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Thursday, August 17, 2017
世大運聖火傳遞繞台北
  行政院長記者會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鄭炳全 葯學專家 獨一無二

 

母校就在卡崔娜風災靠墨西哥灣的密西西比大學,鄭炳全比其它台美人對災情感到更憂心,他一本正經地說,「當年讀書的獎學金就是來自那裡的鴉片及大麻」,有沒有搞錯? 他忙著解釋,紐奧良平常是避寒的旅遊勝地,每年或多或少都有颱風,這次五級颶風實在太厲害,還好朋友說母校應該沒事,27歲時讀書,連續7年,曾在如今淹水的沼澤區採集植物標本,那邊有很多蛇;他回憶著,密西西比大學有個很好的生葯學系,其中散佈五個農場,專門種植鴉片及大麻,系裡有世界各國20個研究生,當時糊里糊塗申請就來了,才發現主要功課是觀察世界各國的鴉片在美國生長的情形,因為在台灣對植物的熟悉,結果被教授指定做植物標本,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當年獎學金真的就是靠鴉片與大麻賺來的。

為什麼會那麼喜歡「拈花惹草」?他說,老家就很多花花草草,其實原本對建築有興趣,但因為身體關係,在媽媽勸說下,就和舅舅一樣,選擇北醫葯劑系就讀,北醫成立1960年,大學入學是1962年,當初四週都是稻田,而且沒有設備,學葯用植物的書也少得可憐,只好鼓勵自己有陽光就可以做研究,跟了恩師那琦教授到處去研究,為此畢業被學校留任,他還寫了一本「生葯學實驗教程」,詳述自然葯物抽取的技術,奠定北醫葯學基礎。

大學畢業後,當初很懷疑自己個性如此活潑,有能耐可以成為科學家嗎? 所以決定試探自己,結果他真的留在學校,進駐實驗室,整天與實驗為伍,晚上就睡在實驗桌,連續18個月,就為了証明自己應該是適合科學之路。

鄭炳全,出生於台灣嘉義市,生於1942年,畢業於台北醫學院葯劑系,中國文化大學葯用植物學碩士,密西西比大學生葯學碩士及博士,曾任教師講師、副教授及美國太平洋時報社長,曾以筆名如流和佛蘭克林,寫著文章,散見國內外報章雜誌。

擁有獨一無二完美駝背

相對於一般人對殘疾避諱的態度,鄭炳全相當的健康侃侃而談,他解釋,當時美軍空炸嘉義,結果附近有個糖廠,美軍都以為那是軍事基地,炸個沒完,只好疏散到鄉下,當時生存條件不好,在 2歲半得到小兒麻痺症,左腳肌肉萎縮,脊椎嚴重側彎,1歲之前罹患就不會有事,但3歲之後就可能不會走路,還好自己還能來去自如,他樂觀地分析著,媽媽在入學時為此還把他改名鄭炳全,就是希望他能事事周全,很幸運地是在學校因為個性很開朗,所以朋友很多,不但沒有被欺負,反而人緣最好,還有膽嗆聲誰敢欺侮他;他總是樂觀精神面對,絕大部分也不認為自己有殘障,他認為老天是公平的,因為自己的殘缺,結果得到很多的愛。

當時在實驗室可是很多機會,有很多漂亮美眉,不過老婆王以台對我最好,太太到現在都不嫌棄我,唯獨會常管我。生下獨子,過了這麼多年,又有孫子,我太幸福了。」鄭炳全心滿意足地笑著,當年來美國後才魚雁往返並論及婚嫁,他拿了碩士之後就迫不及待回台結婚,夫人就是小學妹,當時鄭炳全是講師,也算是師生戀,王以台功課特別好又到實驗室常幫忙,夫人對他特別情有所鍾,鄭炳全得意地說著,未來他著手要寫一本回憶錄完美的駝背,記錄自己殘而不障的心路過程。

無心插柳柳成蔭  向台灣進口葯業挑戰成功

鄭炳全開玩笑認為,自己還好身體有些限制轉而酷愛文藝,否則太帥了,恐怕很難安份守己;因為父親在嘉義有個國樂社,參加了70年,受到長輩的薰陶,北醫頭兩年他很愛玩,一手創辦了「杏聲合唱團」(Sing Song),當時是因為他優美的歌喉,同學起哄成立,結果該合唱團不但是北醫第一個學生社團,沒想到而後越來越壯大,培養學醫者對音樂的興趣,至今仍常常奪得全台合唱冠軍。

