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螞蟻 銀行沒占到便宜 (陳鴻達)

 

年度股市封關前,各方也都檢視各項指標。截至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國A股市值大增十八兆人民幣,可謂大豐收,但只有銀行股獨憔悴。雖然A股市值前五名中,銀行股依舊包了第二名到第五名,但第一名的貴州茅台成長了八一二七億人民幣,排名第二到第五的工商銀行、平安銀行、建設銀行與農業銀行,卻分別萎縮三七九六、六二二、三○七三與一九五五億人民幣。

由於長期以來中國的銀行承擔太多政策任務,因此市場給予它的價值,往往遠低於其表面上的營收。例如今年前三季三十六家A股銀行共賺一.三兆人民幣,但只有十家銀行的股價高於市值。也就是說,因為銀行股的財報不夠透明,因此市場的投資人都對其打折扣。即使中國一再宣稱疫情後的復甦非常強勁,但銀行股也沒跟著水漲船高。

另外,之前投資人原本擔心螞蟻金服上市後會吸走大量資金,現在其上市受阻後,對金融股應該是利多,但卻沒有正面反映出來。特別是過去許多銀行跟螞蟻金服合作在其平台放款,銀行出資金,螞蟻金服出技術,兩者均分放款利息,銀行好像在幫螞蟻金服打工。並且現在新的金融監管要求,螞蟻金服的槓桿操作受到限制,等於必須吐出大片市場給銀行。但銀行股卻未能反映此利多,到底有何緣故?

李克強今年五月在人大與政協會議工作報告中表示:「對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再延長至明年三月底。」這可能是市場對銀行股「近關情怯」的原因之一,因為寬限期一到,恐有一波壓力。疫情發生後,金融情勢原本應該要更加困難,惟中國一連串的展期或續貸措施,暫時止住債務違約的擴大。

今年十月國際貨幣組織(IMF)公布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中,特別指出中國地方債的問題,質的惡化甚於量的增加。該報告指出,目前中國各種公共債務約占其GDP的八成,其中地方債占GDP的二十四%,城投債與地方國企債占三十九%,中央債占十八%。除了債務總量的成長率須注意外,IMF更指出債務對收入占比的成長率更值得注意。因為債務總量對GDP的比率,從二○一六年到二○二○年約成長三十三%;但債務總量對年度收入的占比,卻從一○○%快速成長到二五○%。而銀行是這些地方債的主要持有人,這也難怪投資人會擔心。

(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院務委員) 自由時報12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