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國家轉型正義的困境 (洪博學)

二戰前後,全世界因為獨裁統治或意識形態對立,以至於造成國家暴力凌虐人類,甚至,高舉國家為名大旗,引起戰爭或殘酷屠殺。為了糾正這一段錯誤的歷史,才有所謂的轉型正義工程。但是,放眼全世界,國家在執行轉型正義工作,總是阻礙多於順利,其中最大的敵人是時間,而最大阻礙,當然來自當時的加害者或附隨者。有些當權者,固然隨著時間消亡,但是附隨者或政黨,仍然掌握國家權力,不願意認錯,甚至認為當時依附獨裁者,所做行為是對的,這些所謂「平庸的邪惡者」正以百般理由,阻擋正義的召喚,於是一個「張天欽事件」無限擴大,就把執政黨的轉型正義委員會,搞到天翻地覆,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如果以德國的轉型正義為榜樣,亞洲多數國家,幾乎全部不及格,因為亞洲國家長期被人治包圍,法治喪失,或者說情大於法,所以,轉型正義更加困難。

德國轉型正義能夠成功,最重要的因素;在於當時的加害政黨納粹,被宣布為非法政黨,而亞洲國家一路走來,腳步凌亂,因為許多加害政黨或附隨者,目前仍然持續掌權,以至於最基本的公布真相,也受到掩蓋,更遑論轉型正義中重要的除垢,以及對當年加害者的起訴和審判,於是轉型正義往往變成「妥協正義」。

最典型的例子:高棉共和國

1975年到1979年,紅色高棉波布,在共產中國支持下拿下政權。波布崇拜毛澤東,奪權後隨即進行種族清洗,根據統計,四年內大約有兩百萬人被屠殺,相當於高棉四分之一人口。1979年,越南軍隊入侵高棉,結束波布政權,但是當年在波布政府擔任少校的洪森,卻藉機竄起。1985年洪森成為高棉第一位掌權者,並假裝實施民主,博取國際和美國支持,美國為了吸收高棉走向民主陣容,至少在高棉砸下百億美元,但是洪森和舊的波布政權,雙方具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因此對這些犯下反人類罪行的波布政府官僚,進行轉型正義審判,變成不可能的任務,過去的殺手和獨裁者隨附,每個人吃香喝辣,招搖過街,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引起高棉人民不滿及國際側目。

經過聯合國不斷施壓,2009年在聯合國協助下,高棉才召開國際法庭,曾經在吐斯廉集中營擔任主管,直接屠殺虐待政治犯的康克由被送進法庭,成為轉型正義樣板。高棉政府藉此對國際人權組織交差,事實上洪森當然不會,也不願意進行轉型正義。如果真相完全公布,洪森也必然是當年波布政權加害者之一。不進行轉型正義也就算了,洪森還創下在受害者傷口撒鹽的工作,屠殺兩百萬人的三大集中營,包括吐斯廉、安隆汶、瓊邑巴三大屠殺場所保留的死人骨頭,成為觀光地區,洪森政府認為這種做法是提醒世人,不要再犯下錯誤,但是仍有國際人權組織認為這種作法並不妥當。

洪森已經執政33年,創下亞洲政權最久政府,表面上是民主選舉,其實根本是獨裁專制。去年大選前夕,洪森宣布反對黨「救國黨」為非法政黨,便以叛國罪名逮捕黨魁根索卡,使這場選舉變成一人獨腳戲,連美國也拒絕承認洪森政權合法性,洪森乾脆就倒向中國,接受中國支助,成為中國在中南半島的鐵桿,轉型正義在加害者隨附掌權下,根本是天方夜談。

緬甸情況更糟。2016年,翁山蘇姬所帶領的「全民盟」贏得大選,但是軍政府卻拒絕承認。經過妥協後,翁山擔任國家總顧問,並掌握四個部會部長,國際上以為緬甸會因此可以走向民主,沒想到卻是民主倒退,和失去言論自由的開始,這種妥協的政治,注定翁山蘇姬只是軍政府傀儡。今年9月,兩名路透社記者報導羅興亞人的屠殺事件,被法院判刑7年,有一位作家在臉書批判翁山蘇姬,也被判刑7年,許多曾經頒發人權獎章給翁山的國家,決定收回這些榮譽。一個和舊政權妥協的政治,沒有正義,更遑論執行轉型正義,過去的白色恐怖陰影,已經重回緬甸,這是何等悲哀。

