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一天到晚想上天堂的人-楊淑婉女士 (李彥禎)

「不怕死的病西施」的故事,己夠悲壯了;沒想到,現在,竟然又有一位更勇敢丶更急切,要求上帝早日把她迎歸天堂。

2014年的一個夏天,有一對陌生之客,忽踏進入我們12人座的「包廂」,而坐在我的右邊。這「包廂」位於進出囗, 離講壇最遠又不顯眼,是喜歡自由自在的人最中意的的角落。他們坐定不久,那位女士便不時揉眼睛丶點眼藥水、醒鼻涕、喝瓶水,然後,便閉目,不知是飬神或默禱。不久 ,再起身搖搖幌幌上厠所⋯

在中埸休息的時間,他們主動自我介紹是丁泰雄及楊淑婉,是剛從洛杉磯搬過來。接著我正想要介紹我們自己時,楊淑婉搶著說:「我早從太平洋時報的刊物上就認識你了。」哇!這一下,省了許多麻煩,並把我們的距離拉近了。以後連續好幾星期我們都坐在一起,而無話不談了,而且越談越有趣,對他們,特別是楊淑婉的神奇的遭遇感到無限的稀奇及敬佩。

楊淑婉是誕生於台灣鹽水鎮的一個基督世家。從小因戰亂(第二次世戰,及國民政府從中國大陸撤退到台灣),經濟困拮,生活貧苦,營養失調,長得頭大、肢體細小,如外星人,E.T,經常跌倒,又因常打瞌睡,甚至有一、二次差點從椅上掉進尿桶。可能敏感過度,鼻涕整年長流不停,而遭祖母取笑說:「以後你的丈夫賺的錢,恐不夠讓你買衞生紙啦。」楊淑婉長得還滿「幼秀」、靈精丶嘴甜丶樂天丶幽默,又很會「腮奶」(撒嬌),從小就很得師長、親朋的疼惜,幾乎有求必應。她常怨嘆她的姓名太多筆劃,太難寫,常半開玩笑説將來的對象的姓筆劃非少不可。結果,她的祖母真的選來一位僅二劃姓丁的,丁泰雄,做她的另一半。丁泰雄不但姓簡單,他的為人個性也如其姓:身材不高、衣著樸素、少言寡語、行事乾脆、簡單勤儉、任勞任怨地照顧妻小無微不至,直使楊淑婉感動得頻説:「老公,我愛死你了。」

丁泰雄(左)與楊淑婉

楊淑婉為人如其名:安淑和婉,説話貼心,很得人緣。第一次見面就告訴我,她是我的死忠粉絲,不但幾乎讀過我的每篇文章。而且説他們會搬到「那久那有村」來,就是受到我的文章的感召。她又說我有兩則文章最使她感動:1,我的女兒丶女婿已有三個子女了,卻因愛心又收養二個稚齢的女嬰及沒敢人接受,一個青少年問題的男孩,並且給全部六小孩Home School 的教育。2,孜孜不倦地報導五篇哀艶動人的「不怕死的病西施」一一蘇妙香。她笑笑說,她的悲傪世界可能不比蘇妙香差,甚至有過而無不及,至少,她的病歷比蘇妙香多一倍以上。我表示幾乎很難相信。過了幾天,她帶來一大堆文件,証明她所說的,她有大小疾病、手術及傷痛等不下三十種,全身五臟六腑丶身軀四肢幾乎除了頭髮和鞋子外,沒有一處沒病痛,譬如祇說眼睛,她就患有近視、散光、老花、白內障、結膜炎、視網膜破裂、右眼斜視、乾眼症、飛蚊症、視野狹隘⋯看書,寫字都有困難。我很驚訝地說:「妳寫的字不但秀麗而且非常清晰 呀!」(請見插圖)她笑説:「啊,真是艱苦沒有人知,我是費多少勁才寫出的呀!」我再問:「妳在1981年,發生一次極嚴重的車禍,妳夫婦被闖紅燈的貨車撞得上醫院急救, 妳腦震盪、記憶力受創、從頭到尾椎骨全挫傷,不能動彈,但妳後來寫了數十頁類似小自傅,文思那麼清晰、記憶那麼完整、文筆那麼流暢、感情那麼充沛,是有神蹟出現?(特別在她的獨生子患了重病,在生死存亡關頭時,她在文中所展現慈母的大愛一一無休無眠不停地禱告、到處奔走求救,真是感世人丶泣鬼神,終於化險為安。)楊淑婉嘆了一口氣說,的確出現了不少奇蹟。

