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ARTICLES

悲慘世界!維吾爾女性逃離中國魔掌告白全文

《自由亞洲電台》(RFA)11月6日專訪內容指出:2015年5月13日,來自新疆庫爾勒市(即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中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下轄)且末縣的維吾爾20多歲女子米娜(維吾爾語化名為Tursun),從埃及帶著2個月大3胞胎,回新疆娘家。卻無端遭受中共3年酷刑折磨迫害,導致右耳失聰。三個幼兒的頸部全被開導管餵食,導致其中1個孩子因不明細菌感染夭折。 她的埃及丈夫因妻子失聯,來到中國尋找,卻音訊全無。今年4月8日在埃及政府協助下,米娜雖遭遇中共多次阻攔,但最終帶著兩個孩子逃離中國。來到美國之後,她講述自己獄中3年經歷。米娜說她除了遭到暴力毆打外,還遭遇侮辱,例如在員警辦公室脫光衣服、被男人檢查。3年間,米娜在獄中目睹9人受虐至死。在再教育營裡,穆斯林的生命安全沒有保障。另一椿讓人感到可怕的遭遇是,米娜提到她曾4個多月沒喝過水,只有吃藥的時候才能喝水。被關押的人爭著吃藥,因為吃藥時才有水喝。以下為她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的全文,本報則針對部份內容,進行潤飾整理: 我叫米娜。新疆庫爾勒市且末縣,那是我的老家。 2009年3月份,我開始申請護照,差不多9個月才拿到。我花了4萬多塊錢人民幣,給那些員警呀、出入境管理大隊啊!很不容易的。我變成了一個很特殊的人,因為我能拿到護照(出國留學)。 2013年我結了婚。這時候我每年都回中國再回埃及,都是正常的。2015年3月15號我在埃及開羅生了三胞胎。5月13號帶了三個孩子回中國,在北京機場被抓到了。 維吾爾人為什麼不能回中國? 在北京機場時海關拿了我的護照,要問我問題,我說好。他們把我帶到一個房間裡,我看到很多人,都是維吾爾族,有帶圍巾的也有不帶的,都是從各個地方回來的維吾爾族。 他們把我的孩子們帶走了。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裡,房間都是黑色的,有一個話筒。他們說只要我回答問題,他們就把孩子還給我。我說可以。他們就問我從哪裡回來,在那邊幹什麼,回來幹什麼。我說我是中國人,為什麼不可以回來?後來他們問我爸爸媽媽親戚的聯繫方式,在埃及認識的幾個中國人的聯繫電話,我寫完了之後,他們就說把我送到烏魯木齊機場,有兩個人一起會幫我帶孩子。那時候我就感覺不對勁兒,為什麼他們帶我的孩子?一個女的一個男的。到了烏魯木齊機場,出去的時候還沒拿到行李,他們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說是安全局的。問我同樣的問題,包裡帶了什麼。後來我回答完,我按了手印,證明是我說的。但後來他們還是不給我的孩子。我說可是已經三個小時了,孩子要吃東西啊。那時候我還在餵奶,他們說不要擔心。我還是不知道孩子在哪兒? 兩個男的回來說:不要說話!他們把我的嘴貼上膠帶,頭戴黑頭套,把我的手綁在後面。我不知道從哪裡出去的。他們說外面有車,推我說快點走,推我的時候我的鼻子撞到車,鼻子就斷了。我說不出來,只說嗯嗯嗯!因為我的嘴巴是粘著的。我知道在流血。 頭套蒙著看不到,只能看到小小的腳。當時都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抓我?一切太突然,因為我什麼犯法的事情都沒有做。 首度刑求3天3夜逼供 後來聽說是烏魯木齊黑甲山派出所。帶我到了一個房間,三天三夜就詢問,在國外幹什麼,為哪個單位工作,我的責任是什麼?我聽到這些問題,就說什麼工作?什麼責任?我是正常出去的,我去留學,後來不上學了,因為認識了我老公,有了孩子,我就回來讓父母幫我照顧。我說我是正常人,什麼都沒做。他們說我們會再調查,就把我的身份證、手機就都收走了,我什麼人都不認識,什麼都看不到。後來把我放到監獄。我在監獄待了差不多兩個多月,從2015年5月13日到7月25日。那是第一次遭監禁經歷。 頭七天我被關在單獨房間。房間是黑色的,中間只有一個小燈泡,沒有窗戶,白天還是黑夜我都不知道。牆都是鐵的,只要我發出嗯聲!我自己可以聽到(回音)。有時候他們給我送飯過來,那個小門就拉上去,他們把一個盤子推進來。吃的什麼東西我不知道,好像有鹽啊,有米飯,但是我不知道,因為看不到。那個小燈泡我只能看我的手啊腳啊。後來我知道他們有監控,他們都在監視著我。 七天以後他們把我調到另外一個房間,和其他的人,都是女人,都是維吾爾族女性。7月25號的時候他們說有特赦,就先把我放出去,我父母給我擔保,我就出去了。 父母直接帶我到烏魯木齊的兒童醫院,說是孩子生病了。當時兩個孩子在家裡,一個孩子在ICU加護病房,家人不能進去,只能在玻璃外面看。我說我孩子有沒有呼吸?我能不能進去?他們說不行。第二天早上候,我爸爸說我們要去醫院。醫生出來,說不好意思,孩子昨天晚上10點鐘的時候呼吸已經停了。我都不敢相信。因為那個時候孩子從埃及回來的時候好好的,我正常餵奶,都是好好的。後來我看到孩子脖子那邊做了手術,為什麼?爸爸媽媽不知道。醫生說當時做手術的時候都是家人簽字的。我說簽字的資料我能不能看看?他們說不可以。他們簽了什麼他們不知道,因為他們不認識漢字。