GDP具體目標,社會融資餘額與廣義貨幣(M2)預期目標也拿掉了,解決過剩產能的「供給側改革」不見了,還有「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消失了。

在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重創下,中國人大政府工作報告未提具體GDP目標,早在市場預期;且為了避免資金斷鏈,引發更大金融風險,人行4月M2年增11.1%,已創2017年1月以來最高,加上社融大放水救市,理當難以訂出往年所謂與「名義GDP相匹配」的社融、M2年增率及宏觀槓桿率等預期目標數字。

且疫情衝擊企業復工、復產,加上面臨歐美需求急凍的訂單荒,誰還會去管鋼鐵、煤炭等產能過剩行業的「供給側改革」;但「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目標消失了,那代表什麼含意?

在疫情重創經濟未解前,中國突然拋出了港版國安法,讓原處於暴風圈內的人民幣匯率前景更加陰霾,且隨著美中對抗戰線不斷擴大,人民幣短期只能保住不破底,中長期恐持續下探,手抱各式人民幣資產的台灣投資人得要多保重。

2019年中國GDP勉強保六,被形容是過去10年最差的一年;但卻很可能是未來10年最好的一年。自由時報052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