另一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故事,可是他一生最得意的事;拿到博士之後回去北醫教書,又被新竹聯合研究所當顧問,他主張醫葯分業,那裡的主任問及台灣是否可能自製治葯工業? 是1977年,班上有70個學生,當時他做個調查,學生們都想當業務員去賣葯,不願做研究或呆在葯局裡;原來當年台灣是進口葯,賣葯是收回扣高利潤的肥缺;所以他帶著20多個學生做調查,把葯品原料及加工或成品的資料,去跟?生署及國外資料核對,整理出了3本書,其中一本名為進口葯品總覽,沒想到就此掀起滔天大浪,因為他把各進口廠商葯品的數量及價格全都曝了光, 所以10家進口商出了1百萬收買法院告這本書,當時共同出版人張博夫代打,他則又被美國聘回到學校研究。

這對鄭炳全人生有很大影響,因為他把研究放一邊,就開始研究美國葯業,認為沒道理,在美國只要在REDBOOK就可以查出來的葯品價格,台灣的進口商卻以高出10倍至20倍價格在賣,當時又沒有健保,難怪常常有個家人生場病,就會弄到傾家當產,還得賣女兒去酒家償病債;他開始在報紙上公開提倡進口葯品不應獨家壟斷,公開向媒體疾呼;全台灣一年之內有5百篇討論這件事,因為消費者都被曚在鼓裡,後來進口商只好屈服,同意以3倍半價錢批發, 無形中降低社會大眾的醫葯負擔。心裡很開心,而且首次感受到向保守社會挑戰成功。

第一任太平洋日報社長及專欄作家

因為加州是第一州開放給外國人考葯劑師,鄭炳全決定搬來加州,但考過後,租了房子只剩下180元,太太是到UCLA當病理檢驗師,因為朋友開葯局需要有人管理,80年代就在阿罕布拉開了個葯局維生,到現在26年了。 很多人都覺得博士來開葯局很可惜,雖然曾經有點後悔,但他喜歡這裡台美人多,他決定把所知見聞寫成書,能把葯物知識傳給台美人就很開心。

對台灣政治啟蒙,源自228事件,當時鄭炳全只有5歲左右,印象卻很深刻,看到國民黨阿兵哥一排在街口對空鳴槍,喊著不可以出來,開始要捉人,父親有許多朋友是嘉義的菁英份子都被連累或死或關,父親自此就警戒要有耳無嘴,但從以前就感到全嘉義市都始終不屈服高壓統治,但較深地感觸是到密西西比大學, 當時有40多位台灣來的留學生,大家慢慢敢秀出自己政治立場而開始分隔;

來到洛杉磯,當初就接觸很多台灣移民,當時有個亞洲商報,孫慶餘任主編,因為登了廣告而結緣,偶而還發表文章, 但因為陳鼓應事件加上許多報紙如雨後春筍冒出,亞洲商報就結業;他提及,「幾個同鄉是再聽到陳永興醫師演講, 一人一萬元辦自己的報紙,我就跟著去報名,後來發現聰明的都不願掛名,笨笨的我就莫名奇妙地被推為掛名社長,當時為堅持不能放中華民國日期還去溝通良久。原以為能列入黑名單,會覺得成為烈士很光榮,結果竟然沒有,真是可惜。」

原來當初國民黨政府已經要開放報禁,當時第一年就有2千個訂戶,維持至今,直到現在9月底要慶祝1千期,這也是鄭炳全人生一大樂事。前後9年在太平洋日報、台灣公論報、與新亞週末固定都寫專欄,介紹生活中必備的醫葯常識,針對葯品的觀念,新療法等分別介紹,並從葯師生活點滴中,表達對大自然的哲學,幾本著作回到台灣銷售,賣得不錯也算是暢銷作家。現在正在忙的是由台美人筆會辦台美文藝,一年出一本散文與小說。

他總是對台灣一直抱持樂觀,台灣不會沉下去,從農業獨裁社會到高科技民主社會,是需要時間,他希望大家再給台灣多一點時間。(林蓮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