後來孩子死了,我就拿到手裡;當父母的人就知道失去孩子的情況。當下我(形同)失去自己了。 因為剛到中國,我什麼犯法都沒有做,後來蹲了監獄之後我又失去孩子,我怎麼活?可我必須要活,因為還有兩個孩子。那兩個孩子的脖子也是割開的,我問醫生為什麼,醫生說因為要餵奶。他們吃奶吃不下,他們就從頸部插管子餵奶了。可之前我喂他們都是正常的,總之,我不知道為什麼? 那段期間,他們把我的身份證、護照、手機都沒收了,說我是被監控人員。所以他們可以隨時把我叫回去,我說了什麼,跟誰聯繫,都是被監控的。那時兩個孩子一直去醫院,約10天在家,另20天住進醫院。烏魯木齊的醫院都知道我的孩子的情況。第一個孩子去世了之後,另兩個孩子的情況一直很不好。他們說兒子的肺發育不良,腦子裡有水,要做手術把水排掉。女兒的眼睛看不到,以後可能會變成傻子,還說了很多種病。我都失去我自己了,一直忙著孩子,卻每兩天還要見民警、國保大隊、社區員警,過幾個小時就給我們拍照,不停問來問去。 (老虎凳刑求//圖片取自/取自大紀元時報) 2017年二度刑求:腦袋資料吐出來才能死! 2017年4月10日他們重新說我有問題,要去一趟且末縣的國保大隊。我的孩子沒人照顧,我說沒時間。第二天他們打電話說必須要過去,不過去我們就抓你過來。到了4月16日,我走了一趟且末縣國保大隊。他們又是三天三夜,問同樣的問題,為什麼去埃及?為什麼來這裡?是不是恐怖分子?給哪個組織工作?責任是什麼?第一天他們正常問我,第二天他們說這種情況是不可以的,我們必須要讓你開口,就把我送上老虎凳子(即刑求夾器)。(譯註:全身遭綁縛躺伏之後,在小腿底部加上一,二塊磚頭增強施力,屆時關節疼痛感還可以忍受,加到第三塊的時候,疼痛感就變非常劇烈,這個時候,施刑者就會對進行拷問,不再往上面加磚頭。如果犯人還不願就範,就會對犯人進行鞭打,並且再加第四塊磚頭,第四塊磚頭基本就是人的極限了,有人會疼的直接暈過去,但是會被冷水潑醒了繼續拷問。) 坐上老虎凳之後,先用把手把我鎖在上面。他們坐在很遠的地方,問的問題我說我不知道,他們就打,抓頭髮。我被綁在凳子上,身上纏滿了繩子,後面有一個勾子一樣的東西,上面勾住我的頭,下面抵在脖子根。他們一按按鈕,我渾身每個關節都痛的不得了。那個痛我沒法說,可能生孩子也沒那麼痛的。 老虎凳之前的問話,我說我不知道,他們就打我,有時從鼻子,有時從耳朵出血。後來就暈,房子一直轉,我站不住,他們就把我放在老虎凳上綁住。我說我聽不到,聽不到,他們說我會讓你聽到。後來去醫院檢查,發現右耳是聽不到了。 詢問完第三天,他們把我套上黑頭套,用鎖鏈子扣起來,帶我到縣醫院體檢。全身拍圖。後來把我帶我醫院的地下,我不知道醫院還有這樣的地方,我以為他們會把我切開,把我心臟拿走。裡面有很多的檢查,我覺得不對勁。他們把我的衣服脫光,往身上用小小的紙抹油一樣的東西,我不知道是什麼。我沒有衣服。他們打開一個像玻璃缸一樣的東西,後面兩個燈,紅色的綠色的,進去後就轉,不知道他們拍了什麼。出去後穿上衣服,同樣帶上頭套,進到特警車內。 那個時候共有三個女的,兩個男警員。他們說:「這是最後一次,讓她看一下外面。」他們就把我的頭上的袋子去掉。我坐的車外面有個窗戶,小小的。當時感覺自己就在城市裡面移動,看到有開摩托車、在外面走的,我看到外面,感覺是他們要把我帶走殺掉,感覺就要死了!我腦子就什麼都想不到,就想孩子怎麼辦?他們還小啊,我什麼都沒有做就這麼死了嗎?我不知道,我不敢相信。我恨,我恨人生、恨所有的人。為什麼我不能問?一問,就挨打。 後來我問一個女的員警,我做了什麼?我會死嗎?她笑說,你為什麼說話?誰讓你說話?我說你不是讓我看一下外面嗎?死之前我不能說話嗎?我都要死了,我還不能知道為什麼嗎?死之前我要知道我做了什麼。她說不知道,但你現在還不能死,你想死這麼快,這麼舒服?不會這麼快的。你腦子裡的東西我們拿出來之後再死,你老實的話我們就讓你死的舒服些,不那麼痛苦。 極盡羞辱:在拘留所男員警面前脫光衣服 後來國保大隊又把我帶到且末縣拘留所,檢查身高體重,我57公斤。然後到另一個房間,是拘留所員警的辦公室,兩個男的一個女的。就讓我在他們面前換衣服。生命中最侮辱的事情就是,讓我脫光衣服,被男人勉強檢查。因為我沒有遇到過;項多我兩三歲時候脫光衣服,我父母是看過的。畢竟我是穆斯林信仰者,連我的頭髮都不讓男人看到。員警脫光我所有衣服,檢查我的身體,讓我換一下,穿監獄的衣服,給我一個黃色的馬甲(背心)。我說為什麼穿黃色馬甲?後來知道黃色馬甲是最嚴重的政治犯。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成了最嚴重的政治犯。因為我出國嗎?因為我去過埃及嗎? 早年我們維吾爾人也升國旗啊,覺得我們是中國人,我們中國好大!上學的時候維吾爾人排這裡,漢人排這裡,為什麼?考試的時候漢族的加二十分,維吾爾的不加分,為什麼?因為我們是維吾爾族嗎?我們不是同一個國家嗎?同一個國家同一個法律,為什麼我們不一樣?我剛剛去內地的時候,我們宿舍裡有兩個新疆的。一個漢族女孩子錢丟了,說可能是新疆同學偷的。我們都是很好同學,一起睡覺,一起上課,一起看電影,東西丟了,可能是米娜偷的,要不就是瑪利亞偷的。我說為什麼?她們說新疆的都是小偷。我說為什麼?你們不是說新疆是中國嗎?你們的四川、成都不是中國嗎?我們不都是同一個國家的人嗎?她們說是一個國家的,卻非同一民族;維吾爾族最髒。 後來新疆出事(編註:2009年廣東民族衝突事件之後),殺了好多新疆人期間,也是廣州員警前來新疆調查,所有新疆的學生都被要求站出來。你是新疆人,出來,蹲下來。