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中國人民與中共的距離(金恒煒)

金恒煒

把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切割開來看待,是許多反共人士的普遍論點,重要意義就是「反共」但不「反中」;論者其實就是把「中國」抽象化,或者,避開中國合法性存在的事實,躲進自己營造的中國意象中。這是大課題,區區短文不能細說。

現在,美國國務卿龐皮歐又做出另一個視野的解構,就是把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打成兩橛,「美國不能一味對中國強硬,必須與中國人民接觸,並給予他們力量,…,他們與中國共產黨截然不同。」龐皮歐把中國人民拉入圍堵中共的統一戰線之內,很可能出於國務院中國政策領頭人余茂春的建議;余氏出身中國,不免摻雜個人的中國情懷;但他的族人不旋踵即把他踢出族譜。

美國的中國政策,龐皮歐承認錯了二十五年。當年美國要把中國拉入自由國家陣線,援用自由主義的觀點,只要中產階級夠大,中國非民主化不可。弔詭的是,美國全力輸血中國的結果,培養出的大小資本家或所謂中產階級全部姓黨,如意算盤錯了,一步錯滿盤輸,最後養虎貽患。那麼川普政府的「兩分法」能奏效嗎?

有趣的是,哈佛大學七月初發佈了「中國民意長期調查」,從二○○三到二○一六年進行六次民調,受訪對象超過三.一萬人,中國人民對中共政府的滿意度不斷創新高,二○一六年甚至創下九十三.一%新高。哈佛的調查報告,受到很大質疑,甚至有人懷疑背後有中國因素,流亡美國的「紅二代」自由派學者蔡霞明白表示哈佛民調有詭。

中國人民支持中國政府,也有理論根據:有怎樣的土壤就有怎樣的樹。誠如胡適所說,中國共產黨不是從洞窟裡突然蹦出來的。《紐約時報》報導習近平強硬路線背後有一批威權主義的策畫人。習上台後,開始猛批普世人權、三權分立和其他自由主義。毛時代「超英趕美」重新取得標竿位置,最入木三分的警語就是:「對不起,現在的目標不是西化,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再看一例。去年德國紀錄片「一名德國人的一生」,當過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秘書的B. Pomsel,超過百歲,毫不避諱的表示:「我不覺得自己有罪惡感……要是背負罪名的話,全德國人都有份。」要把納粹與德國人分開很難,把中共與中國人民一刀切,同樣不易。

美國著名史學家卡爾.貝克(Carl Becker)說:「民主政治實為一種社會奢侈品」,端賴物質與智力雙條件才能成功。中國精神文明嚴重不足,證據隨手都是,物質條件嚴重缺乏—中國總理李克強透露,六億人月均收入僅一千人民幣。中國一味強調:自由民主正在衰落,中國崛起,要創造新時代云云。

國民黨說:「不會逢中或逢美必反」;既接受「九二共識」又不反中,國民黨的「價值」、江啟臣的「價值」與中共的距離是零。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自由時報09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