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四荒,豬肺習蝗 (林保華)

林保華

抗戰期間,駐守河南的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湯恩伯部隊因為軍紀敗壞而有「河南四荒,水旱蝗湯」之說;那是天災人禍。國共易位,七十多年後中國卻可能出現「中國四荒,豬肺習蝗」,絕大部分則是人禍!

豬,指的是非洲豬瘟;肺,指的是目前正在流行的武漢肺炎;習,指的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二○一八年稱帝以來極權統治帶來的天怒人怨;蝗,指的是從非洲來的數千億隻沙漠蝗蟲即將侵入中國境內,由於習皇與習蝗諧音,更容易引發許多聯想。

豬瘟使大批中國豬死亡,豬隻的存欄數起碼減少五成以上,豬肉價一年飆漲一倍,帶動通貨膨脹,給中國民生帶來很大影響。然而接踵而來的武漢肺炎卻使中國不少家庭家破人亡,社會秩序大亂,經濟活動癱瘓。而這一切,都與習近平獨裁而又無能密切相關。因為技術官僚退場,重用一批只會吹牛拍馬的小人。所以非洲豬瘟與武漢肺炎來到時,他們只會隱瞞疫情而沒有能力將它們消滅於萌芽狀態。他們靠控制輿論來控制疫情,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習近平是這些人禍的禍首。

即將到來的沙漠蝗蟲從東非飛到巴基斯坦與印度,專家研判說有三條路線可以侵入中國,從北到南分別是:從中亞的哈薩克進入新疆,從印度進入西藏,從緬甸進入雲南。到新疆、西藏要飛越帕米爾高原與青藏高原,氣候寒冷,蝗蟲不但要高飛,還要習慣寒冷氣候,而那裡游牧民族也缺少農作物;對這些害蟲來說,從雲南進入最為理想,那裡四季如春,而且有大片農地,牠們可以追隨今年一月習皇的足跡,從緬甸到昆明再到北京。因此這條路線最危險。而不論哪一條路,都與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吻合。

中國林草局發出的緊急通知強調,這次沙漠蝗蟲侵入中國,一切都處於未知狀態,包括未知其規律,且缺乏監測技術,因而防控困難。看來中國的高科技監測自己國民在全球首屈一指,對付這些害蟲卻是一籌莫展。這樣的領導人與害蟲何異?

有趣的是,這四種災害中,武漢肺炎與習近平都是中國製造,豬瘟與蝗蟲則是非洲製造。從毛澤東時代到習近平時代中國耗掉至少幾千億人民幣所樹立的中非牢不可破的友誼原來是這樣的結果。

毛澤東熟讀中國古書,所以相信天人感應;習近平胸無點墨卻又剛愎自用,災難臨頭不但沒有自省,學學過去皇帝來個「罪己詔」,還要自吹自擂,例如出版那本《大國戰「疫」》,真不知羞恥為何物。中國人可以容忍這種人充當他們的領導人,受到磨難固然令人同情,卻也是自作孽啊。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自由時報030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