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MA 2018年巴拉圭義診記 (林榮松)

0
3002
七台牙科治療機器,聲勢浩大。

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NATMA)15年來15次的國際義診中已經多次前往中美洲的邦交國義診,幾年前曾經計劃遠征南美洲巴拉圭,正好碰到當地 Zika Virus 的流行,因此打消念頭。因為巴拉圭是中華民國在南美洲僅存的唯一邦交國,最近與台灣互動不錯,蔡英文2018年前往參加巴拉圭新總統 Mario Abdo Benite 的就職典禮,而他也在2018年的雙十節回訪台灣。資深外交官周麟在2018年中上任駐巴拉圭大使,確定了時間後才再積極展開籌備的工作,團長程冠頴中醫師及領隊沈裕明牙醫師更事先搭了二十小時的飛機前往安排細節,令人欽佩他們的用心。

巴拉圭第一夫人與團員合影。

再嚴密的準備也會有突發事件

NATMA義診團行之多年,每次還仍會有意想不到的狀況發生。巴拉圭希望我們能多一點牙科的服務,所以沈醫師準備了七台的可攜帶型牙科治療機器,光他的部分就裝了33個大箱子,再加上八箱的藥品,兩箱的老人眼鏡,兩箱的牙刷牙線,簡易外科手術包,以及其他週邊用品,一共有50個大紙箱,事先都美觀包裝而且不超過50磅,看起來聲勢浩大且很有型。來到機場,COPA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第一句話就是說:「從上個月開始,我們就不再接受紙箱的行李」。我們都傻了眼,只好找他們的督導,拿出兩位眾議員Judy Chu及Ed Royce的信函,並愛心勸說,好話說盡,終於下不為例放行,超大行李的牙科治療椅也沒有補收費用。

義診團的50件行李。

2018年12月14日出發的南加州主團隊一行26人由洛杉磯出發,先飛8小時到巴拿馬轉機,與來自芝加哥的林勝光夫婦會合,再飛七個小時才到達巴拉圭首都Asuncion,加上5個小時的時差,共要花上接近一天的時間。

兩天在Asuncion的義診

因為有邦交的關係,50箱的器材及藥品沒有經過檢查就全部通關了。到達當天最費時的工作就是包藥,團員,義工,大使館職員都下場幫助。各科小組開會,然後各科負責人前往現場勘察場地。義診的地點選在郊區的 Hospital General de       Luque,醫院的環境還不錯,看診室都有冷氣。據當地聯絡的同鄉解釋,為了國家的面子,巴拉圭政府也不想讓我們看到很落伍的地方。牙科治療台的用電量很大,以前還要特別外出購置發電機防備跳電,這次醫院還特別為了牙科接了一條220V的專用電綫,果然發揮了很大的功效。

但在與醫院負責人討論中,發現他們非常地保守,對我們這一次的義診不敢大力宣傳,因為不久之前,美國有一團前來義診,由於病人太多,場面幾乎到達失控的程度。所以他們採取事先登記的制度,與我們以前來者不拒的作法大不相同。果然,第一天的義診,我們看不到熟悉的人潮,還有點不太習慣。倒是牙科方面,他們知道有八位牙醫師會來,排了不少病人,到了下午,風聲傳出去,來的病人更多了,在四點收工時還有50位牙科病人未看,只好請院長出面平息,贈送牙刷牙膏,請他們隔天再來。

由經驗中學到教訓,知道在登記病人的前台就要有我們這邊的人來把關,而且在病歷單上要寫號碼以便掌控人數,否則他們透過關係拿到尚未填寫的病歷單,就可以無數次的來看病。第二天醫院增加內科看診的登記,牙科的人數也控制得很適當。

坐包機前往東方市Ciudad del Este義診兩天

東方市是巴國的第二大城,也是台僑人數最多的城市。全盛時期,台僑有兩萬人之多,如今約有兩千多人。離首都開車要六、七個小時,為了節省時間以及體力,團員自付費包了一架50人的飛機前往,藥品、器材則用小貨車連夜載運過去。包機義診倒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體驗。

等待掛號的當地居民。

義診的地方是PresidenteFranco地區的醫院,由政府衛生部門及Itaipu發電廠共同出資興建,院方特別撥出比較新的場地供我們使用。由首都義診得到的經驗,在到達的前幾天就開始宣傳,也開了記者會。果然第一天我們就看到很早就來排隊的人潮。

南美洲與中美洲一樣,因為宗教的緣故,懷孕早又生得多,所以小兒科的病人特別多。第二天,登記處又發生狀況,小兒科多登記了50人,還好,NATMA義診團經驗豐富,處理突發事件的能力也很強,內科主任Sabrina趕快做病人篩選,分配一些年紀比較大的小孩到家醫科看診,才讓最後一天的義診準時完工。

這次義診,44位團員中有28位醫療專業人員,以牙科的陣容最龐大,共有八位牙醫師參加,包括牙周病,牙齒矯正以及根管治療的專科醫師。四天的義診共處理了1208個病例,洗牙、拔牙、補牙等面面俱到,複雜又費時的根管治療也做了47個病例,另外牙科衞教分發760套的牙刷及牙膏。領隊沈裕明準備了七台美國陸軍水準的可攜帶型牙科治療設備,設備之完善令當地的牙科醫師相當驚訝。

內科方面以針灸師最多,共有六位。其他科系的內科、一般科、婦產科、小兒科及視光科都俱全。四天來共看了2500個人次。

邱俊杰總會長救了一位惡性高血壓的病人。

義診的真諦

沒有參加過義診的人可能會懷疑義診的功能,一年一、兩次的義診,能發揮多少功效?沒有錯,常見的一些慢性疾病如高血壓、糖尿病、關節炎等,都需要長期的治療與追綜,這些本來就是在地國的責任。但就是因為這些比較貧困的國家無法照顧到弱勢的人民,才需要義診的幫忙。這些國家往往是貧富差距很大,比較偏遠的人可能一輩子都沒看過醫生。過去,我們需要暫借學校來做義診的場地,學生也趁此得到看診及衛教的機會。