1986年,她作了一個腹部大手術,結果醫生誤割切到輸尿管,發現後想糾正,卻接二連三犯了更大的錯誤,越修補越離譜。譬如為防止過度流血而大量輸血,卻使她無辜地感梁上C型肝炎,而導致無窮的後患。不但左腎被摘除,連盲腸、子宮、兩側卵巢也被摘除,而最使她錐心泣血的是手術過後五個月才發現有兩個釘子被掉在膀胱上,使她平白受到無限的苦楚及折磨。自從大手術後,二、三十年來,我幾乎不再食人間煙火,一天到晚衹全喝液狀的 glucerna shake( GS)不能吃任何固體食物,連全素食的和尚、尼姑都可自嘆不如。我家隨時都儲存數十箱的GS每箱24罐,每罐 8oz每箱$30。還有,我的生活起居,動輒疼痛,不能跑,不能跳,不能久站,也不能久坐,更不能舉重。三不五時彎身,血壓就猛衝,得叫911,非常緊張。而最令人尷尬的事,即我最怕打大咳嗽或大噴嚏,因為每次發生時,我體內離離落落的五臟六腑、腸管、筋骨等等便如逢到大地震,山搖地動整個鬆動起來,土崩堤潰讓我狼狽不堪。我聽了淚水及笑聲齊發説:「妳實在很夠可憐又很偉大,居然能忍受那麼多病痛,還能處之泰然。」

她沈靜一下後説:「事實上,二丶三十年來肉體的折磨,及承受的恩典使我深深感受到上帝無所不能的大能,無所不至的大愛,每每在我們貧病交迫,窮途末路時,衪便適時伸出大手來解救。譬如,當年她獨生子患嚴重罕見的唾液腺癌時,她們不知何去何從,緊張束手無策,經過無數的轉折後,終於找到這方面最具權威最著名在明尼蘇達州的Mayo Clinic。從罹疾到順利開完刀期間,她們得到不計其數親友、師生、醫生、牧師、會友懇切的禱告、扶持及慷慨的金援,使她們在異地17天一切的需要及醫療等費用都有出乎意料之外妥善的安排,使我們平安順利,全無顧後之憂。我們都是卑微之民,何德何能竟能蒙受如此的大愛垂憐?從此,我們對上帝更死心踏地信服,使我們在任何艱難的情況下,都能安心聽從上帝的帶領,以喜樂替代憂苦,以開朗轉換怨嘆。

最後,楊淑婉 以一貫開朗的幽默,結束我們的交談:
「我白天常打瞌睡,晚上卻常失眠,是我跑錯了星球?」
「我或許可以去醫院當活標本,讓人參觀我這個不可救藥的樂觀者。」
「我渴望早日上天堂,可是,天上的移民局一直還不給我發簽證。如今,我已百病叢生、受盡折磨、垂垂老弱、快不能動矣,屆時祇能求上帝憐憫,請遣派天使來帶領了。」

10月23日,楊淑婉終於在安祥中,被天使來接走了。

我們萬分捨不得她的離去,但我們衷心祝福她的有志事竟成,她終於如願以償等到了。

附註:去年在長青教室演講時,我無意間提到中國四大名著,我讀過三本,獨缺一本「紅樓夢」。過幾天,沒想到,行動不太方便的楊淑婉及丁泰雄夫婦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三丶四十哩外找到一套,並立即親送到我家,圓了我的「紅樓夢」,盛情美意,至今殷切難忘。這就是楊淑婉及丁泰雄一般人所不及,而令人敬佩的地方。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