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Sunday, July 15, 2018
民進黨全代會
  民進黨推廣告短片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劉怡明>祈禱的力量


我出自沒有宗教信仰的家庭,記得母親在過年過節時,毋親只是會祭拜祖先,祖母則深信台語講的 “ 牽 亡“,每次跟袓母去 “牽 亡”時,總是聽到袓母痛哭流涕的與所謂去世的親戚在對話,我那時五、六歲根本不知道她們在談什麼。

中學時有一位要好的基督徒同學,時有來往,他彬彬有禮,為人溫和,口從不出惡言,可是他從來沒邀請我到教堂做禮拜。

1964年,我出國到美國留學,畢業後在 New York 市華爾街附近的一家公司上班,太太是第三代的基督徒,過年過節偶爾會跟她到教堂做禮拜。

1997年二月是深冬之時,我生了一場大病,在醫院住了一星期才出院,在家靜養,可是晩上手腳冰冷,睡不了覺,雖然調高家裡的溫度到八十幾度,也到電器行買了手提暖電爐,放在床邊,晚上還是睡不了覺,折磨了好幾天,精神散換,非常惱人,脾氣也變得暴躁。太太告訴我,既然己用盡了各種方法都無效,何不向上帝禱告,讓我晚上能好好睡個覺,我不是基督徒也不知要如何祈禱,太太説沒關係,叫我跟著她念,我已是走到山窮水盡,軟弱無助,就照著她念説 ”天父上帝,祈求今晚能給我好好的一個睡眠,阿門 “, 經過五、六秒後,突然感到有一針似的電流從我的右手指尖,注入我身體,有如被電流電到,全身熱了起來,很快的就睡著了,隔天早上睡醒,感到非常奇妙,太太説上帝聽到我的禱告,聖靈在做工,那時候我是聽不懂什麼是 “ 聖靈在做工 ”。

之後,我每個星期天都跟她去教會做禮拜,對於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有所瞭解之後,經過三個月,我決志受洗當了一名基督徒。我的強項是運動與聯誼,我毛遂自薦當了教會聯誼組組長,參加大紐約區聯誼會(大約有二十間教會)的活動,組隊參加每年暑假期間的壘球、網球比賽,主恩堂教會的名稱(中文部大約250多人、英文部150人丶台語堂 110人)就此廣泛的傳了出去,我也認識許多位大紐約地區的牧師、長老及一些教友。

話說畢業後,我一直在New York 華爾街附近工作,2001年9月11日,早上八點十分左右,我進入世貿大樓的30樓上班,正在喝咖啡吃早點的時候,突如其來的轟然一聲巨響,看看手錶大約早上8點45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同事們大聲喊著快逃,不能留在辦公室裡,在此災變的時候,電梯是不能坐的,我就一階一階的跟著大家走下大樓的出口處,前後花了 25分鐘,拼了老命跑了出來,親眼目睹熊熊大火在九十樓附近燃燒,看到不少人在跳樓,慘不忍睹,沒多久兩座大樓就倒塌下去,三千五百多人喪命。

恐攻後的第四天晚上(星期六),教會要我分享如何從911浩刼時逃生出來的故事,教會的大禮堂擠暴了六百多人,甚至連附近的鄉親也都要來聽聽我笫一手的新聞,當晚我真是很激動的在告知台下的教友聽眾,我如何從死亡蔭谷,逃難出來,好幾次我都講得控制不了自己,哽咽出來,我也看到台下的聽眾多人在流眼淚,感謝上帝讓我平安順利的逃生出來。

2005年四月底五月初,我回到台南渡假省親,有人知道我要回去的消息,忘了他們如何聯絡,安排我到台南監獄去演講 “ 911世貿大樓浩刧逃生記 ”,回到台南先拜見親友,兩天後,坐了南迴鐵路渡假,一路玩到花蓮,也去拜訪當時慈濟大學的方校長(以前在紐約時常有來往,算是老朋友),奇怪的是方校長是一位基督徒,怎會去當一似是佛教的慈濟大學的校長,反過來說,慈濟大學怎會聘請一基督徒當校長。

從花蓮回到台南時,先在知本住一晚,泡泡溫泉,那知四月天在台東有焚風,氣溫標到華氏96度,我一時不能適應,打起嗝來,每五、六秒鐘就一次,起初不以為意,可是一路從知本回到台南,都是在打嗝,很傷神。親朋好友知道我這情形時,大都很關心的提供各種偏方,有一個睌上,他們拐騙我到偏僻黑暗的地方,從後面突然有人跳出來,大叫一聲,想嚇嚇我,試試可否壓住打嗝,可是都沒有效果,這樣持續了四、五天,眼見明天早上就要到監獄去演講,我這種打嗝的現象如何上台去分享,太太建議我打個國際長途電話,一萬多公里,從台南到紐澤西,請魏牧師在電話裡與我一起禱告,“祈求上帝保佑,在我上台演講的一個鐘頭內不會有打嗝的現象”,我這時已是一基督徒,我覺得太太的建議很好,馬上抓起電話聯絡到魏牧師,請他一起與我在電話禱告,我祈求的並不多,只是區區祈求在演講時不要打嗝,與牧師禱告後,還是在打嗝,隔日早上起床後仍然在打嗝。