檢查我們的手機、電話本、日記本,檢查我們的包。為什麼?因為我們是新疆人?如果新疆不是中國的話,他們不可能這樣對待我們;如果新疆屬於中國的話,他們(更)不應該這樣對待。後來我們就知道,是維吾爾族跟漢族矛盾。雖然我們是一個國家,但是他們不可能一樣對待。後來我就想,新疆本來就是不同語言,不同的民族習慣,我們本來就不是中國人。那我們是什麼?就開始我的這些想法。 中國員警說道:你是中國女孩,血是中國人的血。我上學的時候,也帶紅領巾,升國旗時候唱國歌,我們拿的護照也是一樣的。但是為什麼出國回來,(中國)就拿我們當恐怖分子?為什麼我不能跟你們一樣?他們說就是不一樣,你們都是恐怖分子?我說我們恐怖在哪裡了?是爆炸廣州北京嗎?沒有。我們老老實實地呆在新疆。你們來新疆為什麼拿我們當恐怖分子?他們說哦,露出來了,你就是第一個恐怖分子。我說我不要變成恐怖分子,是你們給我會加上去的。 監獄讓她得了癲癇 我進去的時候差不多四十多個人一個房間。我的監獄號是210,我的號碼是54。後來知道「54」的意思是我死了(吾死)。四十多個人的房間,後來有幾個人進來,幾個人出去;有人死了,就帶出去,又有人進來,就這樣。最後我走出監牢時候,還有68個人。 每天早上5點鐘起床後小便,沒有洗手間,旁邊有個小小的洞,可以當廁所用。四處都有監控,可以聽到我們內部各種聲音,上廁所也都可以被外面看到。接下來,就要疊被子。我生命中最難的就是疊那個被套。監獄裡有共七個被套,每個必須疊得一模一樣,像盒子一樣。如果有一點不一樣,整個牢房裡的女犯就一整天沒飯吃。接下來,要被查房,每個人都把手放在後面,蹲下來,要像軍人一樣的報數,必須一模一樣,要聲音很大、很快。那裡面有農民,有小學生,有老人家,也有博士生在英國上學的。什麼樣的人都有。有的說漢語,有的不會,有些人從未受過軍人一般訓練,我們必須互相教。 以前我很尊重中國政府,現在我看不起他們。我四個多月沒喝過水,只能在吃藥的時候才能喝水。我們爭著吃藥,因為有水喝。我們沒有刷過牙,沒有洗過臉,沒有洗過澡,頭髮都剃光了。2017年他們剃光我們的頭,男人、女人都要剃光,只有看到身形才知道是男是女。 2017年4月16號開始,為期四個多月,我一直病的很嚴重。他們每天從監獄送我到國保大隊詢問,有折磨有毆打。那種折磨多半是精神上的。他們說:「你父親去世了,母親可能也快死了。兒子頭動了手術,也死了。女兒沒人養,被送進孤兒院。還有你哥哥家人全都在監獄,都判無期了。你生命沒希望了,想要說什麼就儘快說出來,死的時候我們會讓你舒服一點。」凡此種種折磨,讓人氣的都亂了方寸。後來我一生氣,就得了癲癇。這在以前是沒有的,就在年我一生氣,手、腿發僵,嘴出泡沫。後來我睜開眼睛,發現在烏魯木齊醫院神經科。我不知道在哪兒多久,我父母後來說在那兒待了一個多星期。 埃及丈夫恐已人間蒸發? 2017年8月底、9月初期間,我爸爸希望我回到廣州。因為畢竟熟悉。不能待在新疆,出門出不了。新疆的檢查站每隔100公尺一個,社區出不了門,社區門要身份證才能開的。身份證裡有晶片,一旦開門就噠噠噠響起來,保安就來問你是從哪個監獄出來的(編註:身份證晶片有前科警示功能)。 我聯繫不上我丈夫。 2015年我一個人帶孩子來了之後,我一直在想,我已經失去他了。我恨他,不知道他為什麼沒有來找我,為什麼沒有問候自己的孩子?中國政府這樣折磨我,我失去了一個孩子,我老公都沒有問過我。我就死了算了!想了很多。但是我2018年5月份回埃及找他找不到。他埃及工作的朋友說,2016年9月間他去中國找你。之前,因為他找不到妳,妳的電話也都一直關機,所以他就去中國。到了中國之後他們就把他抓走。從中國的訊息顯示,我老公被判16年。 與先生的最後一面,是在2015年5月間,他把我送到開羅機場 ,親他三個孩子,說趕快回來,不要待很久,我會想你們。我說我會的,只有孩子過了二、三個月孩子不需餵奶的時候我就回來,或者你過來帶我們走。那時候是3年前,現在連孩子也不知道他們爸爸長什麼樣子。 老公的父母都在監獄,我先生也不知道他三個孩子哪個活著,哪個死了!我不敢相信他是否還活著。身為一名女性,中共警方都這樣折磨我,究竟會把我老公怎麼處置?我實在無法想像。 三度關押遭指控賣國 2018年1月間,中共國保又把我叫回去,關起來,說要把我判無期徒刑。有好多文件要我簽名字,都不是我說的話,說什麼我是恐怖分子,出賣國家什麼的,都是我沒說過的。我說我沒說過,不簽。他們說沒關係,你不簽我們會讓你簽的。 我待在某個監獄20多天。他們過來說要把孩子送到孤兒院,他們叫「天使中心」。那些小天使沒有父母,都在監獄,收容孩子數量達3,000多人。他們問我的孩子中文名字是什麼?我已經失去希望了,就開始說,這兩個孩子不是中國人,愛琳娜是愛琳娜,莫艾斯是莫艾斯,沒有中文名字。還有他父親是埃及人,他們就問說為什麼孩子們有中國護照和身份證?其實是他們編造的,為了說孩子出生在烏魯木齊。我說他們都有護照,他們來的時候在埃及的中國大使館申請了簽證,他們在這兒都是有護照有簽證的,他們不是中國人。你們不能把他們送到孤兒院,如果你們這樣做的話,兩個國家會有問題。埃及大使館是很有力量的。你送他們走,埃及大使館會尋找這兩個孩子。後來我知道他們檢查我的房子,找到了護照,聯繫了大使館要他們把孩子帶走。大使館說3歲孩子怎麼沒有父母?他們要看母親,就過來,跟我見面。 他們早上7點鐘把我帶出來,讓我寫了好多東西,說不能說這說那個,我說這是讓我拍電影嗎?他們說不許說話。他們帶給我媽媽的一雙鞋子,並說我的不知道哪裡去了。他們讓我化妝,換衣服。我以為死了要化妝,不知道要我到哪裡去?