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我的父親李席舟

0
3183

有鑑於我的爸爸(李席舟)的癌症,我想分享一件事關於我的爸爸:

我今天下午在床上思考,想到我爸爸,我眼睛充滿了眼淚,我記得他對我來說,有多麼的偉大的。

他給我的創業基金,開始我們的第一家公司。他開車到Austin 陪我, 當時我就讀UT(University of Austin),因為大學一年級壓力太大,因此患有憂鬱症;他給我錢去哈佛商學院念書, 他從來沒有對我施壓要我長大要像他; 他使我能夠得到自由和發揮最大的潛力; 記得小時候他和我一起打網球,每次都打贏我;他使我在高中時到麥當勞打工,在暑假來賺取一些錢,以體驗賺錢的辛苦;教我如何對付艱苦的工作;他從來沒有告訴過我,說他賺了多少錢,直到我大學的時候。我可以一歩一腳印慢慢地前進。

我今年已43歲了,但我們的故事卻無止境的繼續下去。我父母給我的各種禮物當中最大的禮物,就是婚姻的禮物。 我的父母近50年來都恩愛相聚在一起,我知道並不是所有的朋友都經歷過這種情況,我知道我很幸運的有在這方面的傳承。

當我寫這篇文章,我的眼睛充滿了淚水,我知道我今日的為人處事,受到我爸爸很大的影響。 我疼惜我的妻子,因爲我的爸爸也是非常疼惜我的母親。雖然我16年來每一週至少和我太太到外面約會用餐一次,但是我們之間的愛情,如果和我爸媽50年來,形影不離、永浴愛河比較起來,那就微不足道了。

我記得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曾經暗中察看我的父親是否在我母親不在身邊的時候會在外沾花惹草,得到的答案是他從來沒有一次這樣做。 從來沒有。永遠不會 !   我還甚至到他的衣櫃看看我可以找到任何色情雜誌但什麼都沒有,得到的答案是百分之百的潔淨 !   我常因父親對於我母親以及我們家庭的忠貞引以為傲。

他給我們各樣的禮物,但是其中最大的莫過於上帝的救贖。

他對我母親以及我們家庭的忠貞,帶給我們非常優良的示範。我對於上帝無限的感恩,我的眼淚已經流滿了我的臉頰。

今天,我不只想要做個好丈夫或好父親,我更想要成為一個最優秀的丈夫和父親。 我爸也給我很好的榜樣 , 我想持守這個傳承一直到見主面。

我知道這是一種難得的禮物,一位父親給兒子做這示範,這就是爲什麼我要與大家分享這些, 讓我們追求「卓越」。 雖然我們會有不同的過去, 但是我們的神是能夠使人棄邪歸正的神,他可以治癒我們的疾病,和寬恕我們的罪過。 如果我們讓他在我們的身上動工, 我們的舊人都可以重新排列。

我愛你們 ! 爸爸我愛你。感謝您對我的優良示範 ! 祈求全能的上帝使你的疾病得到完全的醫治,祈求上帝的平安帶領我們越過這一段艱困的歲月!0823(李席舟為美南台福教會長老、行政院顧問、僑委會前僑務委員、民進黨前美南黨部主委)

~~~~~~~~~~~~~~~~~~~~~~~~~~~~~~~~
「患難中的愛 」作者:李席舟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我一生從未遇到患難,患難對我如同天上的浮雲一般,然而聖經裡面很清楚告訴我們:人在世上不免會遇到患難;一般的人遇到了患難,即求神問卦、或怨天尤人,可是一個住在基督裡的人卻能靠著基督而勝過患難,在患難中仍有喜樂。
我在講道、帶領團契、或成人主日學時,常講這樣的信息,但是我從來沒有親身的體會。
九一年初,當我們一家人高高興地從夏威夷度假回來,內人向我提議說,她想到醫院做身體檢查,因為人過了四十歲, 總是會有一些毛病,萬想不到,檢查的結果,竟然發現大腸癌,當醫生告訴我們這個消息時,有如晴天霹靂,我頓時傻住了,而且醫生說要立刻開刀,我馬上抓起電 話告訴牧師,牧師娘立刻電話通知所有教會兄弟姊妹,為此事迫切禱告,王牧師十萬火急趕來醫院,牧師、牧師娘、明耕兄和我,集合在手術室外禱告,還沒輪到我 禱告時,我的淚水已沾滿了衣襟,於是我開口禱告,平時禱告時唸唸有詞,還引經據典,這次不知要如何求告,我只好祈禱:「主啊!我把一切都交在祢手中,求祢 把這苦難拿開,然而是照祢的意思,不是照我的意思,奉主耶穌的名祈禱,阿們!」內人告訴我,她身上有一股暖流,使她覺得非常平安,而且又不時地安慰我們, 要感謝主,讓我們能及早發現,於是她說:「我只是進去手術室內暫時睡一覺,幾個小時就可以出來了。」
手術開始進行了,這時月娥姊、智惠姊以及一些沒上班的姊妹都趕來醫院祈禱,而且教會姊妹馬上組成一個team準 備內人手術完後要輪流看顧。這時主的話語不斷的在安慰我:「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麼?是困苦麼?是逼迫麼?是飢餓麼?是赤身露體麼?是 危險麼?是刀劍麼?……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 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裡的。」(羅馬書八:35-39)
經過了四個半小時的手術,醫生終於出來了,告訴我手術非常順利,癌細胞能看見的部份已完全清除,過不久內人也從加護病房移出普通病房,當晚她睜開眼 睛,看到整個房間已堆滿鮮花以及一疊慰問卡,「明天早上起鮮花要天天換水,不要忘記!」內人開口。是的,朵朵鮮花都代表著每一位弟兄姊妹的愛,但是花會凋 謝,愛卻長存。
我的母親及岳母在台灣聽到這個消息,翌日馬上雙雙搭機前來美國,幫我照顧兩位小孩;摰友蘇宏彥兄聽到這個消息, 馬上自願來公司幫忙我,頂替內人原來的業務;摰友李雅彥醫師和剛信主且熱心傳道的劉如峯醫師,以及不久前曾因胃癌開刀的葉國勢兄及心理學家的國勢嫂(麗貞 姊),還有一些同鄉癌症專家學者如廖明徵、李石上博士……等人成為我們最好的顧問,讓我們享受到患難中的愛竟然是甘甜如飴。
現在內人接受眾人的建議,為了使癌細胞不再複發,轉到全世界有名的癌症醫療中心M. D. Anderson醫院,做為期一年的化學治療,雖然化學治療使得原本體力壯健的內人顯得虛弱,但是我們靠著禱告,在此感恩佳節,不住的感謝,仍然我們在愛 裡沒有懼怕。因為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 就以軟弱、凌辱、急難、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其麼時候就剛強了。」(哥林多後書十二:9-10).
PS 本文發表於1991年春天,27年來內人定期複檢,己得完全醫治。
今天或明天我也即將進入MD Anderson 接受癌症的治療,相信全能的主既然能帶領內人走過死蔭的幽谷,我也深信醫治的主會帶領我們一起走過這個艱難的歲月!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