有些學者認為,妥協是轉型正義過程必要之惡,問題是用妥協可以換取到甚麼?是否有助於人權和民主發展這才是重點。

二戰後,美國和聯合國盟軍登陸日本,開始進行日本轉型正義工程,首先要對發動戰爭戰犯進行審判,第一個難題是日本天皇的定位,天皇在日本人心中神聖不可侵犯,這種思想已經根深蒂固,但是,天皇是否應該為日本所發動的戰爭負責?為了知道太平洋戰爭時間天皇是否做了決策,麥克阿瑟將軍一共訪問天皇11次,每一次天皇都說「我完全負責」,但是當時盟軍東京總部的心戰官費德勒卻對麥帥說「絕對不可以把天皇送進戰爭法庭,否則日本必定大亂」,麥帥接受了費德勒建議,事後證明這樣的妥協是正確的,否則日本不會有新的憲法、走向重建之路,更可能落入共產黨手裡。

轉型正義是國家改造契機

政治妥協並無對錯,轉型正義工作,更不可能一撮可及,台灣的轉型正義,從理論到實際都很像西班牙,從清理國民黨黨產開始一路顛簸,前面的路途更是遙不可測。

西班牙於1975年推動民主化,當時佛朗哥獨裁者附隨的長槍黨,仍然是合法政黨,直到1977年長槍黨才被宣布為非法政黨。30年後的2007年,西班牙才通過轉型正義的「歷史記憶法」,佛朗哥時代的長槍黨,已經拋棄長槍黨名稱,卻分裂成幾個右派法西斯政黨,不斷杯葛,阻擋轉型正義工作,有點像目前的國民黨,但是就算如此,要把象徵獨裁法西斯的佛朗哥銅像,從烈士谷拆除,西班牙還是又等了10年。以台灣的情況,等待政府拆除老蔣銅像,恐怕要等更久,尤其是還有很多縣市不屬於民進黨執政,抗拒肯定劇烈,萬一民進黨無法中央長期執政,未來前景恐怕不會太樂觀。

西班牙的轉型正義包括七大項目:第一、正式譴責佛朗哥獨裁時代,造成內戰及國家分裂的罪責,並恢復因為政治,意識形態,或宗教信仰而被迫害的個人及親屬政治權利。

第二、內戰期間支持共和政府,而遭起訴者,相關審判均屬違法,佛朗哥獨裁政府的政治法庭,所有判決也是違法;第三、 許多死者屍體尚未尋獲,政府應協助挖掘萬人塚,並確認屍體姓名,還給家屬,幫助家屬了解真相;第四、 國家賠償受難者及遺族,確立賠償標準,擴大賠償額度

第五、禁止公共建築出現象徵獨裁者銅像,名稱,標語,立即拆除使用獨裁者名字的街道,或建築物體或紀念碑;第六、佛朗哥執政時期,被剝奪公民權利,流亡海外的公民,可以立即向政府聲請,恢復公民權利;第七、國家應在薩拉曼卡設立「記憶文獻檔案中心」,提供人民公開搜尋所有資料檔案。

以上這些都是西班牙「歷史記憶法」的要件,西班牙並沒有妥協,只是把轉型正義工作延長時間,等到右派法西斯小黨無力阻擋才能運作。時間也可能是一種助力,但是台灣的情況很不一樣,要死不死的國民黨,在台灣人民缺腦、缺正義卻溫情滿滿的情況下,國民黨很可能再次復辟,到時候轉型正義工作勢必被推翻。

轉型正義不只是尋求正義,更是國家改造契機,日本在明治維新後脫亞入歐,但是真正的改造,卻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才開始。日本特使團參加巴黎和約會議,才發現國家現代化重要,因此發起改造的聲浪,包括全民普選、改造舊政黨、保障國民生活權利、廢除身分制度、成立勞工團體、打破官僚外交、確定國家領土,包含殖民地在內、整頓宮內省,這些國家改造等於轉型正義工程。

民進黨不敢大力推行國家改造,給了國民黨可乘之機,反對轉型正義工程的國民黨,目前仍然是黨國復辟中心,抵抗轉型正義,從拒絕交出不義的黨產,就可以看出此黨復辟黨國的野心。如果國民黨在老共的暗助下奪回執政權,那麼所有轉型正義工作勢必成為泡影,台灣一但落入老共併吞的虎口,屆時沒有民主選舉,只有欽定特首,更別談轉型正義了。因為,老共比國民黨更怕轉型正義。(自由作家)民報10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