後來到了一個屋子裡,我看到了一個阿拉伯人,是埃及使館的。 他問我你是埃及人嗎?我說我有證件,但還沒有拿到護照和身份證。孩子是埃及的。他問我你為什麼不說?我說我不能說,因為我回來是中國護照回來的,他們也許會把孩子帶走。你們也救我出去吧!不然他們會讓我死的。後來埃及駐中使館人員走了,我洗了臉,換了衣服,中共官員把我放回監獄。 20天過後,埃及駐中使館人員給了我埃及的證件,說這是大使館的證明,你和孩子都是我們的人。結果中國這邊說不行,說我還擁有中國戶口。孩子可以帶走,母親不可以。雙方爭論了七、八個小時,後來同意了。我就出去了。我沒有護照,沒有身份證,什麼也沒有,他們以為我哪兒也去不了。庫爾勒市且末縣很遠,坐飛機沒飛機,做火車、大巴都要身份證,哪裡都走不了。但大使館的人很有辦法,他們的證明讓我上了飛機,讓我來到北京。 「中國人」稱謂成了生命夢魘 在北京我又多待28天。2018年4月8日,孩子和我到了上飛機的檢查站,他們說你沒有可以出去的證件。 我說我是中國人,有身份證護照,可是都被他們拿走了。他們其實可以查到我的護照、入境時間。最終,錯過了這一班飛機。 第二次,用埃及使館給我的護照,還是不可以,說沒有進入中國的記錄與簽證。他們查是查得到了的;我的中國護照號碼,是在2015年5月13號入境的。我說我本來是中國人,但是中國不要我;現在我作為外國人出去,還是不行,不讓我出去。我說怎麼拿簽證?他們就是不讓我出去。每次來都要我等一下,然後打電話,說不可以。他們的話是反覆的。我在中國怎麼可能拿到外國簽證?並一再刁難我。 最後第三次,我去了北京的外交部、公安廳,他們要我回庫爾勒公安局。我說庫爾勒大,還是北京大?你們是中央,你們能做到!我知道他們就不讓我出去,必要把我留下來。後來埃及大使館的人說,我們埃及國家主席要跟你們的習主席溝通,他們才說不用了,可以可以,他們能辦到。在北京的出入境大廳,終於給了我簽證,一份可以停留24小時的中國簽證。終於這班飛機,我跟孩子可以上了。 臨到上飛機時候,中國官員特地到我後頭來跟我說:「你是中國人,你是中國的女兒,你的血是中國的血統,我們給你培養出來的。我們給你上大學,穿好吃好,不要忘記。你的父母都在中國的保護之下。你回來我們還是歡迎你的。你的父母家人都在等著你。」然而,我心理出現這樣的話語:「這不是我想要的中國了。」  天堂復活?看到美國國旗泣不成聲 我只聽過美國,卻沒來過。下飛機的時候看見美國的國旗,我哭起來。我什麼都不知道回答。如果我在中國,問我你從哪裡來的,我必須要回答,不回答就把我扣起來。在美國人家問我你從哪裡來,我只說I don’t know。為什麼來美國?「不知道」;你的護照呢?「不知道」;其實就在我手裡。 那個員警拿到我的護照,讓我過去。我看著美國的國旗,就一直哭。那個員警說:「你不要害怕。你是安全的,我們不會傷害你!」我說我不害怕,我哭不是害怕,我哭是因為我很高興,因為我不敢相信人在美國。那個員警不知道我經歷過什麼?他就問道,你需要幫助嗎?我說不需要。他說你可以走,或者你要在這裡坐著也可以。 我出去以後一直在哭。剎那間,過往一切經歷都已不記得,只想著過往的監獄歲月是否已經死了,不再了?我是不是在天堂復活了?我跟孩子是否都一起死了?如今好一些,不過有時還會出現這種幻覺。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就摸一摸,我是活著還是死了?因為中國發生的事情我不敢回首。現在我不認識的人、別的國家幫助我。我在美國無親無故,為什麼美國人幫助我?我在中國長大,結果中國卻殘忍對付我。如今,我是不是在天堂?很舒服,很多人幫我,這一定是天堂。 現在我的孩子睡覺時候,必須要抓住我的衣服,我一動他們就說媽媽不要走。現在也會這樣。白天情況慢慢好些了。我一哭,他們就說媽媽你痛嗎?有人打你了嗎?不要怕我在這裡。我說我不痛。不過,現在一有美國警車出現,他們就害怕我被帶走。(編註:此為創傷症候群典型症狀) 新疆:無辜者的苦難呼聲 孩子們和無辜維吾爾的民族冤枉,讓我有勇氣我活下來。我看到很多農民,什麼都不懂的農民;維吾爾小女孩,從來沒見過手機?很多人,無辜死了。在我的面前就死了9個人,有折磨死的,有些餓死的。因為沒有吃飽的飯,沒有出去看太陽。好多人生病沒有人治療,動不動帶出去挨打,然後扔進來。這些女人心裡堅強,但身體不行了。有人對生命還留存希望,但身體堅持不下去。 最後死的那位21歲女孩子我還歷歷在目。她說:「姐姐你還去過埃及,你還坐過飛機嗎?你在天上飛是什麼感覺?你會不會害怕?」她是從農村來的,她都沒看過飛機。她說:我在地上看那個飛機好小,你怎麼能坐進去?她犯了什麼法?她唯一罪名就是戴圍巾(即頭巾),她也死了。 我想我也會死,沒有機會活下來。一直到從北京上飛機時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己會活下來。我是個上大學的女孩,擁有自己的願望。我想跟老公正常的生活,跟同學,家人正常的活著,不過現在一切都沒有了。也許有可能一切要重新開始,也許我沒有時間了,我不知道。我只希望所有的人,整個世界都能聽聞。有很多無辜的人在新疆就那麼無辜死了。終其一生至死,她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孩子身在何方? 現在唯一讓我高興的事情就是每天看到太陽出來,人們走在我旁邊,有的時候在房子後面能聽到小鳥叫聲,我就稱頌感謝上帝了。如今的我,對世界沒有要求很多,我已經把所有這些經歷,向世界訴說我的祈求!民報1115

