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全面監控 大規模民主運動難再現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慘遭血腥鎮壓,四日屆滿三十年。圖為一名武警在天安門前警戒,附近裝設多部監視器。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天安門事件」轉眼已過三十年,今日中國雖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政治壓迫卻變本加厲,中共當局阻擋民主浪潮的力道有增無減,致使當時示威者爭取的新聞與言論自由、公布領導幹部及其家屬財產、平反政治冤案等目標更加遙不可及。觀察家和民運領袖指出,當前中國已是鐵幕重重,高科技監控設備持續推陳出新,教育和資訊傳播被強行竄改、刪減及封鎖,反對人士遭到殘酷鎮壓,乃至部分既得利益者見利忘義等因素,都讓中國幾乎不可能再出現大規模爭取民主自由的行動。

香港「南華早報」等外國媒體指出,北京在「六四」後便視維繫中共政權為首要之務,光是今年的社會安全預算就高達一七九○億人民幣(逾八二五○億台幣),武警部隊的總兵力也多達一五○萬人。近十年來,中國各城鎮的大街小巷遍布監控鏡頭,配合人工智慧(AI)、臉部和聲音辨識等高科技,加上愈發密集的派出所,任何糾紛、犯罪及「企圖擾亂社會秩序」之情事,全都無所遁形。

與此同時,當局還深入大專院校,嚴格取締獨立書店等「自由空間」,趕在自發性的勞工和學生運動,或捍衛疫苗和食物安全的聲浪壯大前,就將其扼殺,並逮捕及關押社會運動領袖和知識份子,連旨在爭取農民、藍領、婦女等少數族群權益的維權律師和非政府組織,也在近年遭到掃蕩。更重要的是,上述事件全因網路審查而無法傳播,使外界無法窺探。

政治分析家指出,六四事件確立了中共政權以維穩之名,動輒以武力無情打壓異己的統治模式。獨立學者章立凡說,「六四事件改變了中國的歷史方向」,以為中國將趨於正常,透過政治改革成為穩定國家的論述完全破滅。曾參與八九民運的前學生領袖邵江說,當今局面「遠比一九八九年嚴峻許多」,許多國際知名企業與政治人物不願捋虎鬚,「現在,民主政治不僅在中國面臨問題,若中國成為全球霸權,民主政治也難存續」。

新聞、網路管制 年輕人對六四一無所知

「德國之聲」指出,北京為了促使中國人民忘記六四,進而斷絕爭取政治改革的念頭,嚴格管制新聞並審查網路,使得年輕一代對六四事件幾乎一無所知。儘管中國憲法賦予人民言論、宗教與集會自由,但在今日中國,類似八九民運的大規模政治抗爭幾乎不可能出現,甚至小型示威也可能在精密的數位監視下而立即遭到撲滅。

隨著中國關閉所有組織性反抗或呼籲黨內改革的管道,章立凡說,只有兩種情況可能促使中共平反六四:一是中國擁有絕對的政治與經濟自信,足以「清償這起歷史血債」;另一則是中共政權面臨危及存亡之際,必須「緊抓救命稻草」,而前者因持續內鬥及經濟下滑,機會已失,第二種可能則「未臻成熟」。自由時報060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