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的往事 (王健椎)

台大土木二年級時,必修的課程包括靜力學、動力學、流體力學、結構力學、材料力學、重要的基礎力學課,另外高等工程數學,也排在這一年,比起大學其他三年,課業算是繁重許多。當年的台大土木系,每年有一百二十名學生,其中一半來自大學聯考,另一半則是僑生,大多來自東南亞。因為學生人數多,無法同一班上課,所有的課程,都按照學號分班,有的分單雙數甲乙兩班,有的分ABC三班。我的運氣還不錯,分配到的老師,都算特優級,沒有所謂的怪胎,課教得好,體會學生壓力,也會分享經驗,所以大二這一年,除了專業學識外,也學到一些人生實務。舉兩個例子,內容大概是“畢業後上班,如果大家都拿紅包,你不拿,會出事,如果沒有人拿,只有你拿,也會出事”。“我當年因家境關係,沒有出國留學,導致現在升遷困難,你們畢業後,如果可能的話,到國外拿個博士再回來”。重要的社會學,簡單實用,消災增福,終生受益。

土木專業拿紅包 孤鳥獄災恐難逃

國外求學拿博士 免得升遷心操勞

大二那一年,剛好滿二十歲,體力充沛,排球、籃球、棒球、乒乓球、撞球,只要是圓的,不分大小都打,技術如何呢?像鴨子一樣,走路游水飛天,樣樣都行,但是走不快,游得慢,也飛不遠。真奇怪,時間好像特別多,除了打球、家教、舞會之外,還有時間寫文章。當時工學院的報紙,名叫“工訊”,一位同班同學當主編,不必擔心被退稿。聽到一位同學說,他一門課的老師,教得不怎樣,同學常蹺課,老師看到上課學生少,竟然會突然抽考,想藉此奧步,來當蹺課的學生,聽到有這樣的老師,很憤慨衝動,當晚寫了一篇文章,編造一個姓葉的老師,再摻雜教室實情,和一段虛構夜事,想替同學打抱不平,自覺滿意。數天後,主編的同學,將稿退回,說工學院審查未過,因為整個工學院,只有一位姓葉的老師,審稿人員向葉老師求證,認為所言非事實,而不准刊載。世界上,就是有如此不巧的事,姓葉的老師,是我敬愛的材料力學老師,葉超雄教授,寫文章時,隨便找個姓氏,怎麼知道,工學院就只有他姓葉!

學生蹺課不太對 老師奧步算敬業?

虛構文章有點綏 工院只有他姓葉

退稿後數天,第一次上材料力學時,葉老師說審稿人員,向他求證工訊的投稿文章,他還提到文章內容,沒有一項是他做的,並用責備的語氣,說現在的學生,越來越不像話,竟然隨便批評老師 。坐在台下的我,直冒冷汗,怕被發現。幸虧當時用筆名,主編的同學,也私下保證,會替我保密。文章事件三年後,我服役於聯勤測量隊,在台東機場作業,正申請美國研究所,葉老師看時間緊湊,幫我寫好介紹信,特別用限時掛號寄到我家,爸爸再轉寄給我,得以趕上申請截止日期,後來,獲得入學許可和獎學金,到猶他大學就讀。三十年前,他帶著師母和三個孩子,到猶他州鹽湖城找我,短暫的重聚,回味大學時光,印象很深刻。十五年前,我出版第二本書時,葉老師更鼓勵有加,還將我的拙作,(真的,不是謙虛,現在讀來,確實有點拙),介紹給數學系楊教授,這樣在提攜後輩,展現了師長的風範。對葉老師的教誨和熱心,一直心懷感激,但是關於大二寫的那篇文章,一直到五年前,回台灣探親,和老師及師母聚餐時,才提起勇氣,問老師記不記得那篇文章,出乎意料之外,他完全不記得,向老師說明文章的來龍去脈後,宛如擺脫了四十年的重擔,那是和老師的最後一次見面。葉超雄老師,於六月病逝,難得的師生情誼,再致上感恩的哀悼。忘不了過去,也忘不了台灣話,來幾句吧。

少年純真卡衝動 佳在好運無受傷

老來修身知順從 說明來龍和去脈

(作者為南加台僑)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