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光演習」應該要全盤脱胎換骨了!(王伯仁)

王伯仁

預定7月13日展開全國性防衛作戰的「軍事演習」一漢光演習,不料7月3日在左營桃子園海灘發生2艘陸戰隊突擊登陸艇翻覆,造成二名戰士殉職的不幸事件。民進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怡農,因此在網路發文,批評軍隊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應該改演練那些可能性高丶派得上用場的項目。針對於此,蔡英文總統指出,吳怡農的説法「不盡公平」,國防部聯戰處長林文皇則説:對於「不實言論」,國防部表達嚴正立場,因恐傷害國軍勤訓精練的努力及成果。

吳怡農這番「直白」的話,之所以引起外界注意,不但因為他不久前才在台北市代表民進黨和國民黨黨國之子蔣萬安競選區域立委,雖失利但聲勢赫然,是民進黨新生代冉冉上升的新星,他也擔任執政黨智庫的副執行長。此番直白批評,打破了傳統政黨政治「一言堂」的潛規則,批評對象又是直屬總統兼黨主席的國防權責,在政治倫理上,大有「僭越」的冒犯,所以,蔡英文毫不保留反擊為「不盡公平」,國防部也假三軍統帥之威,表達「嚴正立場」,若在早年威權時代,吳怡農恐怕面臨「肅殺之氣」籠罩。

漢光演習已淪為陳年老戲

不過,現在已是2020年,時代不一樣了,在總統丶國防部和英粉一面倒圍攻吳怡農氛圍下,剛卸下立委職務「祼退」的民進黨「大砲」段宜康,就毫不隱諱的跳出來為吳怡農辯白説:他説的有什麼錯?《自由時報》前任總編輯胡文輝,也在他的「胡,怎麼說」大力支持吳怡農「實事求是」的精神,連筆者忝為報界40年老兵,日昨也在《民報》寫了一篇〈國軍要用海軍陸戰隊和空降部隊反攻大陸?〉,質疑國防部每年規劃演訓,總是摻和了許多並不「實際」的項目,例如台灣面對虎視耽耽的對岸中國,在人力物力相差懸殊情況下,唯有採取「絕對守勢」和「不對稱作戰」,才有遏阻敵方侵略維存的可能。但自1984年起,每年演練全國性防衛作戰的軍事演習一漢光演習,總是萬變不離其宗,以幾十年來建軍主軸「大陸軍主義」為骨幹,強調單兵槍法丶行軍丶海陸搶灘丶蛙兵特攻丶傘兵天降丶坦克決勝灘頭,重砲防衛海岸⋯⋯。咦?這不是幾十年來高唱「反攻大陸」的身影嗎?

不必諱言,雖然現代戰爭的早已由人力戰往科技戰大躍進丶大挪移,但在實際上,「與時俱進」的作法,總趕不上時勢演變,換句話說,作為和想法,總有一大段落差,此落差如鉅木橫目,但總視而不見,譬如,每年漢光演習的重頭戲一海軍陸戰隊的搶灘攻擊,絕對是演訓焦點,但海軍陸戰隊成軍功能,為兩棲甚至陸海空軍聯合進攻作戰,最有可能是「反攻大陸」才用得上,守勢的不對稱作戰,用到機率微乎其微,以運動競賽為例,明明參加的是立技拳擊賽,但平常卻拼命練習柔道或地板技的柔術,冀望「跨界」而贏得比賽乎?又例如傘兵,縱使練就「神龍天降」之神技,是要仿效美軍組「空降師」遠征世界,或以小兵力空降突擊中國大陸沿海地區,建立反攻灘頭堡?再來等14億同胞呼應,解救他們於水火苦難之中?

其實,蔡英文總統所謂「不盡公平」之話,語帶玄機,若從反面解釋,國防部身為國家軍事總規劃者及發令者,各級軍官士兵為命令執行者,國防部作戰計劃室怎麼規劃,轄下各軍種各級部屬就怎麼執行,例如大學學測,教育部規劃公布的課綱是甲式,實際學測時却是乙式,教莘莘學子如何準備和應對?戰爭亦同,明明是守勢,目標是阻絕戰爭於海峽中線或至少灘頭前,平常拚命演練的卻是搶灘博命或空降於敵人大軍上空?這種演訓規劃對於基層國軍士官兵而言,當然是「不盡公平」!生命關天,更不是「官大學問大」的笑話。

總統為憲法上「三軍統帥」,兵法上更有「統帥無能,累死三軍」的反面警語,蔡英文總統,出身富貴豪門之家,當然也是堂堂正正的三軍統帥,但私底下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軍事素養並非天縱英明,如何因應時勢變遷和內外情勢,均衡各軍種錯綜複雜的權力和關係,首先要虛心學習以待,而非講究人情事故,牽親引戚,以聽掌聲為樂,被悠忽為傲,那阿扁在任廵視軍隊,連「您是我的巧克力」諂諛之辭都出來了,卸任下台之後,又是如何?所以,三軍統帥,不能以「我是你們最大的靠山」來驕寵個別軍隊,造成是非不明,賞罰不分,領導統御之大忌也。對於此次漢光演習預演之不幸事件,亦應冷靜以待,整體宏觀檢討,不宜偏聽,做出明智決策,則殉職之士官兵犠牲才有價值,否則,不計大局,斤斤計較於旁枝末節,智者不為也。民報070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