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是解決族群矛盾的良方(英夫)

英夫

8月23日在威斯康辛州基諾沙市(Kenosha),29歲的非裔男子布萊克(Jacob Blake)遭警方在近距離背後開7槍重傷後,已連續3晚發生動亂,有不少公共建築與商家遭到打劫、縱火。

看到又有非裔人被警察槍擊,心想一波波的抗議活動將擴散全美各地,並帶來一連串的打劫、縱火。但是這些令人憂慮的動亂並未發生,因為主流民意的反彈,終止了這次的暴亂。

媒體報導:民主研究所(Democracy Institute,DI)/英國《週日快報》最新民意調查,美國2020總統大選,現任總統川普獲得48%民眾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僅為45%,兩人支持率相差3%。

民主研究所所長巴山(Patrick Basham)指出,民意調查證實,民主黨人完全錯誤解讀「黑人命貴」(Black Lives Matter,BLM)抗爭行動的影響,也忽視了美國人民在騷亂和無政府主義抗議活動後想恢復法律和秩序的期盼。導致最近拜登民調下滑,甚至落後於川普。

據最新民意調查:

(1)法律和秩序顯然是最重要的政治問題,有37%的人認為它是最重要的,其次是經濟方面,占27%。

(2)74%的人認為「所有生命都重要」(All Lives Matter),而只有26%的人認為「黑人命貴 BLM」。

(3)近2/3的人認為拜登在譴責暴力方面的語言不夠強硬。

(4)80%的選民不贊成拆除雕像,而26%的選民表示,威斯康辛州的最新暴力事件使他們更有可能投票給川普。

誤判情勢讓拜登踩到地雷,也讓川普撿到槍。為了擴大戰果,川普在9月1日帶著競選連任口號「法律與秩序」前往威斯康辛州基諾沙市視察,他形容最近的反種族主義示威活動是暴民所為的「國內恐怖行動」。

非裔族群爭取基本權利的過程坎坷漫長

基於歷史因素,非裔族群爭取基本權利是一條漫長而坎坷的道路。在上世紀60年代,非裔族群在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 Jr.)的領導下,展開爭取他們應有基本民權運動。在自由派的努力下,完成最關鍵的事件,就是1964年7月美國通過《民權法案》。該法案由總統甘迺迪(John F·Kennedy )起草,在他遇刺後總統詹森(Lyndon B.Johnson)將其通過。從此,「種族歧視」成為非法行為。

我在1966年踏上美國的土地時,正逢「反越戰」的動蕩時期,不幸的事件接連發生。金博士在1968年4月4日被一名白人槍殺。同年6月6日正在爭取民主黨內總統提名的羅勃.甘廼迪(Robert Kennedy)也被槍殺。連續失去二名領袖,自由派遭到重創。但是非裔民權的推進並未停歇,在自由派的努力下,漸漸的,美國南部的「種族隔離」狀態被打破,「種族歧視」也得到改善。美國黑人的名稱也由「Negro」改革為「Black American」,再改進為「非裔美人(African American)」。我深深的被自由派的理想與
努力所感動,一直支持自由派,每次的總統大選都投給民主黨的候選人,包括上次總統大選,我投票並捐款給希拉蕊(Hillary Clinton)。

今日的美國有完善的法律保護少數族群,已經不存在有系統性的「種族歧視」。近幾年發生的種族衝突都是個案,就應該尋求法律途徑解決。 可以上街遊行抗議,但是必須遵守法規,避免打劫、縱火等非法行為發生。動亂只會使抗議失焦,引來更多的種族衝突。當年金博士帶領的「民權運動」,完全以「非暴力」行為爭取非裔族群的基本權利。今日的抗議活動竟然引來那麼多的暴亂,金博士在天之靈一定很傷心。

兩起非裔的反思,令人感動

凡事必須要有反思,才會有進步。白人的反思促成自由派投入「非裔族群的民權運動」,完成了「民權法案」的制定,奠定了族群平等的基石。很慶幸的,最近有兩起非裔的反思行為,令人感動、也令人欣慰。

