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可以洗腦 病毒無法洗腦(霸谷)

霸谷

這次武漢肺炎疫情令人驚懼,民眾為保命瘋搶口罩不是沒道理。二戰以來全球幾次致命大瘟疫,都沒有這次可怕。中國廣東SARS病毒、非洲伊波拉病毒、南美洲茲卡病毒、中東Mers病毒感染病例,絕大部分都被局限於部分地區,沒有發展成全球性的瘟疫大流行。武漢肺炎疫情蔓延至今,已使中國到處封城,從武漢到深圳,從杭州到成都,中國全境成為疫區,全球迄今超過百國家拉起防疫線,禁空禁海、禁中國人入境,風聲鶴戾,末日之感,前所未有。連在太平洋航行,幾千旅客的郵輪也傳群聚感染,而被日本政府下令隔離於橫濱港外。未來幾個月疫情會怎麼發展,專家也不敢斷定。

這種慘況完全被香港專家料到。武漢封城前夕離城的香港病毒學專家管軼表示,感染規模「最終是會SARS的10倍起跳」,SARS傳播途徑清晰,六成以上感染者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但武漢肺炎傳播源早在可控制前全面散開,他判斷疫情將難以控制,且為此感到害怕。果如專家之言,未來這幾個月全中國甚至全世界將面對病毒恐怖攻擊,場面會令人不寒而冽。

2003年SARS疫情主要傳擴點及重災區在廣州、北京與香港。當年中國還有能力從杭州調專機載醫療物資援助香港,今年連杭州都須要外援。眼前的香港,官方緊急向外採購口罩卻買不到,有錢也買不到,在幾乎沒有工廠的香港,口罩庫存只夠用一個月,而專家預估疫情大流行四月才會來到最高峰。面對突如其來的瘟疫,北京政府照理說這次應該更有自信與能力應付,但依疫情前所未見狂飆的景況,當局的自信恐怕會與日消融。與天鬥,其「禍」無窮,對照17年前,相同之處仍是官方隱瞞疫情,不同之處,上次逃過一劫,這次的結局難料。

時間(農曆過年)、地點(武漢)、病毒(傳播力超強),加上人禍,四位一體,演成了一場完美風暴,中共政權幾十年來經歷各種挑戰,沒有一次比今年更凶險。

疫情若拖久,已經下行的中國經濟更不堪一擊。封城後,工人從那裡來?那些賣遍全世界的大工廠,沒有工人怎麼生產? 幾十年來快速增長的服務業遭到嚴重打擊,外商還沒離開的,誰有信心再撐下去?高喊大打大贏、小打小贏,那些義和團旗手,現在在那裡?中國還有能力與美國交手嗎? 一帶一路、航空母艦、南海填海造島,錢從那裡來? 地方債、房市、失業率等本來就該吹破的泡沫,瘟疫後,還能挺得住嗎? 占全球16%規模的經濟體,恐怕不要多久時間就會被打回30年前的景況。

新型冠狀病毒,唾液可傳染、糞便可傳染、沒發燒者也能帶病源、沒症狀者也能帶病源,目前已知的死亡率至少2%。面對這種恐怖病毒,除了避走山林野外,根本就是防不勝防。青壯年特別容易感染冠狀病毒,中國解放軍大舉介入各大城市防疫及維穩,往人多的地方集合,不怕被團滅嗎?3500年前,摩西帶領兩百萬希伯來人出埃及,法老王派出數千駕馬車追殺,希伯來人走旱地過紅海,法老軍隊也下紅海,馬車相撞,兩邊水墻恢復,軍隊團滅。中國解放軍與武警如果大量死亡,就真的就是天滅中共,說天譴也不為過,習近平的中國夢、皇帝夢,也到此為止。

武漢肺炎疫情的吹哨者,34歲李文亮醫師因染疫病逝,相關訊息中國網路上有近六億人點閱,一千六百多萬則留言,中國官方卻拚命地刪。網路上的訊息可以刪,炸鍋的憤怒怎麼除去?這次如海嘯般的反政府民意,習近平能擋得住嗎? 人在江湖混,早晚要付出代價,共產黨有本事顚倒是非,在新疆搞集中營、在全國拆教堂、在全世界欺壓台灣。管制媒體、管制司法、管制宗教,把全部的老百姓的腦袋洗得像狗一樣聽話,但是,病毒會聽共產黨的指揮嗎?老天會放過邪惡的中國共產黨嗎?020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