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戰略模糊 美智庫專家:美國更靠近對台灣提供安全保證

圖為拜登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60分鐘」專訪畫面。

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全球中國中心非常駐資深研究員舒曼(Michael Schuman)今天(22日)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撰文指出,美國總統拜登正在改變華盛頓的台灣政策,而它來得正是時候;拜登已經更靠近對台灣政府提供安全保證,鑒於中國越來越挑釁行徑,拜登此舉是合理的。

拜登18日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六十分鐘」專訪時,被問到美國是否會防衛台灣不受中國軍事攻擊?他回答:「是的,如果事實上發生了前所未見的攻擊。」這是拜登去年初入主白宮以來第4度提出保台說法。

舒曼在文章中指出,拜登做這樣的承諾,打破了華盛頓在台灣安全上傳統做法,過去美國對防衛台灣的承諾向來刻意模糊,即為人所知的「戰略模糊」政策,拜登正在此事上變得更不模糊。這個最新說法不是失言,拜登5月在東京記者會上對類似問題就給了類似答案,這次還增加了重要細節,即美國軍隊會被派去保衛台灣,他正傳達的訊息是:面對中國日漸升高的挑釁攻擊行徑,美國準備好要保護台灣。

舒曼認為,拜登當然面對改變美國政策的風險,中國領導層已質疑華盛頓正在削弱「一個中國」主張及把台灣更拉向美國陣營,而對北京來說,美國是其統一夢和國家復興的障礙;華盛頓已展現對台灣升高支持的跡象,如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上個月才訪問台灣、美台啟動貿易協商,拜登最新保台說法勢必增加北京對台灣未來的不安全感,這可能造成陷入反應和反制反應的循環,可能惡化至全面衝突。

不過,舒曼分析,對美國來說,更糟的會是假裝東亞沒有出現改變;華盛頓的台灣政策基本原則是在1979年美國開啟共產中國的正式邦交關係時制定,當時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在缺乏正式承認下,提供美台繼續維持雙邊關係的架構,這安排協助本地區自此保持和平;但是,2022年的中國,已不是1979年的中國。

舒曼指出,當時中國領導層渴望和美國建立夥伴關係,以讓充斥貧窮的經濟得以發展,並對抗蘇聯(那時蘇聯是北京和華盛頓共同敵人),他們從不樂見華盛頓持續支持台灣,但仍願擱置台灣地位的顧慮,追求兩國共同利益;但現在情況不同了,中共合法性標準衡量(快速經濟發展)已失去動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轉向民族主義事業,以爭取國內對他越來越壓迫性政權的支持;在此脈絡下,台灣對習近平來說是「隨插即用」的議題,是現成可用來訴諸中國民眾的愛國主義情緒。

舒曼回顧,過去2年來,北京升高對台灣文攻武嚇,展開一連串對台軍事恫嚇、經常性派戰機接近台灣騷擾,這些伎倆在裴洛西訪台後升到一個新危險水平,圍繞台灣密集舉行軍事演習,首次對台造成局部封鎖;這些行動背景在於,北京建立其軍事能力、改變中美地區力量平衡的渴望。

舒曼指出,北京對台灣的新侵略性姿態也打破了過去維持和平的長期存在做法,這些不能被輕描淡寫帶過。面對這種已改變的情勢,華盛頓決策者必須捫心自問:其傳統對台做法是否仍然可以滿足維持台海和平的主要目標?既然中國領導層似已決定,只有運用武力才有可能依照其方式統一台灣,美國既有政策恐已不足夠應對。在北京野心日增及美中關係惡化之際,華盛頓戰略模糊的弱點變得顯而易見。

舒曼說,今天,北京領導層看待美國是一個正在衰落的國家,可能認為美國社會太過分裂,以致缺乏政治意願參與遙遠國外戰爭;這種感受可能導致誤判,升高衝突風險。在這種情況下,嚇阻北京動武解決台灣問題的任何企圖,可能要求美國意願的一項堅定宣示。因此,對中國清楚說明美國將為台灣作戰,可能現在已變成是必要的。

舒曼總結,拜登在「六十分鐘」專訪陳述的其他部分也很重要,即「台灣對於他們的獨立做他們自己的判斷」、「這是他們的決定」,美國不會鼓勵台灣獨立;事實上,拜登正在重申向來總是不證自明的美國政策:台灣的未來必須由台灣人民決定,而非由北京加諸在台灣人民身上。自由時報092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