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Saturday, April 21, 2018
老柯嗆柯P是大麻煩
  蘇競選團隊漸成形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10>

  然而,任何一「村」總是會因春/夏/秋/冬四季的氣候變化有別亦或天災人禍而差異。換言之,當時各校校長 每4-6 年一個輪調的人事驛動令我相當擔心工作不保;月圓月缺可看農民曆 但校長的驛動卻無蹟可尋。唯一該做且可以一勞永逸的事就是設法去找「補實」的機會。

老班長關心的來訪 才知道像我這種一個月/兩個禮拜的接課,縱使能接成兩年的記錄/經驗亦是機會缺缺 毫無補實的條件;只要接過兩年「兵缺」(男教師入伍)才有希望優先補實(還要看推薦、引介人是誰)~  這麼特殊的管道如何取得 ?

「入黨是首要條件」老班長這麼說,但卻教我猶豫了許久。由於他自師專夜校以來多年真誠的關心又考慮到自己未來前途的關係(或許應該是「錢」途才對),簽下入黨申請表 其他黨費就由他去支付因為他就是所謂的「小組長」。他答應一定會幫我留意/設法,這似乎再為我燃上一盞希望之光。

沒想到  好景不常 ~ 老班長過逝的噩耗隨著他的葬禮,在瘦瘦小小的班長夫人和身邊兩個幼兒淒涼的哭聲中,我那盞剛燃起的希望之光消逝得像泡沫般破滅無蹤。頓時間,想到了生命的「無常」/想到失去的老友/想到班長夫人未來需獨自撫養最大四歲的兩個幼稚兒女與我那份隨之而去的小希望~  落下傷心淚。

代課其間,偶而因課程排得不順 兩節之間只空一堂,時間太短無法回家休息。只好留在辦公室 惦惦的看、靜靜的聽,我緊記校長再三叮囑「有耳無嘴」。在小學裡一般級任老師都較忙碌,有改不完的作業與考卷,但  科任女教師常常雙手忙著未織完的「澎絲衫」、嘴裡聊著兒女/老公/婆媳/姑嫂、談論著校園裡那對俏姐帥弟的戀情/緋聞或其他新聞/藝界的八卦。還有她們之間沒課時或週末去三缺一逛花園、捉雞、送雞、自摸、放炮、門前清、一條龍、  ⋯⋯⋯⋯ (其實到現在還不會打麻將的我 仍然搞不很清楚這些用語)。

我想到媽媽常誇大姐的勤勞 節省 撿拾,她形容大姐「跌倒爬起時從不會忘記抓把泥土」。因此我不想浪費時間,開始暗中觀察同事用棒針打毛衣的方式:起針收針、打版算針、單針雙針、加針減針、各種花樣設計與變化 ⋯⋯⋯⋯⋯⋯⋯ 。(我原本只會鉤針編織)

沒想到看似容易 做起來卻是有些差距;第一件打給教我彈風琴、在桃園東門國小教書的二哥(讓我能代理音樂教師缺的大恩人)。織了又拆 拆了重織,失敗中摸索 舊書攤找教學資料,皇天不負苦心人 我終於學會了正好也有人欣賞 要我為她們織毛衣,為此,我賺了一些手工外快。(那時非常流行「毛海」)

懷孕中後期  帶球行動越來越不便於上下垂直 90 度的樓梯,房東聽說我在樓梯踩滑摔落數次之後強迫我搬家,她深怕我流產造成她的遺憾而自責 更擔心在這大雜院如何做月子 、嬰兒的哭聲更將造成多戶同門無隔音的「同居」人的惡夢。

很快的依循著電線杆上的紙條找到二樓,  向一對「老」媽媽和懷著身孕養女分租一房的公寓;就居住在這每逢下大雨就淹水的「葫蘆肚」(今天的社子)也只好暫時停止所有的代課活動,安安靜靜的待產。其實心裡最最擔心的還是左無背景、右無靠山的我 未來將在生產之後又如何才能找到一份「正式」教職補實的懸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