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路」人鏈現場(葛雋)

香港人在廿三日晚間以手牽手方式,共築全長逾四十公里的人鏈,呼籲政府回應「反送中」五大訴求。

 

八二三晚上,我成為長達六十公里、二十萬人參與的「香港之路」手牽手人鏈活動的一份子。

吃完晚飯,換上黑衫,戴上黑帽,坐港鐵來到了美孚站,按指示在A出口集合。時針指到七點,路口已水洩不通。

八二三「香港之路」人鏈示威,一直不被看好。原因在於非白天,又非週末週日,估計參與者會很少。有人在網上搞報名統計,願意出席者寥寥無幾。還有知名的時事評論員也預言,是日活動搞不好變「示弱」,成為港共嘲笑反送中話題。

我倒是覺得「八二三之夜」一定不會少人。因為政府對「五大訴求」至今一項都未回應。因為香港人心中的那堆怒火一直在熊熊燃燒且越燒越旺。集會示威不關白天黑夜,也與是否週末週日無關。試想想,當火燒眉毛的大事發生時,還有誰會計較自己的休閒時間被示威活動佔用?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知道要打贏這場仗,一定要尋求國際社會的關注和支持。三十年前,蘇聯帝國搖搖欲墜,波羅的海沿岸三個蘇聯加盟共和國寫下了歷史:八月二十三日,二百萬愛沙尼亞人、立陶宛人和拉脫維亞人,組成總長度超過六百公里望之不盡的人鏈,要求獨立,這便是著名的「波羅的海之路」。我們唯有利用一切機會和機遇,爭取民主國家的支援,香港人也有自己的「香港之路」。我們也知道,我們的敵人最怕的就是自己被國際社會孤立、冷待和敵視。

七時三十分,集結的人群兵分三路,在義工的帶領下,排成單字人龍分頭向遠方延伸擴散。饒有趣味的是,人龍走走停停,一會兒停下,只見後面的人邊揮手邊喊叫:「後退,後退!」過了一會兒,又有前面的人高舉雙手揮舞,同時大叫:「請往前,往前!」當有人傳遞指令時,身高六呎的我充分發揮了作用——及時揮動自己的雙手,成為一座「人肉燈塔」。

當人鏈成形後,我們開始呼喊口號。「香港人,加油!」「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聲此起彼落,蔚為壯觀。與此同時,附近有不少的義工來回穿梭。有人傳遞文宣品,其中印有各國的國旗,及不同國家的文字標語。有人拍攝,有人送蒸餾水,還有人傳遞指示:十五分時亮手機燈,四十分時唱「海闊天空」⋯⋯。

在我身邊一左一右的都是青年男生,看上去二十五、六。拉著他們滲透汗水的手,感到青春的血液好像也流入自己的血管。

我告訴他們:「和你們一起,我覺得自己也年輕了。」

左手邊男孩子怯生生地問我:「叔叔多大年紀了?」

「六十七。」我不敢倚老賣老,因為不遠的地方,有一位長者自豪地表示,雖然今年七十三了,但這樣重要的活動,怎可以不出席?

青年握著我的手,向我說「謝謝」。「不,」我對他說,「香港應該感謝你們!你們付出的太多太多!」

我打開手機,網上傳來獅子山上的人鏈燈光,原來我們的人鏈,竟然延伸到香港的「精神支柱」獅子山上!

忙不迭把這一璀璨奪目的畫面和身旁人分享,黑暗中,我看到了他們雙眼閃爍著晶瑩的淚光。

八二三「香港之路」人鏈,是香港之光,是香港之道,是香港之心。

八二三「香港之路」人鏈,預示著老共之黯,老共之衰,老共之亡。

(作者為香港籍作家)自由時報08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