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捍衛」快去不送(鄒景雯)

鄒景雯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十月二十五日提出「四個捍衛」,以回應蔡英文總統雙十所揭櫫的「四個堅持」。從最近的各家民調顯示,後者獲得台灣民意的高度認同,業已是大家同意的定論,識時務者大可順勢而為就好,不料朱主席偏偏要逆風操作,強指「四個堅持」違憲,此舉已把國民黨重新帶回「外來政權」的老路,無疑自絕於台灣主流。

檢視朱立倫的四個捍衛,第一個捍衛(捍衛中華民國憲法)和第三個捍衛(捍衛台灣二千三百萬民眾的安全和平與繁榮),彼此就是矛盾的。因為真要忠於憲法,怎麼會只有二千三百萬民眾呢?明明就還有所謂的「大陸地區」和現在的蒙古共和國,朱立倫為什麼名實不副,這不正是公然違憲,並且在搞台獨?

「四個捍衛」並不是朱立倫的原創,他是拾人牙慧,噴到了馬英九的口水。其實像朱馬這類國民黨權貴子弟,他們抱殘守缺的僵固意識形態,與蔣介石、蔣經國的原始路線與現實實踐,早就有所對立,可視為是一種「異化」。兩蔣父子雖是外來政權,然他們既然帶著中華民國憲法逃來台灣,至少沒忘了時不時要宣示一下「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再不濟,也要說說「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以高舉憲法的精神;同時,心知肚明憲法的內容與台灣根本無關,沒法適用,於是增訂臨時條款,把憲法本文大量凍結,以適應流亡的治理需要,可以充分看出他們的自尊與生存之道。

六十歲的朱立倫與七十一歲的馬英九則不然,這兩代國民黨人嘴巴講憲法,雙手卻在大摸特摸,把共產黨服侍得舒坦得很。例如二○一五年,馬英九在新加坡見到了習近平,非但公開絕口不談「中華民國」,居然還加碼贈送「海峽兩岸在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就『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簡稱『九二共識』」,簡直就是把中華民國憲法甩在地上踩。至於朱立倫也有樣學樣,上個月回給習近平的謝函,「民國」二字當然自動消失,還白紙黑字給台灣政府安上「去中」、「反中」、「破壞現狀」的罪名,自我證實他心目的「中」顯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至此等於當場被他放進碎紙機給軋了,哪來的捍衛?

換言之,同樣是回歸到「外來政權」的歷史觀,兩蔣尚且藉由「反共」來捍衛中華民國,朱馬則是以「去民國」來親共,並且任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來代表中國。種種行徑,哪一點符合憲法?如果要心口如一,切實「四個捍衛」,朱立倫與國民黨務必秉持一一○年憲法的規定,萬不可侷限在台澎金馬一隅,應該立刻返回中華民國憲法第四條規定的領土,也就是中華民國固有疆域上去,身體力行第二個捍衛(捍衛中華民國民主自由的立國精神)與第四個捍衛(捍衛中華民國歷史的事實與尊嚴),這些都是可以劍及履及的事情,沒人會攔著,怎麼還不快點啟程出發?自由時報10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