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話」也可以扭曲「真相」(陳茂雄)

陳茂雄

 

監察院前院長錢復曾任前總統蔣中正翻譯、前總統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時的秘書、新聞局長,與兩位蔣總統關係深厚。日前錢復在史料捐贈典禮現場展出部分史料,包括蔣經國請錢復拒絕一位美國學者提出為他做傳的要求:一位在台大、政大等校講授美國歷史的美籍講師莫爾寫信給蔣經國,表達為他寫傳記的想法。他在信中表示,蔣中正的功績已為全世界所景仰,但小蔣的功績及對中華民國的抱負,仍未為西方人所深知。他認為此一傳記有利於中華民國的國際宣傳。但蔣經國請錢復代他婉拒,理由是「(我)一生之中一無可取之處也」。

有一位朋友表示不會寫回憶錄,所持的理由是「寫」的人比「看」的人多,意指很少人會看別人的回憶錄,因為回憶錄往往扭曲了「真相」。一位美國朋友來電,某旅居美國獨派人士的回憶錄相當精采,由其內容顯現出他的偉大。只是有很多獨派人士對他的評價並不高,然而從他的回憶錄卻顯現出其偉大的人格,圈內的人也認定其回憶錄並沒有造假,問題出在哪裡?

學術界會拿回憶錄或口述歷史來佐證歷史的內容,但不會將它當作歷史的內容,即使確定其內容沒有造假,因為「真話」未必能陳述完整的「真相」。再惡毒的人都會有善良的一面,回憶錄或口述歷史往往只描述善良的一面,所以其內容就會顯現出其偉大,就算其所描述的都是真話,但不是全部的真話,例如一位長期殺人越貨的強盜,也長期接濟一個孤苦無依的老人,那位強盜若寫回憶錄,很可能將自己變成大慈善家,即使他所講的都是真話。

回憶錄或口述歷史也可能出現假話,例如身為陸軍上校的張憲義,參與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核武研發,但他隨後被美國人勸誘為內諜,將相關情報交給美軍,一九八八年在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安排下潛逃至美國,並取得美國國籍。張憲義重創了台灣核武研發,設備被破壞、文件遭銷毀、核材料被美國沒收,被迫中止了接近完成的相關研發,張憲義因而被中華民國政府視為叛國者。可是在口述歷史中,張憲義認定自己只違背了郝柏村的意見,沒有背叛中華民國。

張憲義所持的理由是發展核武只是郝柏村個人的意見,蔣經國是反對的,因為他曾經說過,「台灣有能力造原子彈,但不造原子彈」,真有趣,蔣經國說了假話,張憲義卻拿了蔣經國的假話為自己辯解。核能界都很清楚,那年代台灣沒有能力造原子彈,卻連作夢都在想原子彈。再說郝柏村膽敢對抗蔣經國?這用膝蓋想就知道了。

回憶錄及口述歷史有可能造假,即使沒有造假也照樣可以扭曲真相。一般人的行為無論正面或負面,往往只屬小事,無論怎麼描述,都不會有大善或大惡的結果,就算扭曲真相,也不至於太離譜。可是蔣經國的言行,正面與負面都是大事,若只陳述善的一面,他就變成了不起的偉人,不要說一般人,連他自己都不相信,所以不寫回憶錄是聰明之舉。

任何人都會有正面及負面的言行,回憶錄及口述歷史往往不會陳述負面的言行,雖然說的都是真話,還是會扭曲真相,況且也可能出現假話,所以不能由回憶錄或口述歷史來評斷一個人。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