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變(鄒景雯)

眼尖的人一定會發現,中國變了;介入台灣選舉的策略與手法在變。這次的轉變,算是第三類模式,準備在下個月底的九合一選舉驗收成果。對岸這次的試驗能不能成功,相信不只北京當局關注,更是影響台灣民主內容的重要挑戰。

中國共產黨老早就自我標榜,從黨的發展歷史看,他們是個重視學習、善於學習的學習型政黨。他們所謂的學習和我們有何不同?有個詮釋滿到位,他們是透過馬克思主義的真學、真懂、真信、真用,來提高認識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因此,看待中國共產黨的變,應該視為是常態,尤其遇到的困難愈多,他們求變的速度往往也愈快。

總結中國大規模介入台灣選舉的方法,可以歸納出幾次的轉變,最早期的階段,是大打恐嚇牌,而且是全面性的恐嚇,例如一九九六年的導彈危機,對著的目標是台灣辦理第一次總統大選的制度焦慮,雖然當時的總統李登輝看似首當其衝,但是飛彈不長眼,全台灣都籠罩在其武嚇之下。那回試驗,對台灣民意造成了憤怒而非懼怕的反效果,因此出其意外地促成李登輝高票當選。對於當次失敗,北京在事後做了相當嚴厲的內部檢討。

等到二○○○年大選,中國果然調整了把戲,雖然恐嚇牌依舊,但是明顯縮小打擊面,甚至只針對特定對象。這回江澤民派出了總理朱鎔基,在投票前三天召開記者會,對著鏡頭重拳搥桌咆哮:搞台灣獨立的人沒有好下場,中國政府不允許任何形式的台灣獨立,這是中國的底線。那次大選是「三腳督」,連戰、宋楚瑜、陳水扁三人競逐,朱鎔基擺明衝著陳水扁而來,結果台灣人還是不吃這一套,對岸仍然鎩羽而歸。

此後的許多年,不論是陳水扁連任,馬英九兩次當選,乃至二○一六年蔡英文獲勝,北京基本上延續著如前就特定人恐嚇的相同做法,不斷在小戰術上嘗試修正,二度順遂了打擊台獨的宏願,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二○一二年這次,終於讓中國學習到了「忘我」境界,胡錦濤把舞台中央讓給了台灣企業界,改由一群中國台商包括王雪紅、郭台銘等人逐一登場簇擁「九二共識」,大老闆們一聲令下,員工們擔憂頭路,「台灣共識」因而止步。

二○一八年很不一樣,或許是二○一六年失敗的因素,這次不等到二○二○,老共從地方選舉就開始操兵,同樣出於涉台系統檢討的結論,這次他們從負面表列改為正面表列,試著「肯定」中國所屬意的候選人,之前,中國中央電視台花了破表長度,製作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選情,最近,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高雄市韓國瑜,成為央視的最愛,報導次數甚至超越柯P。有人問這招台灣人買單嗎?台辦興致勃勃說:就來試一試效果。

這題,其實是大哉問,被習近平政權所欽點,央視所吹捧的人,在台灣的政治市場究竟賣相會如何?這何止是北京的試驗與成敗問題,台灣人包括候選人本身,都值得好好的深思熟慮。自由時報101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