海曼資本創辦人警告:中國將全面破產

知名對沖基金經理人兼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辦人巴斯(Kyle Bass),曾在2008年金融海嘯時放空美國房市而大賺一筆,近年來,他以看空人民幣著稱。今日他在紐約舉行的「路透全球投資2019年展望高峰會」上警告,中國的金融體系已經槓桿過度,恐將面臨全面破產,屆時將被迫印出超過25兆美元的人民幣救市。《路透》報導,巴斯表示,由於中國政府不肯放寬對企業的管制,導致金融體系過度槓桿,從企業違約率、破產率、M1(狹義貨幣)、M2(廣應貨幣)供應量、40多年來最為緩慢的貨幣成長速度來看,他認為中國將出現全面破產,「很難躲開的」,巴斯警告:「中國(經濟)將會進行重置,我認為未來幾年就會發生」。巴斯在上月也曾透過推特發文,引用好友中國流亡富商郭文貴的團隊製作的中文圖表,警告中國透過瘋狂印鈔來愚弄全世界。 巴斯預估,中國經濟規模恐減損超過2.5兆美元,是美國2008年金融紓困計畫的3倍以上,並且可能不得不印出超過25兆美元的人民幣救市,以解決經濟成長趨緩、銀行信用下降的問題。巴斯透露,已經加碼放空離岸人民幣,並且做多美元。長期以來,他一直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重挫30%,巴斯表示,他的外匯押注,目前是損益兩平。 談到中美貿易戰,巴斯認為,川普的對中貿易政策立場,對未來十年來說是非常健康的,即使關稅措施短期而言是「可怕的」。他建議川普應該表示,「我們要與中國禮尚往來,他們讓我們進入他們的市場,我們也會讓他們進來我們的市場」。他說,「他的行動是恰當的,可是說出來的話並不得體」。自由時報1115

脫歐對英國影響廣泛 物價房價恐全面震盪

英國漫長的脫歐談判即將進入尾聲,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今天下午召開特別內閣會議,替草案尋求背書。但英國脫歐後,上至產業鏈、下至生活面的種種震盪才剛開始。首先是出入境的困擾。英國人原本持歐盟護照進出歐盟。脫歐後,英國將從現行的深酒紅色歐盟護照,回歸經典的深藍色英國護照。根據現行規劃,英國脫歐後到歐盟國家雖然還是免簽,但英國人未來入境歐盟國家,不得再走幾乎是快速通道的歐盟護照通道,須和其他第三國公民一樣乖乖排隊等待入境檢查。 此外,英國人待在歐盟國家的期限也不再不限天數,明年3月29日後,英國人到歐盟國家的天數,將限制在180天內,單次或多次停留累計天數不得超過90天,且必須出示回程機票、邀請函等相關證明。甚至脫歐後,英國人在歐盟國家開車也須申請國際駕照。 種種不方便,導致取得歐盟他國國籍的英國人激增,像是知名男星柯林佛斯(Colin Firth)就申請了義大利的雙重公民,以便和義大利籍的妻子和孩子持有相同護照。 除了出入境的麻煩之外,英國北愛爾蘭地區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共和國之間的國界,將成為英國與歐盟的陸地邊境。脫歐協議的一大爭議,就在於北愛與愛爾蘭之間要不要設立「硬邊界」,一旦設立邊界,將出現邊境檢查、海關等。 然而,英國與歐盟都同意不設硬邊界,而是設立保障措施,類似一道安全網。但部分英國議員不同意這種措施,認為這會導致英國分裂,他們希望保障措施有明確的時間限制。梅伊的硬邊界解套方案是否能通過內閣與國會的考驗,有待觀察。 接著,物價和房價將面臨波動。 其實物價上漲早已悄悄發生。英國的許多食物和商品仰賴歐洲進口,脫歐公投後英鎊走貶,弱勢英鎊導致進口貨物成本上升,帶動物價上漲。在即將來臨的耶誕節,家家戶戶必吃的火雞也因此漲價。 「衛報」報導,英國火雞聯合會會長凱利(Paul Kelly)表示,由於成本上升,火雞被迫漲價5%至7%。除此之外,吃火雞不可少的洋蔥、馬鈴薯和甘藍菜等配料,也都喊漲。 凱利指出,由於英鎊下挫,為了保障員工的實質所得工資,他必須付出更多薪水雇用東歐員工,甚至喊出保障英鎊兌波蘭幣匯率的條件來吸引員工,讓他荷包大失血。 凱利表示,「至少這樣能找到人來做事」,他最擔心的是一旦脫歐,歐洲工人會以為自己不受英國歡迎,而不願到英國工作。若歐洲工人在脫歐後到英國工作遭遇重重阻礙,他可能被迫把事業縮小7成。 脫歐前景不明,也導致投資人對英國房產卻步。英國央行總裁卡尼(Mark Carney)日前警告,若是英國無協議脫歐,抵押貸款利率將大幅上升,英國房價在3年內可能暴跌35%。 脫歐公投後,英國央行把利率調降至0.25%的新低紀錄,避免經濟衰退。然而,卡尼表示,如果脫歐後出現失序狀態,這項措施將不再有效,央行可能必須調高利率以抑制通貨膨脹,而調高利率將推升抵押貸款成本和失業率,增加借貸風險,導致貸方提高利率。 此外,脫歐的不確定性早已讓大企業避走歐洲。日本汽車大廠豐田(Toyota)和日產(Nissan)都計劃到其他歐盟國家取得認證,確保英國脫歐後仍可在歐盟地區販售汽車。 豐田在英國雇用2500人,去年生產15萬輛汽車,9成銷往歐盟。英國脫歐後若面臨歐盟的進口關稅,將導致在英國生產的產品競爭力下降,增加公司成本。日產則雇用8000名員工,另有3萬人為日產的下游廠商工作。豐田和日產的出走,將使許多人面臨失業。 日本的銀行業早已縮減在倫敦的投資規模,甚至連無印良品(Muji)也考慮把歐洲總部從英國移往歐洲國家。 在英國製造的汽車,有超過半數零組件自海外進口。英國製造的汽車有8成售往海外,其中超過半數銷往歐盟。德國BMW也表示,若脫歐後,英國工廠無法快速、可靠地從歐洲進口汽車零組件,可能被迫關閉英國產線。 航太巨擘空中巴士公司(Airbus)警告,如果脫歐後的英國前景對空巴不利,空巴可能撤出英國,現階段則是要求下游廠商提高庫存。 過度仰賴歐洲的便捷供給而鮮少備貨,讓英國不少製造業者面對脫歐後可能到來的斷貨危機感到措手不及。隨著脫歐期限逼近,零件業者和藥廠紛紛開始囤貨,最近連食品業也投入囤貨行列。 旗下有Bisto和Mr Kipling等副牌的食品大廠Premier Foods計畫花費1000萬英鎊(約新台幣4億元)購買原物料;擁有吉百利(Cadbury)等品牌的跨國食品集團億滋國際(Mondelez)也大手筆購入原物料、巧克力和餅乾,以免斷炊。 脫歐對英國的影響,涵蓋食、衣、住、行、醫療各層面,要如何將影響降至最低,將是梅伊政府的另一大考驗。中央社1114

