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民黨套錯了公式 (陳茂雄)

陳茂雄

 

二0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中國國民黨大敗民進黨,依台灣政壇慣例,執政黨在「期中考」當掉,到「期末考」就該準備下台,可是在二0二0年的大選,慘敗的卻是中國國民黨,在台灣政壇這屬空前,在野黨沒有權力,不至於因腐化而慘敗,事實上中國國民黨很清楚自己是因為國家定位問題被選民唾棄,只是有統派勢力阻撓,該黨沒有那份能耐來改革,竟想動用旁門左道的手段來拉抬士氣,結果垮得更徹底。

民進黨是從非常小的政黨開始成長,目前卻成為完全執政的大黨,其過程歷經無數的抗爭,有街頭上的群眾抗爭,有出現在國會殿堂的抗爭,其結果是民進黨逐漸茁壯。中國國民黨看到民進黨越抗爭,氣勢越大,自己處於在野,似乎翻不了身,認定抗爭可以使小黨茁壯,因而走向這一條路,讓人感到意外的,中國國民黨籍的立委根本就是一群養尊處優的少爺兵,將小孩扮家家酒那一套模式搬上戰場,不兵敗如山倒才奇怪。

中國國民黨的立委根本不懂抗爭的基本精神,誤以為立委席次不如人就以抗爭來扳回劣勢,完全套錯了公式。民主政治就是數人頭,少數服從多數,這屬體制內的程序,大家依循共同的遊戲規則。只有在特殊情況下,不依循遊戲規則,而走體制外路線,也就是出現特殊情況時,居少數的人依循體制外路線,也可以達到預期的目標,最重要的抗爭必須要有正當性,否則會嘗到嚴重的惡果。

第一種正當性的抗爭就是反獨裁,獨裁政府的法律是用來保護獨裁者,在那種環境若講究守法,永遠產生不了民主。從黨外年代到民進黨建黨初期,出現了很多抗爭,它是反獨裁抗爭,當時台灣的立法權掌控在永不改選的萬年國會手中,若依循當時的法律,台灣永遠沒有民主,所以民運人士兵分兩路,一路是在街頭的群眾運動,一路是在國會殿堂的抗爭,這些抗爭都有其正當性。

第二種正當性的抗爭就是反多數暴力,民主社會照樣會出現不公平事件,多數人結盟壟斷資源,他們照樣依循民主體制產生遊戲規則,只是那些規則都是要犧牲少數特定人群,它是一種暴力行為,例如台灣的核能電廠,在立法院通過預算,其建廠完全合乎民主程序,卻犧牲電廠附近的居民,全國人民用電,卻由電廠附近的人來承擔核能災變的風險,這當然是多數暴力,反多數暴力當然有其正當性。

引起中國國民黨的立委興起抗爭的念頭當然是太陽花學運,他們認定學生佔了立法院就有豐碩的成果,該黨的立院黨團應該也可以佔領立法院好風光一下,結果醜態畢露,一則他們不懂得如何抗爭,一則缺乏正當性,既不是對抗獨裁,更不是反抗多數暴力。別忘了當年中國國民黨呈現多數暴力,與中國簽訂ECFA及服貿協議,該黨雖然合乎民主程序,卻犧牲部份台灣人的利益,屬多數暴力,學生反多數暴力當然有正當性。

抗爭屬體制外運動,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抗爭有正當性:第一,反獨裁的抗爭,第二,反多數暴力的抗爭。中國國民黨卻因為在政壇上居劣勢,意圖以抗爭手段扳回劣勢,完全不懂抗爭的意義,只是亂套公式,對抗爭手段更是陌生,不灰頭土臉才怪。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