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兄妹情 /「疫」中小收穫 (稚竹)

也談兄妹情      

記得兒子五時,女兒九個月大。兒子常喜歡在床鋪上跳躍,女兒也有樣學樣,在嬰兒床上,手握欄杆,一邊跳動。後來女兒慢慢長大,兩人常用英文交流,很有話,晚上睡覺時還一直談話,直到我們要他們停止交談。

後來有一次兒子因參加課後班(after school class),老師要他憑空翻身跳,兩手腕骨折,女兒那時才五,還幫忙照顧哥哥。兒子高二時,因為要去北卡羅萊納科學與數學學院(North Carolina School of Science and Mathematics, NCSSM)就讀住校,之後兩人就有點疏遠。後來兒子到加州念大學,兩人相隔得更遠了。兒子大學與碩士畢業時,我們全家都去參加。而後女兒畢業時,他也從加州回北卡參加妹妹的畢業典禮。

兒子畢業後本來在Oracle工作,現在在Ford工作,而女兒則遠在東京。五年前外子與兒子曾到日本找女兒,然後一起去香港與新加坡遊玩。當時我因有全職工作(full time job),沒有假期,所以沒能與他們同往,很是遺憾。現在大家相隔遙遠,因為疫情的關係,搭機路旅遊不方便。所以無法經常見面。但我們每個月都有家庭視訊會,全家一起透過網路電話Skype視訊,雖然兒子結婚了,但妹妹仍跟小時一樣,亦步亦趨跟著哥哥。視訊會時, 彷彿又回到往日一樣,闔家團聚熱鬧溫馨。以前只有兩個小孩,現在加上媳婦,有三隻小鳥嘰嘰喳喳,異常熱鬧。目前只期盼疫情減緩時,全家能有機會再度一同外出旅遊。重拾往日的歡欣。

~~~~~~~~~~~

「疫」中小收穫

一晃眼,疫情肆虐已近三年了,二○二○年初得知武漢封城,那時便開始購買口罩,消毒洗手液 (hand Sanitizer) 與酒精濕巾 (alcohol wipes)。所以後來美國大流行時,我們已儲存足的防疫物品了。記得那時我還寄了口罩給在東京的女兒。我由剛開始因疫情肆虐,終日惶惶不安,外出所購物品,一定用酒精濕巾擦拭一遍,經常洗手,心中壓力極大,歷經北卡的居家令 (stay at home order),一直到後來疫苗的發明與施打後,就比較安心。

因為經常蝸居在家,也在這個時期,開始重拾筆耕的生活,寫食譜給兒子與女兒。先用中文書寫,再以軟體翻譯成英文,加上食材與成品的照片,寄給他們,免得他們在疫情期間,到處亂跑。沒想到女兒居然還學會了做紅豆年糕與水餃,做得有模有樣的,真是孺子可教也。

回想這段期間,很多實體活動都沒法參加,連看醫生與家人都在網上視訊,買東西也大部分網購,生活單調而簡單,我一向喜歡寫作,做工藝品(Craft),做菜與旅遊等,以前沒有太多的時間從事我的愛好,現在退休又加上疫情的關係,大部分都待在家,除了旅遊外,都可在家從事我的興趣。並且樂此不疲。

我與兒子打了輝瑞疫苗(Pfizer)三針後,兒子在今年四五月時,到加州參加友人婚禮,結果染上Cov-19,讓我好緊張,我還上亞馬遜 (Amazon) 訂購了金寶雞湯麵 (Campbell’s Chicken Noodle Soup)  與維生素 C 給他補充體力。還好過了幾個禮拜,他痊癒了,而且沒有後遺症。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我也特別告知在東京的女兒,要她小心。

最近友人也得了Covid-19,但過了兩個星期就好了。我很慶幸自己未曾得過,但聽聞許多人得,我雖特別小心,但防不勝防,或許不久的將來我也會中獎。

疫情蔓延的時期裡,我學會了許多新菜式,我也做了一些花環(wreath)給兒子與友人。而更因為我們每個月都有家庭視訊會,因此全家更有凝聚力。我也有更多時間從事我所喜好的興趣,現在前三樣愛好都已達成,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最後一項「旅遊」也能達成所願。因為疫情,所以才特別關心健康與飲食的問題,並且愛好一一達成,家人間的關係,也因互相關懷而更加緊密。這些都是「疫」中小收穫。 (作者為北卡州台僑)0913

Facebook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日本超市 (王健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