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 投資年減11.7%

圖為沙烏地阿美石油公司位於阿布蓋格的煉油廠。

中國欲藉「一帶一路」倡議樹立影響力,但隨著全球經濟下滑及潛在債務風險,近年頻頻踢鐵板。印度「出版報」(The Print)三日指出,中國今年上半年透過一帶一路對外投資金額年減十一‧七七%,其中對俄羅斯、斯里蘭卡和埃及的投資更是掛零,沙烏地阿拉伯則成為最大投資對象。分析指出,沙國與美關係惡化,可能讓中國乘隙而入。

中國商務部資料顯示,一帶一路去年上半年對外投資金額達八四二億美元(約二‧六兆台幣),今年同期僅剩七四七‧四億美元(約二‧三兆台幣),減少約三千億台幣。其中,對俄投資在二○○○至一七年達一二五○億美元,今年因忌憚西方制裁而暫緩。但學者指出,從北京持續採購俄國廉價能源可看出,中俄夥伴關係仍然屹立不搖,暫緩投資應屬短期現象,未來資金仍會持續流入俄國。

對巴基斯坦投資年減56%

中國與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號稱一帶一路的旗艦計畫,甚至被形容為「王冠上的寶石」,足以一口氣解決巴國的能源、基礎建設和經濟困難,但二○一三年啟動投資以來,工程延誤和爭議接踵而至,致使中方投資金額逐年遞減,二○年一至九月尚有一億五四九○萬美元,去年同期僅剩七六九○萬,今年上半年的年減率更高達五十六%。

印度智庫「觀察研究基金會」(ORF)資深學者薩林(Sushant Sareen)分析,當中巴在二○一三至一五年間公布工程計畫時,大批資金湧入,但第一階段的計畫並未如期達成,反而還追加更多預算,對後續投資造成阻礙。CPEC南端的瓜達爾港(Gwadar Port)計畫受到當地民眾抗議,以及民眾對中國營運者暴力相向、工程嚴重延宕、付款違約、財務損失和弊案層出不窮等,都是造成CPEC「脫軌」的因素。

薩林表示,「基本上,中國企業似乎已對投資巴基斯坦失去興趣」,但鑑於中巴仍維持緊密戰略關係,中國不會撤回投資,只是會放慢步伐。

沙美關係惡化 中乘隙而入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二○一六年締結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後,兩國關係蒸蒸日上,不僅一九年舉行聯合軍事演習,沙國去年也是中國最大原油供應國。今年上半年,沙國更成為一帶一路資金的最大受益方,投資金額達五十五億美元,其中有四十六億用於石油和天然氣開發,這也使得沙國躍居一帶一路在能源項目上的第四大合作夥伴。

「亞洲時報」(Asia Times)指出,從更宏觀的地緣政治局勢來看,「由於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國的關係絕對稱不上親密,使北京察覺在中東地區紮根的機會,進而調換一帶一路的投資目標。」自由時報09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