中國爆買巴西大豆 官方預測出口達8300萬噸恐破紀錄

美中貿易戰中,因中國提升美國的大豆關稅,致使中國大豆商轉向巴西進口,大量訂單湧入巴西,也讓巴西官方預測大豆出口中國的數量將會打破歷史紀錄,同時紀錄仍會不斷被推升。 由於中國對美國大豆提升關稅至25%的緣故,巴西從今年7月份開始出口大豆至中國,總計今年巴西有近8成的大豆出口至中國,預計年末出口可以達8300萬噸,打破過去的出口紀錄。 對於中國大量購買巴西大豆,巴西農業部副部長Odilson Ribeiro e Silva表示:「這(出口量)有可能繼續攀升,但我們希望不只是大豆,也希望豆粕可以出口。」巴西去年向中國提交了出口豆粕的許可申請,不過中國尚未回覆。目前巴西僅有少部份工廠授權可以出口豆粕。 此外Odilson Ribeiro e Silva也表示,除了豆粕外,巴西也希望可以出口肉類商品到中國,中國為現今最大的牛肉、雞肉進口國。而中國本週將會有審查團前往巴西,檢視巴西工廠設施,作為是否開放肉類商品的標準之一。自由時報1114

全台賄選情資1142件 嘉義居冠

距九合一選舉只剩下8天,選戰進入白熱化階段,賄選情資也大幅增加,法務部調查局至今已蒐獲1142件,其中以嘉義地區情況最嚴重,日前更爆出嘉義市副議長郭明賓涉賄落跑中國。據了解,調查局14日從台北市調查處增派10名調查官進駐嘉義地檢署,全力支援查賄。 調查局為因應九合一選舉,去年12月成立「107年地方公職人員選舉賄選查察專案」,隨著投票日接近,賄選情資滿天飛,上月29日從局本部、航業調查處及北、中、南部機動站,陸續調派183名調查官,支援包含離島在內的全國21處地檢署。 調查局統計,截至本月14日止共蒐獲賄選情資1142件,立案偵辦共260件,其中61件已移送轄區地檢署,並有9件已起訴;賄選情資以嘉義地區109件居冠,立案偵辦57件,已移送14件,涉案層級含括候選人、樁腳與支持者,最大咖的就是嘉義市副議長郭明賓。 檢調初步調查,郭明賓原屬國民黨,這次脫黨改以無黨籍尋求連任,並企圖爭取議長寶座,卻傳出自今年5、6月間,透過多名樁腳以每票1000元向選民賄選,其中一名樁腳董林淑治已遭收押,檢調10日發動搜索,前往郭的競選總部等3處所時,竟發現他已於6日悄悄出境至中國。 鑒於嘉義地區賄選情形嚴重,調查局緊急從台北市調處增派10名調查官,14日已赴嘉義地檢署報到,迅速投入查賄行列,端正選風。 調查局呼籲,各候選人及其支持者應清白參選,絕對不可有利用賄選手段以求當選之僥倖心理,調查局誓言全力配合各地方檢察署並與警察機關密切合作,共同營造一個公平、乾淨之選舉環境。自由時報1114

日網路安全副部長自爆「從沒用過電腦」

兼任網路安全戰略副本部長的奧運大臣櫻田義孝,自爆自己從沒使用過電腦,能否適任備受質疑。 根據《朝日新聞》報導,68歲的櫻田義孝在上個月日本內閣大換血期間,先後被任命為奧運大臣及網路安全戰略副本部長,主要任務為應對可能在2020東京奧運期間密集發生的網路攻擊,在此之前,其長達18年的議院生涯中從沒擔任過閣員。 櫻田義孝昨日備詢時被反對黨議員問到「操作電腦是否熟稔?」櫻田義孝自爆,自己25歲起便會將工作交付給職員和秘書,因此「從沒使用過電腦」,但他強調,堅定地捍衛日本民眾的網路安全是他的分內工作。 再被問到缺乏電腦技巧的人該如何制定網路安全政策?櫻田義孝強調,他的團隊成員與政府人士已將政策大致擬定完成,有信心絕對沒問題。對此,立憲民主黨議員今井雅人批評,讓沒有使用過電腦的人來研擬網路攻擊對策,令人難以置信。自由時報1114

為王金平叫屈 (陳茂雄)

    王金平的特色是人緣好,笑口常開,當年受到馬英九的追殺,還是口不出惡言。這一次的地方選舉,他出錢出力為韓國瑜動員聽眾,照理說,應該受到韓國瑜支持者的擁抱,可是韓國瑜在美濃的造勢晚會上,卻有聽眾對他開汽水,讓他的演講難以接續。一般民眾感到滿頭霧水,難道那些人吃錯藥?大家應該同舟共濟,可是出現窩裡反。 若大家不健忘的話,應該記得一件事,當年的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應該是洪秀柱,可是該黨擔心崩盤,因而「換柱」,主導者當然是黨主席朱立倫,只是中國勢力抗拒「換柱」,因而凝聚群眾「保柱」,若是他們對「換柱」不滿,應該抨擊朱立倫才對,可是群眾的口號卻是「打倒王金平」,這真是活見鬼,「換柱」完全與王金平無關,怎麼會是「打倒王金平」? 有趣的是王金平對中國國民黨出錢出力,可是中國勢力卻要殲滅王金平,與民進黨打仗時,他們會順便打王金平,更妙的,中國勢力自己在內亂時,也一樣打王金平,他們將王金平當作首要敵人。當年馬英九因要殲滅王金平,造成台灣人反彈,才使中國國民黨崩解,今日他們還是繼續打。 在蔣家獨裁統治年代,中國國民黨政權在台灣推動殖民統治,除了消滅台灣文化外,就是中國人與台灣人不平等,妥協性比較差的台灣人會反中國國民黨,留在該黨的人,平均屬妥協性較強的人,其特色是在不公平的環境下也可以妥協,他們逐漸形成地方派系。 中國國民黨內部包含了中國勢力及地方派系兩個系統,後者擁有嚴密的樁腳,是選戰的主流,他們的特色除了妥協性強外,就是缺乏政治理念,所以在政治立場方面,永遠跟著中國勢力走,整個政黨由中國勢力主導,但會將資源分配給地方派系,雙方合作得很好,到了馬英九掌舵時才出了變化。 二00八年的大選中國國民黨大獲全勝,重要因素除了民進黨自己崩盤外,最大的貢獻是該黨的地方派系大團結,可是馬英九卻認為是他個人的魅力,因而切割地方派系,更與地方派系之間出現磨擦,馬英九對地方派系相當看不順眼,最後拿王金平開刀,雖然王金平口不出惡言,中國勢力卻配合馬英九群起打王金平,讓台灣人覺得受到中國人的欺負,造成中國國民黨崩盤。 蔣家獨裁統治年代,之所以發生二二八,真正的原因是中國人歧視台灣人,就算沒有出現私菸問題,還是一樣會出現衝突。政治民主化之後,中國勢力需要台灣人的選票,族群歧視由顯性轉變成隱性,只有郭冠英等人還保持顯性,公開侮辱台灣人,可是他卻受到馬政權的禮遇,可見中國勢力心裡想的是什麼。 最讓中國勢力感到不滿的是地方派系竟然搶了他們的黨機器,違反該黨由中國勢力掌控黨機器的傳統,在黨職選舉過程中,地方派系懂得配票,更動用樁腳,才打敗中國勢力。在中國勢力的心目中,該黨的地方派系與民進黨並沒有什麼區別,雖然地方派系有意和解,然而到目前為止,中國勢力還是相當仇視地方派系。 王金平最為倒楣,他有意和解,中國勢力卻敵視他,只要有機會,就打王金平,因為他是地方派系的代表人物,又曾經被馬英九追殺過,雖然王金平想要促使中國國民黨團結,只是中國勢力並不領情,還是將他列為第一號敵人。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距太陽系僅6光年!發現最新「超級地球」

