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凡的大文豪~林清玄 (李彥禎)

林清玄

 

<一位作家寫作真誠丶親切,許多「粉絲」尊崇他視如完人,簡直捧他上天。但忽然一件事,使他們夢碎,而把他摔下谷底。他默默承受,自我放逐到異國去。十數年後,他東山再起,而登上人生更高峰>

偶然上網路流灠,駭然發現心儀的大作家林清玄,驟然於2019年1月23日因心肌梗塞病世於台灣旗山的老家,享年僅65歲,結束沈浮巨大丶哀艶不凡的人生傳奇。

我與林清玄素味平生,從未見過面。我於1969年來美留學時,林清玄才16歲尚未出道。沒想到,在30年間,他竟然從沒沒無聞,搖身一變變成台灣最多産丶獲獎最多丶人氣最旺,丶收入最高的年輕文學家~「身心安頓」丶「煩惱平息」就印150版,「打開心靈的門窗」(菩提系列)就創下5億臺幣的熱賣紀錄,名揚四海。加上他的口才便給丶平易近人,每次演講聽眾如人山人海,幾乎成為台灣最夯的聞人。我當時雖人在地球的另一邊,卻也深受他盛大名氣衝擊,而成為他的「粉絲」,每次回台總摃一袋袋他的名著,超山渡海到我的書房。

林清玄從小學開始便有勤寫不斷的習慣:從每日500字,到初中1000字,高中以後2000一3000 字。有一天,當農夫的爸爸問他,將來要做什麼?他答當作家。爸問為什麼?他答:文章寄出去,稿費收進來。(韓國瑜的貨出去,錢進來,似乎有異曲同工。)爸聞言大怒 ,給他一個大巴掌駡道:「戇死囝仔,世間那有那麼好康的,如有我早就作了,那有輪到你的份?」林清玄不服不屈,繼續戇下去,終於成了名,賺大錢,老爸高興得到處顯耀請人喝酒!

林清玄雖然下筆成章,改寫丶丟稿紙的數量也蠻多。有一天,他發現一大堆原來握成一團一團的廢稿子,全被熨平擺在桌上。他知道這一定是媽媽的傑作,於是問為什麼?母親説,紙是從樹來的,用多少紙就犧牲多少樹,能省就省。他聽了很感動,從此惜紙如金。他一生出版二百七十五部書 ,堆積起來可有二層樓高,每部銷售成千上百萬本,總計該會犧牲多少樹?他衷心地感謝母親的高瞻遠矚,保全無數樹林,貢獻環保無數。

林清玄與兒子也有很好的互動。有一天兒子拿著一本「世界偉人傳記」向他恭喜説他也快成為偉人了,因為世界上有百分之八十的偉人是禿頭的,如孫中山丶甘地丶愛因斯坦。他們討論後,一致同意 ,這些偉人,百分之百都經驗過非常深刻的痛苦,沒有不勞而獲的,。林清玄為保持純樸的形象,終身讓頂上發光發熱,不戴假髪或整容。還有一次小孩問:「林清玄和林青霞才差一個字而已,但長相怎麼差那麼多?」林清玄回答說:「這個世界上幸好有很多人長得比我們美麗,這個世界才有意思。」,「但如果凡事都要跟人家比較,那你就會活得很辛苦。」

林清玄於1979年與陳彩鸞結婚。因個性丶靈性不同,琴瑟不和。陳彩鸞曾離家出走一 年 ,丟丈夫與兒子在家,不睬不理 。 林清玄後來認識了與陳彩鸞私交很好的朋友,方淳珍。交往一段後, 林陳於1996離婚,而於1997年與方結婚。但群眾聽説方淳珍早時已懷有身孕 ,懐疑有婚外情,而在他們新婚時,大批群眾聚集在林清玄教育文化基金會門囗焚燒他的書,大駡偽君子。此後,一連串的辱駡丶詆毀丶惡評丶醜化丶抵制,如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他有口難開,祗以:「不爭,是一種慈悲;不辯,是一種智慧;不聞,是一種清靜;不看,是一種自在」,自我激勵。而始終以沈默丶容忍應萬變。但外界的壓力仍如影隨身,歷久不衰。昔日兢相爭寵他的出版商,常上暢銷金行榜的書,如今卻被視如燙手山芋,棄之敝屣,避之唯恐不及。這可能是林清玄一生最受困擾丶最大的痛苦丶最大的遺憾,也是一向慣受尊崇的大文豪所無法承受的。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林清玄幾經痛苦掙扎丶躊躇猶豫後,終於抱著挺而走險的心境,被迫步上梁山,離開心愛的故鄕,台灣,而踏上荊棘叢生的異國,中共,奔向無法預知的未來。這對林清玄個人及台灣都是無法瀰補的損傷。

林清玄大部著作都慣常把人的生活,滲雜丶揉合佛法丶襌學丶茶道等心靈的感受,都是勵志丶 趨善的正面品文 。譬如說,很喜歡講禪,認為禪就是單純的表現:單純的心境,單純的生活丶單純的態度 。他認為單純的人,對人不亂起疑心,也不斤斤計較,容易滿足丶快樂。

林清玄20歲開始寫作,同年出版第一本書:「蓮花開落」。其後10年獲得文藝丶 文學獎數十次,無人可及。26歲與陳彩鸞結婚,35歲當選1988年風雲人物。40歲前便榮登台灣作家排行榜第一名。43歲與陳彩鸞離婚,翌年與方淳珍結婚,但因婚姻有疑議, 被社會詆毀丶排擠,不久被迫遷移到中國大陸另起爐灶丶東山再起。幸好真金不怕火,不多久,他又金光燦爛,在文藝丶影視界,紅得發紫。據說,他有26篇文章被選入中國大陸中小教科書,其數量僅次於毛澤東,擁有數億學童讀者,是任何作家皆望塵莫及的。一個被羞辱丶放逐的作家,居然能不卑不亢丶無怨無悔在尃制的敵國,大放異彩,倍受尊崇,這該是身為台灣人的榮幸吧!特別是當他年老時,仍始終熱愛台灣而落葉歸根丶埋骨故土,令人何等感心呀!

如今,事者已安祥而逝,是非成敗已成空,祇能存於人心記憶中。祇是想到他生前的最後一天似有所感,仍念念不忘道:「在穿過林間的時候,我覺得麻雀的死亡給我一些啟示,我們雖然在塵網中生活,但永遠不要失去想飛的心,不要忘記飛翔的美姿。」

仍然在塵網中生活的我們,是否應該躺開胸懷,抬頭仰望他飛翔的美姿,給予最真誠的讚賞,以慰他在天之靈!

終究林清玄是台灣文學史上最多產丶最負盛名丶最具佛禪心丶最令人懷念的台灣人作家呀!

跋:美國天王巨星保羅紐曼於年老回顧往事,感嘆説:「影迷憑著銀幕上虛構的角色,確定你是條好漢丶理想情人與標準父親,固然令人快慰,然而這祇是角色詮釋成功的結果。每當面對現實生活中的自己時,卻往往因此而惶恐不已⋯」

他的意思很清楚,影迷千萬別把偶像當完人看待。人間是沒完人,世人切勿自迷妄想,而損己害人。
(南加州台僑)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