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選民決定自我形象(莊榮宏)

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吸引全國目光,在「揭弊」的氛圍下,國民黨候選人顏寬恒及其家族自認遭受不公平對待,面對媒體時滿腹委屈。

 

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吸引全國目光,在「揭弊」的氛圍下,國民黨候選人顏寬恒及其家族自認遭受不公平對待,面對媒體時滿腹委屈,挺顏家的人也認為,外界是用放大鏡將陽光聚焦,顏家當然被「燃燒」得渾身是傷。

這話乍聽,似乎有理,但燃燒必須具備三要件︰可燃物、助燃物、燃點,缺一不可。不妨反向思考,若非顏家本身就是可燃物,而且燃點很低,又怎會一點就著火,甚至一發不可收拾?

別人檢驗顏家,顏家也在檢驗對手,民進黨候選人林靜儀的身家形象、接生助產數十年的醫師生涯,都攤在陽光下任憑檢視,以顏家的財力勢力和權力,若有可作文章的雞毛蒜皮,豈會放過?

顏家試圖找出對手的缺失卻徒勞無功,只能批評林靜儀「不溫柔」,看到顏家費盡心思卻只找到這個「破口」,實在令人想笑。

再看到柯文哲的媽媽,冒冒失失出場,誇顏寬恒是「好人」,氣林靜儀「常常罵我兒子」,更是笑到打滾,原來挺誰反誰,不是看是非,而是看有沒有罵她那個已經六十二歲的老兒子,天可憐見,咱們首都果真養了一個「媽寶市長」。

這場選舉是一場道德和形象的投票,中間選民看盡個中赤裸裸的強烈對比︰公益或私利?租有或佔有?在地或圈地?克制或放肆?守法或玩法?利益迴避或毫不避嫌?隨著每日一爆,驚訝於地方家族逐利的丑態。

顏家面對選戰奉行「極簡主義」,用最少語彙應對最多質疑,這在法庭或許是好策略,在政治卻是壞對策,因為大眾從顏家得不到答案,就會產生自由心證,不因顏家惜口如金而減少問號,卻因顏家的避重就輕而升高懷疑,甚至覺得顏家無法充分說明,其中必有苦衷,從而懷疑,道德兩字在顏家心中究竟值幾斤幾兩重?而「道德」究竟要有多寬鬆,家產才能如此「進化」?

關於「道德與進化」,電影「超人」裡有段對話︰「你太脆弱了,光是你有『道德』觀,而我們沒有,就讓我們擁有『進化』的優勢」,這段劇情是外星將軍侵犯地球時,對挺身抵抗的超人出言不屑;這種掠奪者的進化論,早已不見容於文明國度,卻能彰顯家族派系的自甘墮落及習以為常。

道德本應是權力擁有者自我約束與自我克制的必備準繩,然而從顏家財勢發展的規模與態樣來看,道德可曾對顏家發揮一絲一毫的約制作用?

這場補選,表面看是中二選民在決定由誰來當立委,實際卻是中二選民在決定自己的未來形象,到底是要以身為此區選民為榮,或因所選非人而身陷恥辱?後天就可揭曉。自由時報01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