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虎相爭  一死一傷 (陳茂雄)

陳茂雄

 

以前的高雄市是中國國民黨的鐵票區,民進黨不只在立委選舉居劣勢,市長選舉連邊都摸不上,中國國民黨的候選人選得很輕鬆,直到謝長廷與吳敦義對決時,吳陣營廣發白冰冰的錄影帶才翻盤,錄影帶的內容只有三句話,「謝長廷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他根本就不是人」,吳陣營認為白冰冰這一罵,謝長廷就垮得很徹底,沒想到此舉引起高雄市民反感,因而翻轉選情。

市長選舉謝長廷險勝,可是在高雄的勢力還是遠不如中國國民黨,尤其是中國國民黨掌控了市議會,使謝長廷的政策被市議會封殺,難以施展,後來謝長廷施展一些策略,裂解中國國民黨勢力,最後「挺謝」的市議員竟然超過「反謝」的議員,謝長廷因而可以施展抱負,積極改善市容,有些旅居他鄉的高雄人回到高雄時,感嘆宛如到了另一個國家,高雄因而變成謝長廷的地盤。

陳菊第一次投入高雄市長選舉時,與謝系人馬有些摩擦,然而自己的勢力未穩,一般人認定她連任有困難,因而沒有發作。直到二00九年「高雄世運會」辦得很成功,陳菊因而一舉成名,在高雄的勢力相當穩定,除了積極發展勢力外,謝系勢力也逐漸被剷除。到了陳菊第三次參選高雄市長時(因縣市合併,陳菊多當一屆市長),陳菊已有能力使大家不認識的路人甲變成立委或議員,只是謝長廷還有一股勢力在高雄。

二0一五年民進黨的立委候選人初選,高雄的前鎮小港區有三人角逐,謝系的陳信瑜民調最高,扁系的陳致中第二,菊系的賴瑞隆因為高雄人不認識,民調非常非常低。陳菊先勸退陳致中,最後賴瑞隆擊敗陳信瑜。由這一點可以看出,扁系智囊的智慧差菊系太多了,只要陳致中不退選,就穩當立委了,因為謝系、菊系對打,會兩敗俱傷,陳致中正好可以撿這個便宜,只是扁系的智囊沒有這個智慧。

後來高雄市長的選舉,剛開始只有管碧玲一個人起跑,而且民調相當高,劉世芳雖然沒有表態要投入選戰,但市民都認定她就是陳菊培養的接班人,投入選戰是必然的。台灣安全促進會有顧問及幹部告訴筆者,他們與管碧玲團隊交情頗佳,筆者乃告訴他們管碧玲將步陳信瑜的後塵。為了避免走上陳信瑜的命運,於二0一六年立委選舉期間,筆者帶了幾個幹部拜訪管碧玲競選總部,意圖勸管碧玲先沉潛,否則兩強對立,必定兩敗俱傷,最後是第三者收拾殘局。當時競選總部只有許陽明在,筆者說明來意,許陽明卻對市長選局很有信心,因而沒有討論。

後來筆者認為應該與管碧玲本人討論才對,因而約她見面,只是見面的當天早上她的助理來電,稱管碧玲生病,見面的時間延期。事後一直沒有接到管碧玲通知見面的時間,筆者認為一切隨緣,沒有再提這一件事,後來果然出現陳信瑜現象,由扮演「陳致中」角色的人出來收拾殘局。事實上若與管碧玲見面,她也不太可能聽勸沉潛,這可能是天意。

俗語說,「二虎相爭,必有一傷」,事實上應該是「二虎相爭,一死一傷」,若無第三者在,傷者照樣稱王,若有第三者在,狐狸也能稱王。全民調的初選,若有兩股勢均力敵對打,其結局是一死一傷,第三者若有智慧,就可收拾殘局。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