當日早上,監獄派來接我去監獄的輔導長也看出我這打嗝的情況,問我合適上臺演講嗎?那時我真的很恐慌,有如天人交戰,但我在車上一直的在禱告,禱告再禱告,抵達監獄見了廖德富典獄長,各自介紹一下,就往大禮堂走,禮堂大門一䦕,我看到裡面坐了四、五百受刑人(以下稱學員,不可叫受刑人),個個理光頭,穿著白內衣、短褲,坐在小板凳上,有如當阿兵哥時,坐在小板凳看晚會,黑壓壓的一群人,我可想這些人是來看我出洋相,心頭一震,滿額頭冒出冷汗,跟隨著廖典獄長上了講台,他簡短的介紹我一下,時間就交給我了。

站上了講台,剛開始演講時,我感覺到打嗝的次數沒有那麼的頻繁,後來似乎消失了,之前的擔心會不會出洋相,全拋在腦後,我的信心大增,集中我的精神開始好好的演講,講到最恐怖的時候,我說我看到有人跳樓,不久兩座大樓倒塌時,成千上萬的群眾驚叫逃跑時的場景,我義憤填胸,大聲痛駡,這些沒有人性的恐怖暴徒,如何可攻擊手無寸鐵的人民百姓,致三千五百多人一瞬間喪失了生命,他們的親人子女,日後如何過活,我看到有不少人學員在落淚。(讀者若有興趣可網路搜尋 我寫的一篇文章 “ 911 世貿大樓浩刼逃生記 劉怡明 ” )。

演講完後,我以一大難不死的人,對這些學員談談我對人生的看法。 我說人生無常,世界上有兩種 「ㄐ一ㄠˋ 」不要信,不是基督教,也不是佛教,我看在場的學員都不知道我在講什麼,猶如陷在五里霧中,我就說第一種不要信的教就是 「計較」,我猜你們這些學員中一定有人因為一些小事與人斤斤「計較」,起衝突、打架傷害了人,而到監獄裡面來服刑。另一種不要信的教就是 「比較」,有些人看到人家開好車、住豪宅想跟人家「比較比較」就做了一些不正當的事如欺詐、招騙等不法手段等等而被判刑。「天生我材必有用」,在監獄裡努力的學習、好好的工作不要跟人家「比較與計較」,一定可以過個安穩的日子。話題一轉,我說我知道再過三天,就是今年的母親節,在場的學員假使你們的母親還健在,我建議你們利用今天中午休息的時間,到福利社去買張母親節卡片,在卡片上寫些安慰你毋親的話,譬如說你會在這裡好好的學習一些工藝,出獄以後可以找到一份正常的工作,好好過日子,我看在場的廖典獄長聽到我的話時,頻頻的的㸃頭,估計他不會想到我這外行人能替他輔導這些學員。

演講後走出大禮堂,本擬準備與典獄長握手道別,那知他告訴我他要親自帶我去參觀監獄裡學員的寢室及工藝展覽館,我想典獄長已經全程花將近一個小時陪我在禮堂聽我的分享,典獄長日理萬機,這下子又要花二、三十分鐘,我覺得不好意思,但我看他很誠懇的表情,我就欣然接受,典獄長帶頭,我跟他並排同行,發現後面跟了五、六個他的屬下(主任,科長,課長等),個個穿著灰色的中山裝,一半比我身高(我身高176公分),儼如貼身保鏢,我一生從來沒有這樣高規格的被人禮遇過。

首先進入了模範學員的寢室,二人住一間,大概三坪左右,木頭地板擦得光光亮亮的,接著進入隔壁一般學員的寢室,十人住一間,坪數多少我猜不出來,似乎擁擠了一些。之後,去參觀學員在工作室或工廠製造出來的成品,如油晝、水彩畫、字晝、木雕、家俱等作品,相當有水準。

參觀出來後,看看手錶大概己是十一點半左右,走過一個花園,裡面有一個精緻的庭園,這時典獄長又問我是不是要在庭園裡坐著喝喝茶、聊聊天,就在這時,要命的打嗝又回來了,我猛然驚醒,我昨晚打電話給魏牧師祈求給我一小時演講時不要打嗝,上帝聽到了我的祈禱,還多給我半小時參觀學員的寢室及工藝展覧。

仔細一想,今早十點進入大禮堂,看見四、五百人黑壓壓的坐在那裡,我心頭一震,雙額出汗,可是以前更大場六百多人的場面,我是 「老神在在」,照道理我是不會被嚇到出冷汗旳,我想這時應是聖靈開始在做工,讓我好好的演講不打嗝,我頓時感受到    “  祈禱的力量  ”  是那麼大是那麼有效,上帝聽到我昨晚的祈禱,讓我在台上不打嗝出洋相,對我是何其重要,那時刻,我深深感謝上帝給我的保佑與憐憫,眼淚差點掉下來。

我又想到聖經裡(哥林多後書 12章 9 節)的一金句 :”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我與魏牧師祈禱時只是祈求一小時演講時不打嗝,結果呢?不僅讓我順利的演講,還多給我三十多分鐘有夠用,參觀學員的寢室及工藝展覧館,真是感恩再感恩,我是一介平民老百姓,何德何能讓政府的高官(監獄典獄長)如此高規格的接待我,這是我個人的一個榮耀,但是我要將這個榮耀歸於上帝。

上述的故事己經過了十二年了,馬太福音最後一章要門徒向萬民傳福音,我僅僅記錄下來發生在我身上奇妙故事,分享給未信主或是己信主的人做見證。

最後我要以一首美麗詩歌𥚃的幾句歌詞與讀者共勉之。

「 許多事明天將臨到,許多事難以預料眀瞭,但我知道誰掌管明天,衪必要領我向前  。 」(紐澤西州台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