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奴隸生氣了(洪博學)

洪博學

每年農曆年後,是上訪日子,規矩行之有年,據傳是沿自帝王時代,皇帝怕被地方官呼攏,所以搞出擊鼓鳴冤,現在鼓沒了,冤案還在,所以改成訴狀,還設一個信訪局,雖然上訪充滿兇險,但是中國底層奴隸樂此不疲,可見冤情很多且廣。

二十二年前,法輪功信徒萬人,進京上訪,萬人靜坐,震驚國際,希望公安放過一馬,別再打壓,江澤民表面放軟,結果卻下令撲殺法輪功信徒,種下今天海內外反共聲浪。

中國市井小民都知道:有三十二種事,在上訪時不可做,因為會危及生命安全,這些事包含靜坐、拉橫幅、喊口號等等,2008年已經由公安宣佈,等你犯規,抓你入監,其次,阻擋上訪行業盛行,這裡面的原因來自幹了壞事的地方官,擔心事情敗露,所以黑道生意在這段時間最好,除了黑道等待半途,綁架上訪者,多數案件是地方官勾結京城公安,直接把上訪者帶走,甚至關押,有不少上訪者進入京城也進入牢房。

上訪多兇險,除非對中共官員恨之入骨,否則不為,道理很簡單。

今年4月,來自四川數百名因為地下金融爆雷受害者上訪,不但被阻擋門外,還被專車押送回鄉,這種下場還算幸運,地下銀行吸金落跑,最後的資金落入官府口袋,你要老共吐出來,還給受害者,這事有點難。

老共把人民鎖死在土地上

搞地下銀行放高利賺錢,大部份是地方中產階級,老共對待還算文明,面對索要土地的農民上訪,就不會那樣客氣了,這種手段也符合毛澤東的教育,寧願得罪農民工,不要得罪知識份子,毛澤東相信沒讀書的人,不會搞革命,因此,老共建政,把農民鎖定土地上,對城市讀書人特別善待,城鄉二極制度,由此而來。

但是,城鄉二極制,越來越行不通,因為失去土地的農民工,正在增加,而且老去,失業回家照樣沒田可種,老共只好開放三級城市戶籍,吸引農民工,更讓老共害怕的是:受高校教育的年輕農民正在增加,他們不願變成傻奴隸,根據羅伯特在《低端中國》一書中預測,廣大不滿中共政策的讀書農民工,他們不會像父輩順服,這些人將是革命的火苗,推翻中共主力。

根據剛出爐的「中國人口普查」報告,從2010年到2020年,十年來,高校畢業農民增加 8%,每年高校畢業生將近千萬,其中30%失業,這些人才是中共政權隱患。

勞動節當天,就有一群外賣送達員,包含胖達、美團,你餓嗎?群聚北京,他們不學上訪老套,直接騎機車聚集,拉橫幅寫了「拒絕擔任廉價勞工」,控訴勞動剝削,公安在一小時後才驅趕群眾,創下先例,原因很簡單,能夠有能力在複雜北京送外賣,絕對是讀書人,不是單純農民工,毛澤東歷史指示:「可以虐待農民工,不要惹火讀書人」。

這場示威起頭是一份報告,一位北大碩士生陳龍,潛藏在外賣行業半年,親自下海,歷經調查分析,寫出勞工如何被資方剝削,研究報告直接導致這場示威。

失業高校生,在北京上海送外賣,相當普遍,月薪七千人民幣,不輸給上班族五千塊,工作辛苦可想而知,但是至少比進工廠自由。

中共正面臨人口紅利流失,早期聽話的農民工老了,年輕一輩不進工廠,所以造成缺工嚴重,中共經濟現在正處於停滯性通膨危險期,物價上升,人民內需軟弱,習近平雙循環已經破功。

習近平想拉抬經濟,又要打壓勞工,兩手策略相互矛盾,左腳踢右腿,經濟危險時刻已經到來,七十年來,數億口被老共犧牲的農民工,將用憤怒生氣火把推翻老共。(自由作家)民報0519

Facebook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三立 LIVE 新聞直播 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