日前,布萊克的母親出來喊話:「我的兒子正在與死神搏鬥,我們真的只需要禱告,當我坐車穿過這一座城市,我注意到很多損毀,這不是我的兒子或是我的家人願意看到的事。假如Jacob知道目前所發生的事情,這些暴力和破壞事件,他會非常難過。當我為我的兒子祈禱,祈禱他在身體上、情感上、和精神上的傷痛都能癒合。我也一直的祈禱,甚至在事情發生以前,祈禱我們國家的傷痛也能癒合。⋯⋯所有的警察們,我為你與你們的家人祈禱。所有的公民,我的黑色皮膚和棕色皮膚的兄弟姐妹們,我相信你們跟我們所有的人一樣聰慧,每一個人,讓我們用我們的心、我們的愛、我們的智慧一起努力,向世界其他國家展示,人類該如何相處。當我們的行為高尚,美國就會是偉大的國家。」

另一起反思來自於美國非裔、年輕政治活動家歐斯文(Candace Owens),她發表視頻聲明,反對把在警員執法中死亡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英雄化」。她說:「我不願看到弗洛伊德在警員執法中死去,希望他的家人為他獲得公正判決。然而,我也絕不同意將多次吸毒入獄、持重械入室搶劫而服刑5年的弗洛伊德奉為烈士」。

5月25日 46歲的弗洛伊德在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 Minneapolis, Minnesota),被一名白人警察在執法中,用膝蓋壓住頸部而身亡。案發第二天,四名肇事警察被解僱,並被提起刑事訴訟。同時,美國各地爆發遊行示威,起初以和平方式為主,之後很多城市伴隨暴力搶劫與縱火破壞行為,致使很多州和城市執行宵禁。

非裔文化已經破裂

歐文斯更直言不諱地說:「今日的美國非裔文化已經破裂。」她提出以下數據,希望能喚醒更多非裔自省,對自己的問題有所了解,然後做出改變:

(1)去年,警察在執法中擊斃的白人有19名,非裔9名。

(2)占美國人口13%的非裔,在全美犯罪記錄中占了50%。

(3)警察死在「與非裔嫌犯發生衝突」的機率是其它情況的18.5倍。

希望歐文斯女士的呼喚能夠得到共鳴。為什麼非裔族群的犯罪偏高?歐文斯女士沒有提出進一步的分析。讓我們探討另外一個因素,就是「社會救濟金」。統計顯示非裔族群領「社會救濟金」的比例偏高。占美國人口13%的非裔,在領取「社會救濟金」的人數中佔39.8%。領「社會救濟金」對非裔族群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們做以下的分析。

美國政府有一項「保護兒童」的措施,家裡沒有父親的兒童都可以領取「社會救濟金」。這是詹森總統時推出的政策「偉大的社會Great society」開始實施。這項措施對美國家庭影響甚大,尤其是非裔族群。為了領取「社會救濟金」,沒有父親的家庭快速成長。如今只有44%的非裔家庭是「有父親的家庭」,非裔女性未婚生子的比例,由1964年的24.5%,驟增到1994年的70.7%,至今依然保持在70%左右。美國政府「消滅貧窮」政策,竟然成為損毁美國「正常家庭」的兇手,這是美國政府始料未及的事。

在沒有父親的家庭裡,婦女不工作勞動,完全靠社會救濟金生活。生下的子女缺乏家教,成天遊蕩街頭,為非作歹。有人年紀輕輕就開始犯罪,造成非裔族群犯罪率偏高,成為今日美國社會的難題。這種狀況反映了歐文斯女士的主張「非裔文化已經破裂」。

自由派沒有對症下藥

事實證明自由派沒有對症下藥,「重建非裔文化」、「重建非裔正常家庭」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案。把個案鬧成全國性大抗爭,引發全國性搶劫與縱火的「大暴亂」,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行為,令人不齒。推出的解決方案竟然是「拆除雕像」、「減少警察開支」,簡直是開玩笑。目前自由派的做為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增加族群的矛盾。自由派已經走火入魔,不再是我敬佩與支持的對象。09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