這次邱俊杰醫師看了一位病人,後頸部一直不太舒服,沒錢看醫生,量血壓,竟然是驚人的數字:242/164,趕快給他服藥並叫他隔天再來追蹤。這種病人即刻的危險是腦中風,否則以後也會導致心臟衰竭及腎臟衰竭等,這次義診等於救了他一命。

其他牙科、外科及視光科都有立即的效果。NATMA 的義診陣容龐大,很像美國的 Health Fair,當地政府往往把握這個機會做公共衛生的工作,例如疫苗注射等等。義診是團隊成員相互支援的工作,除專業人士外,志工們的配合缺其不可。

很多台美人第二代都進入醫療工作的領域,義診可以啓發他們關懷人類的愛心,此次陳行得家族就有五人參加。我們很高興地看到有更多的第二代參與義診的行列。

熱情的同鄉及稱職的外交人員

在異地他鄉舉辦義診並非容易的事情,這次雖然團長及領隊事前辛苦地跑了一趟,但是行程的安排,如何讓當地居民得到消息,場地的未知數,眾多翻譯人才的招募以及突發事件等等,都是一大挑戰。過去都是依靠當地台灣駐外大使館以及當地華僑或台僑的大力幫忙。NATMA過去16次的義診讓我們經驗過不同的狀況,感受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此次巴拉圭之行是歷年來感受到很溫暖的一次。

首都的僑胞較少,所以駐巴拉圭大使館除了動員大使館的人員及家屬來支援外,還聯絡當地華人醫師以及三個醫學院(國立亞松森大學醫學院,美洲統合大學醫學院,北方大學醫學院)醫科及牙醫學系的學生來幫忙,也招募到當地讀雙語學校的高中生來幫忙翻譯。周麟大使的夫人親自恊調義工的事宜。

多年來,就聽到巴拉圭台僑在當地很夠力,而且很熱情,成立了號稱「南美洲第一館」的「巴拉圭台灣會館」。此次親身體驗,果然名不虛傳,東方市的作業由台僑統籌,義診團的車輛都有國家級警車開道,會館理事長王德裕及FAPA會長彭成輝動員鄉親全力支援,並一路相陪。幾天下來,培養出深厚的感情,離別時淚灑機場的情景令人動容。巴拉圭的僑務榮譽人員紛紛出面請團員吃飯,把團員當作好友來接待,讓大家非常地感動。

為母國臺灣的國民外交略盡棉力

中華民國的外交處境艱難,由於NATMA義診團的陣容寵大,常常引起在地國的重視,過去曾經受到中美洲國家的總統、副總統、第一夫人、國會議員、外交部長及衛生部長等官員的接見。此次外交當局也安排巴國第一夫人Silvana Lopez Moreira 在飛行員博物館頒發感謝狀,巴國衛生部長JulioMazzolenni也在場作陪。在東方市時,上巴拉納省(AltoParana)的省長RobertoGonzalezVaesken在省長官邸請團員吃當地最有名的烤肉,現場也有兩位眾議員以及一位省議員作陪。東方市年輕瀟灑的市長多次來義診的醫院關切,並帶來有當地特色的舞蹈團來惜別晚會表演。很難得的是首都各大報共有21則我們義診的報導,東方市有三則報導。

我們不敢說此行對台灣的外交有多大的幫忙,但有如周大使所說的,因為我們的義診,大使館才有機會接觸到一般的民眾,甚至與當地醫學領域的人有所接觸,這是平常沒有的機會。當世界已經逐漸成為地球村的時候,增加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及互相照顧總是一件美好的事。

一趟路看了三個國家及世界奇觀

辛苦工作後的休閒活動最甜美,NATMA義診後都會有一兩天的文化之旅。東方市位於三個國家的交界,讓我們有機會在一天內就可造訪巴拉圭,巴西及阿根廷三個國家的邊境城市。巴拉圭是南美洲唯一的內陸國,沒有靠海,卻有海軍。國民的年所得約美金$5000,是鄰國巴西的一半,阿根廷的三分之一,經過邊界就可以明顯地看到不同的市景,然而,相較之下,巴拉圭近年來經濟上有不錯的表現。

Iquazu falls

三國交界有一個世界聞名的景點「Iguazu瀑布」,親自目睹才能體會其震撼力,由275個瀑布群組成,延綿4000公尺,比我們熟悉的美加邊界的NiagaraFalls大四倍,所以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每年有2 00萬的遊客。

中華民國在東方市設有總領事館,經由總領事陳昆甫的安排,團員有機會了解Iguazu國家公園保留區美洲豹的生態,也前往參觀2016年以前全世界最大的Itaipu水利發電廠(後來被中國長江三峽發電廠超過),這個水壩的發電量是我們熟悉的Hoover水壩的25到30倍,年產103 Tw-hr,由巴拉圭及巴西共同擁有。當地同鄉說:這水壩等於是巴拉圭的金雞母,把一部分的電力賣給巴西就可以提供很多的社會福利計劃,例如生態保護,興建低收入住宅及提供學生奬學金等等,我們在東方市義診的那一間醫院的興建經費有一部分就是從這邊提供。發電廠的主任幾乎等於是國家的部長級,大家搶著要當。

美國號稱世界第一強國,但這個世界何其大,天外有天,讓我們開了眼界,現在回想起來,此行真的收穫良多。(大洛杉磯台灣會館前董事長)011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