在距離地球僅約6光年遠的紅矮星「巴納德星」(Barnard's Star)的軌道上,天文學家發現了一顆「超級地球」,這顆新發現的行星質量至少為地球的3.2倍,地表溫度約-150°C,儘管如此寒冷,但科學家認為不排除冰層底下有液態水,有孕育生命的可能性。 英國著名科學期刊《自然》(Nature)發布一項最新發現,天文學家證實距離地球第二近的恆星系統「巴納德星」附近,發現一顆圍繞著它的行星「巴納德星B」(Barnard’s star b),由於「巴納德星」相當接近太陽系,長期以來是天文學家尋找系外行星的熱門候選,但是以前的搜索都沒能發現它。 科學家利用了7種不同儀器,分析20年來所記錄的數據,終於發現這顆公轉「巴納德星」一周要233個地球日的行星「巴納德星B」,科學家強調:「有99%的信心認為這顆行星就在那」。 天文學家分析指出「巴納德星B」可能是擁有岩石表面的類地行星,比地球大3.2倍,但由於距離「巴納德星」相當遠,遠遠超出適居帶,只能獲得地球從太陽那獲得能量的2%,地表溫度約-150°C。 不過天文學家相信冰面之下有液態水,故不排除它可能孕育生命的可能性,儘管這顆新發現的「超級地球」可能不適合居住,但發現如此靠近太陽系的系外行星仍令人科學家振奮,「可以更加了解銀河系中行星的多樣性」。自由時報1114

王威中爆國稅局吃案 侯友宜家族還逃稅2千萬

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家族的又昱公司將房產租給文化大學大群館,違反「都市計畫法」、漏繳稅;監察院發現侯補稅100萬,侯陣營解釋因大群館營所稅調整、並非欠稅。但向國稅局檢舉的台北市議員王威中說,國稅局7月踢皮球掩護侯家逃漏稅,且8月12日就結案不查,但侯家還欠2000多萬元的綜合所得稅,國稅局形同吃案!難道是「侯稅局」? 北區國稅局:依法無權查辦 將案件移交台北國稅局 北區國稅局官員解釋,沒有互踢皮球情形,又昱公司雖設籍於北區國稅局轄內,但檢舉案的主要對象、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妻子任美鈴戶籍在台北市,依法北區國稅局無權查辦,因此將案件移交台北國稅局。 台北國稅局:絕對不會吃案 台北國稅局局長許慈美則表示,即使是具名檢舉案件,收發文單位在將案件交給承辦單位前,會將檢舉人個資彌封,過程中需要向檢舉人索取更多資訊或結案回函,也是由收發文單位處理,兩邊獨立運作,不了解議員檢舉案的具體內容。 她強調,絕對不會吃案,有提出具體事證的檢舉案件,一定會進一步去查辦;不過,若檢舉案內容只是媒體報導拼貼,或是一些公開的公司資訊,後續檢舉人又無法補充進一步證據,就無法受理。 王威中上午開記者會公布與國稅局之間的函文,指他6月28日向北區國稅局檢舉大群館土地所有權人、侯友宜妻子任美鈴,及又昱公司逃稅,北區國稅局7月2日回函表示該案非屬他們管轄範圍,皮球踢給台北國稅局。台北國稅局7月5日又函覆指此案不是他們管,皮球再踢回北區國稅局。 他表示,7月12日台北國稅局認了,表示任美鈴案在他們管轄範圍,但又將昱公司案退回北區國稅局。7月18日北區國稅局再表示,又昱案不是他們管的,因此轉給北區國稅局板橋分局。 王威中表示,傻眼的是,台北國稅局7月23日向他去函,指他檢舉所附資料不足,要求10日內提供任美鈴與其銀行土地信託契約書、又昱公司承租任美鈴持分土地的租賃契約書及付款證明,或該公司無償使用的使用借貸契約,沒有補件就不受理;王直呼,「這些資料都是逃漏稅當事人才有,我怎麼可能提供我沒有的佐證資料?」 王威中不滿國稅局踢了3禮拜的皮球,8月20日即回函結案。雖然侯家日前補營所稅100萬元,但任美鈴持有大群館土地,又昱公司每年也約要繳近900萬元地租給任美鈴,估計侯夫妻每年綜合所得稅約300多萬元,國稅局7年可再追稅2000萬元還給人民,如今國稅局也不查了!國稅局不是姓侯的,不可以當「侯稅局」,不可遇到選舉就放假轉彎。自由時報1114

