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Thursday, August 17, 2017
世大運聖火傳遞繞台北
  行政院長記者會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3>

  製藥廠 60週年慶當天(1964)員工仍照常上工。傍晚下班後卸下一身雪白工作服與工作帽,全體聚會在出貨倉庫的二樓會議室 (拿開桌子就成大禮堂,平常用於產品展示及接待參觀團體)。全廠員工除我所屬的包裝部外,玻璃製造藥罐部、藥瓶清洗部、品質管制檢驗部、制服清潔熨燙部(包括廠房清掃)、會計 出納 總務 廣告 銷售部 ⋯⋯⋯,我並不知道全廠員工總數 有多少  只知員工把禮堂擠得滿滿的,精心的禮堂佈置更顯熱鬧非凡。

大會中,俗套不能免,先由老董、廠長、貴賓致辭;在雞尾酒招待與員工大抽獎之前,最重要的就是褒揚服務十年以上的員工 ;依著年資(以 十 記)唱名 上台 由廠長頒發獎狀、獎金、合照。我並不吝於給掌聲,但 讓我發寒 顫慄的是 ~ 受獎者不論服務多少個「十」年,頂多晉升組長、班長,而各部領導均以服務四/五十年。我越想越不對也更確定這裡不是我該久留之處,但 學識淺薄又無一技之長,我該如何是好?欲扭轉乾坤 為己自救  ~ 煩惱又陷入更深的一層。

農曆年終除夕,大我五歲已到臺北打工的五姐藉著春節年假返家團圓。除夕是我們最開心的節日 ,一整年就只有這個晚餐  母親不會限制食物 - 只怕自己的胃不夠大或無法消受。(不必「配給」可以上桌、飯後還有一包可以保管三天的「壓歲錢」、年初一可得一套新衣(以已過世阿嬤的衣服改來的也算)。

多少年來,大哥被無期囚禁「綠島」毫無福份與家人「圍爐」,但 母親總是堅持著保留一張坐椅、擺副餐具在她身旁;每當全家聚會攝影留念時,她會拜託攝影師將大哥的小型人頭照設法加進照片中,讓家人在不完美的缺陷中找到內心的平衡點、寥以安慰。一切只有思念,雖噤聲不言政治,相互間卻「心照不宣」。我可以感覺到父母堅強表面的心靈深處 隱藏著那絕不會因時過而模糊掉的「錐心之痛」。

五姐帶著我與母親深談,原來她在白天工作下班後也進入私立高職夜校繼續充實,為自己下一個人生階段有個向上提升的機會而「鋪路」;她向母親懇求讓我也去臺北,依循她的模式 ~ 白天工作 晚上唸書。母親表示臺北有已成家的大姐、三姐,總共三個姐姐可以照顧 她是可以放心;基本上她已不反對,但我必須口頭切結 勿仰賴家人為我支付學費。同時她也要我明白「在家日日安,出外條條難」的真諦,要勇敢、堅強些。

人事稀 背景少,想找到一份不必日夜輪班 來得及夜校上課時間的工作談何容易!學費無著落 再美的「理想」也會落為「空想」 ~  必竟「錢」還是唯一的關鍵!

三姐 年初二回娘家知悉此事,試問我可有意願到她家「幫傭」(清潔、燒飯、帶小孩)他們願提供吃住、學費外加每月 $50 零用金。心想 :先有這個機會,捱過難關 畢業後或許會有好的機會,就「走一步看一步」吧!五姐也這麼鼓勵我;若由她陪伴參加入學考試至少可少掉在陌生環境裡的孤單、驚惶與擔憂。

先向藥廠辭職,隔月 收拾簡單行李 隨姐姐搭上公路局北上。不曾離開家鄉 離開父母,心情喜憂掺半⋯⋯⋯ 在車上望出窗外飛奔的景像 ,那首日本調的臺灣歌旋出腦海「請借問播田 e 田中阿伯啊 ~人抵貢 繁華都市 臺北堆哆去 ⋯⋯」,我雖然還有些迷惘,但還是多麼慶幸有這個機會 更期待著成功的那天。

~ 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