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禍」-不是顏色、是政治 (邱垂亮)

邱垂亮

我本來就才疏學淺,現在又年老體衰,對太深的宗教、文化、哲學問題,搞不懂,不幹說三道四,亂說話。

最近,因為對習皇帝的專制政權引爆的武漢肺炎,禍延全世界,造成人類大災難,聽到有人用「黃禍」形容它,因傳神,也用它。我雖強調是種族歧視文字,但也引起幾位好友不以為然。

我有說明,但難說清楚。我一生最恨種族歧視,不贊成民族主義。白人(法國、德國、英國、美國)的民族主義不好,黃人(中國、日本、韓國)的民族主義一樣不好。

幾千年來,中國人以中原帝國自居,漢人之外都是「夷」,北狄、西戎、南蠻、東邊的日本人是倭寇。這當然是種族歧視的語言。

我一生教學政治,瞭解「政治是可能的藝術」(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認定自由民主人權的民主政治是「最壞」也是「最好」的「藝術」(邱翁的話)。民主政治沒有國界、種族、文化、宗教之分,全世界、全人類通用。

那是普世價值。我相信民主、不相信民族主義,更反對專制政治。我的價值取向,簡單明白。

所以,我用「黃禍」,不是19世紀白人說的種族歧視的「黃禍」,是反自由民主人權的東方專制政治、習皇帝獨裁政權的「黃禍」。我同意,有混淆視聽之處。是我不對。

白人罵黃人「黃禍」,不對、可惡。但台灣的中國人、國民黨、連戰、馬英九、吳斯懷,親專制中國、反民主台灣獨立,反對和民主美國聯盟抗拒專制中國侵吞台灣,何嘗不是價值混亂,是非不明,一樣不對、可惡。

老毛搞革命,創建帝國,大躍進、文化大革命、老鄧的六四天安門、習皇帝的武漢肺炎、西藏、新疆的「種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殺死千萬中國人(漢人、藏人和維吾族人),對中國人,何嘗不是「黃禍」?

秦治皇到習皇帝,2千2百多年來,專制政治廹害億萬中國人。到21世紀,14億中國人還不能享受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這何嘗不也是「黃禍」?

川普把COVID-19叫「中國病毒」,名符其實,有何不對?已成中國應聲虫的WHO,反駁說,造成種族歧視,欲加之罪,有何對?

誰戴著種族顏色的眼鏡看事情?那是羅生門的問號,無答。

「Stupid! It’s not the color. It’s politics.」(笨蛋!不是顏色,是政治)。(前國策顧問)民報03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