金門查獲賄選每票5000元 2軍人坦承收賄

金門地檢署「查賄QRcode」建功,今天宣布查獲一起現金賄選案,李姓樁腳涉嫌以每票5000元,或5000元包括往返台、金機票的方式,向金門及旅台鄉親行賄支持烈嶼鄉某鄉長候選人,收賄者中有2名是金防部軍人;檢方兵分多路在台、金搜索,查扣現金5萬元,將李嫌聲押獲准,全案依違反選罷法、刑法投票受賄罪嫌偵辦。 消息傳開,對於地方首次查出金防部阿兵哥涉案感到不可思議,嚴重打擊軍人形象,質疑軍紀崩散,更憂心選舉黑錢伸入軍中;檢方表示,相關案情仍在釐清,對於有多少軍人涉入?持保留態度。 金門地檢署表示,8月中旬接獲民眾以QRcode 舉報,檢舉李姓樁腳等人,擬以現金賄選,支持烈嶼鄉某鄉長候選人。 檢方指揮金門縣警察局偵辦,昨天由金門地檢署檢察官席時英與台中、士林、桃園偕同台、金警、調、海巡等單位,同步在台北市、台中市、桃園市、金門縣等地大規模搜索,共計搜索椿腳及選民住處等15處,查扣現金5萬元、存摺、台中金門來回機票18張等相關證物,並傳喚、拘提樁腳、選民等16人到案。 金門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吳錦龍指出,被告李姓樁腳以每票新台幣5000元代價,向選區有投票權人交付賄賂;另透過林姓涉案人,親赴台灣,以每票5000元或是包括機票在內,尋求金門旅台鄉親支持。 檢方根據情資,查知人中有2名洪姓軍人,昨天透過憲兵隊協助將2人拘提到案,2人坦承收賄不諱。 金防部表示,尊重司法機關偵審權責,並全力配合調查。平日雖多次宣導,不容許發生收賄、違法事件,但仍有弟兄涉案,深表遺憾。 檢方表示,這一波偵查行動中,7人坦承犯案,6人繳回賄款3萬元,1人繳回機票18張,已分別諭知新台幣1萬元至5萬元交保侯傳,李姓樁腳聲押獲准。 這波賄選支持的候選人是否還涉及村里長、代表、議員甚至往上發展? 吳錦龍表示,要看證據到哪裡? 他強調,檢警正陸續展開收網,呼籲其他涉賄選的人士,把握機會自首,還有減輕罪責的機會。 檢方公布檢舉賄選電話:0800024099撥通後按4、(082)325090轉110,檢舉信箱:金門郵政第30號信箱,電子信箱:wt.vo1542277739g.jom1542277739.liam1542277739@41pt1542277739。自由時報1114

57爆新聞-德軍恐怖活體實驗-1114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2kHRkQ6txbkNVVc0H7u5UAkpTFl-Ubpg&w=560&h=315]

班農、郭文貴聯手揭中共黑幕 下週將開國際記者會

中國流亡富商郭文貴日前多次預告,紐約時間11月19日,將在紐約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舉行海航集團創始人「王健之死真相新聞發布會」,並由前白宮首席策士班農(Steve Bannon)主持。郭文貴今日透露,記者會可能改至20日上午舉行,主題也臨時變更,將與班農共同揭露更大的中國政權黑幕,屆時多個國際主流媒體將現場直播。 前白宮首席策士班農(右),曾被譽為是美國總統川普(左)的「國師」,去年8月已從白宮離職。 郭文貴表示,原定的新聞發布會主題是「王健之死真相」,班農、律師團隊則認為,這比較像是他個人「情緒性的吹風會」。因此決定做出「本質性的改變」,揭露更大的中共黑幕。郭透露,此次記者會的準備相當嚴謹,十幾個律師事務所團隊、主持人班農,已經對數千頁的相關文件,進行嚴格的確認,發布會的講稿版本,也已修改數十次以上。 郭文貴:記者會恐引發全球股市動盪 郭文貴預告,屆時公布的資訊「涉及的人和公司,可能會引發全世界的股市、金融市場的巨大動盪」,不但會影響中美關係,也對很多世界級的人物是場「惡夢」,更會造成某些公司股價大跌。因此,美國、歐洲的政府部門正與他的團隊聯繫,要求提供記者會的細節。郭文貴強調,已經按照法律程序,與相關部門進行有限度的合作,但不會影響發布會的舉行。 郭文貴透露,此次國際記者會本來還打算公布震驚世界的王岐山內部談話影片,被律師團隊告知因為涉及政治、法律問題,不得公布。至於出席的媒體,郭文貴說,美國、歐洲的一些主流電視台將進行直播,並在現場提問,要大家拭目以待。 郭文貴:班農謙虛且嚴謹 談及斑農,郭文貴說,至今與班農已見面高達47次,過去兩週就見了10次面。郭稱讚班農是個「天才」,每一個PPT、每一個文件都「看過N遍」,「他看了我們所有的海航200多頁當年的爆料,和所有31個現在我們進行的案子」。郭說,班農細心到「在一個問題上跟我說一個小時」。郭強調,班農的英文水平比自己優異許多,是主持記者會的最佳人選,能更好的應對西方媒體的提問。 提及與班農的往來,郭文貴表示,班農有時脾氣很「暴躁」,生氣時會「嗷嗷的喊」,但是很謙虛、嚴謹。郭說,班農跟他一樣睡覺時間極少,三更半夜的給他發訊息、整天跟他打電話,一次他和班農說:「我們反共革命在乎你健康生死,你能不能多睡點覺?」班農聽到後,「他特別激動,抱著我深深的說,我這個沒人喜歡、沒人愛的人,聽到你這話我特別感動」、「兩眼含熱淚」,郭文貴聲稱,他當時安慰班農說:「我挺在乎你的」。自由時報1114

蔡英文與10國領袖 同登巴紐雜誌APEC專題封面

APEC(亞太經合會)領袖週進入第4天,各國領袖代表明將陸續抵達巴紐莫斯比港。雖我派台積電前董事長張忠謀擔任領袖代表,但總統蔡英文卻屢次曝光在巴紐當地媒體;除昨巴紐第一大報「國民報」將她與其他20國領袖並列外,巴紐當地雜誌「Mell Review Magazine」也將她與包括美國總統川普、日本首相安倍等10名經濟領袖的照片,一同刊在APEC特刊封面。 APEC領袖峰會18號正式舉行,各國領袖代表明將陸續抵達巴紐首都莫斯比港。而雖我派台積電前董事長張忠謀擔任領袖代表,但總統蔡英文也屢次曝光在巴紐當地媒體。 她昨以「中華台北」經濟領袖身分登上巴紐最大報「國民報」,該報介紹與會21國領袖代表。而巴紐當地雜誌「Mell Review Magazine」也製作APEC特刊,表示巴紐總理歐涅爾(Peter O’Nell)將世界超級經濟體領袖帶到巴紐。 該刊封面將蔡英文照片與其他十國領導並列,包括美國總統川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俄羅斯總統普丁、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等。中央社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