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肉漣漪 (王健椎)

三和餐廳

南加州爾灣的老九九大華,曾經是我每週必逛的超市。但是一年多以來,飲食習慣稍有改變,逛超市次數銳減,附近的韓國超市又較方便,因此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到大華交關了。最近心血來潮,懷念三和的自助餐,想到大華超市在隔壁,順便去大華,回味往日的樂趣。下車後,看到那吃到飽的韓國烤肉,外邊已有一大群人在排隊,生意仍然興隆,但是靠近大華超市的珠寶店,和另一家精品店,則已關門大吉。莫非新冠肺炎的餘威,還持續在肆虐,殘害小店鋪?看了令人感傷。

走進大華超市,銀行櫃台已不見了,右側的一排小商店,也全部關門。空間回歸大華,大華的蔬菜水果部,面目煥然一新,看來空曠許多,地板也像整修過,類似日本超市,清潔光亮。我選了兩把空心菜,一大包紅毛丹;繞到魚肉部門,看到促銷的五花肉,想起可口的控肉,指著五花肉那間格,向那服務員說,“中間那一塊”,他眼明手快,隨手拿起我要的那一塊,當他提起來時,我瞄了一下,似乎小了一些,可能不夠吃,接著說,“再一塊,旁邊那一塊”心底想的是,緊接剛剛的那一塊,他卻拿起最旁邊的那一塊,只專注著我想要的那一塊,看到他不是拿那一塊,趕緊說“NONO”,誰知他竟然說“這一塊這麼好,什麼 NONO,虧你還有四隻眼睛!”,我轉眼一看,他拿的那一塊肉,典型五花,肥瘦層次分明,比我想要的那一塊好多了。心底頓時佩服,難得遇到這麼有自信的銷售員,向他說了聲謝謝。

典型五花高品質 縱然四眼仍不如

高度自信在服務 說聲謝謝心佩服

買好了肉,走向鮮魚部門,一大群人,很熱鬧,拿起排隊的號碼,08,看到牆上的號碼,98,只有兩個工作人員,動作不是很快,心裡有等上一陣子的準備。在那裡等待的時候,一對講台語的夫妻,聽起來應該是台灣人,他們偶爾回頭,向另外一位少年詢問,大概是暑假來探訪,聽他們的對話,有番親切感,他們對很多魚,像是都很熟悉。忽然想到數天前,大學同學的午餐聚會,吃西餐燒烤魚,大家點了不同的魚,聊天中,一位同學問另一同學,“你點的魚叫什麼名字?“聽了心底直想笑,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是中語是這樣問的嗎?平時少用中語的我,聽來覺得很怪,而整天用中語的他,難道中語退步了?或者這是新式中語,我孤陋寡聞?記得二十多年前,剛到加州時,在大華超市旁的自助餐,聽到一位太太,要買燒雞前,用英語問那店員,“What is the name of that chicken?”有同功異曲的笑點。十多分鐘後,終於等到我的號碼,挑了一條石斑魚,請服務員清理魚肚魚鱗,回家可以直接下鍋,只有亞洲的超市,才享受得到這樣的服務。

中語來問魚名字 聽來有點老糊塗

英語好奇雞姓氏 給個小名史密斯

將在大華買的魚,肉,和菜,先放回車內,再走到大華左側,準備去買自助餐的便當,往三和餐廳的途中,旁邊和往常一樣,坐了一些工作人員,邊休息邊吃東西。走到三和門口時,吃了一驚,不但三和海鮮餐廳已關門,旁邊的附屬自助餐也停業,才多久沒有來這廣場,竟然有這麼大的改變。二十多年來,曾經和許多親朋好友,在三和聚餐聯誼,有不少美好回憶。兩家爾灣的三和,台灣人較熟悉的餐廳,短時間內,相繼關門,幸虧九九大華還健在。數年前,和一家銀行經理聊天時,她提到許多台灣人,關了銀行的戶頭,搬回去台灣,他們在七八零年代,帶著小孩來美國唸書,如今小孩長大成人,就回台安享老年。台灣移民美國風氣不再盛,現在到銀行開戶頭的,大多都是來自中國大陸。在許多方面,中國似乎一直跟著台灣,經濟的起飛,移民美國的風氣,希望有一天,中國全民也意識到,民主自由的寶貴,向台灣看齊跟進。

餐廳商場真無情 兩間三和攏關門

台灣移民卡冷清 佳在大華照常興

(作者為南加台僑)071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