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湧泉」之秋天憶痕(劉文義)

轉眼間,Labor Day (美國勞動節)已過,夏日的酷熱漸消,加州的秋天,該也快到了?

這時候,正是故鄉密西根北密 (台人對Michigan上半島的暱稱),廣裘無垠的楓林,漸漸轉紅的時候。

有一年(1996?),我們夫婦兩人,乘着秋意正濃的 十月初,開車北上北密賞楓;在好幾天的緊湊旅遊行程中,特意撥出一上午,探訪 Palms Book State Park 內的 Big Spring(大湧泉)。

Big Spring 是密西根最大的淡水湧泉,它的印地安名稱是 “Kitch-iti- Kipi “,然而一般旅人、遊客,多管它叫為 Big Spring。

當日上午,微風、薄涼,算是上好的秋天。

蒼灰的晨空下,水傍野地,一些常綠松柏,「耐心」相陪着無數的楓樹,慢條斯理地上粧,紅艷艷的裝扮、更豐富了秋色。

湧泉湖面上,迎著習習涼風,儘是不停晃動鳞鳞水波。

近岸水面,是連綿不絕的閃爍映影,「 正」「倒」秋景並存,更是迷人。

這些「元素」,調繪而成的「大湧泉」的秋天景致,竟是如此精彩、絢麗!

雙手交錯,攀拉著橫跨約兩百呎湖面的固定鋼索,「移動」湖岸的木板小平台渡湖,夫妻兩人,約一、二十分鐘後,就抵達對岸。

憑藉鋼索、小平台的奇妙組合渡湖,是我的人生第一次,一路鮮奇、野趣橫生。

渡湖時,瞥見十數道湧泉,從水深約四十呎的湖底、污泥枯枝間逸出,微微翻滾的清泉, 緩緩上升,未濁的湖水,依然晶塋剔透。

據記載,「大湧泉」湖底石灰岩的裂縫間隙,每分鐘冒出將近約一萬噸清水(freshwater ),如此的出水量,也成就一道外流野溪的寬敞水道,悠悠不絕地釋出湧泉清水。

當時,真的被「大湧泉」秋天的「Nature」體驗,給融化了,世俗雜念全消;如此秋水、紅楓、湧泉湖邊風景地貌,以及橫渡泉湖的記憶,從此就永烙我心。

往後,好幾回秋天,我夫婦、或與同鄉們重訪 「大湧泉」,雖然秋景依舊、秀麗如昔,但見渡湖木板平台,已加蓋遮陽避雨的頂蓬,也加裝了輪盤、機械操作的渡湖裝置,如今橫渡「大湧泉」湖面,既簡單又舒暢,然而野味已減,我再也找不回,當年秋天,初次訪遊 「大湧泉」 時,那份特殊感動,奈何?

後記:

經過好幾回搬家後,幾張二、三十年前拍的老照片,丟失了,難再尋回。

在網上,找到了一張 Big Spring 的夏日渡河的照片;其實這張 Big Spring 的夏天「寫生」,也能蠻生動地描述出「大湧泉」渡湖的部份故事。
(作者為南加台僑)09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