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Thursday, August 17, 2017
巨路兩岸通吃
  世大運聖火傳遞繞台北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8>

相信三、四、五零年代的朋友 很多都有過升學考的壓力也經歷過放榜後「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心境。我也不例外,小學畢業後因落榜「省」中而「愁不勝愁」(全家人「愁」一起),即使  是「縣」中榜上的狀元也被兄姐譏為「帶衰」、「丟盡徐家的臉」「大家都是省中生 ⋯⋯⋯」「 ⋯⋯⋯  去重考 」為此,被自家人「留級 」再換所學校「重修」(小七),次年才雪恥復「愁」、擠進「省」校行列。但  到今天我還不能明白 一個初中畢業後就得失學走入「工」界的孩子,她出自「省」中或「縣」中有那麼重要嗎 ?

真的,阿爸的祖父「古早」時代「好歹」還是個秀才;阿爸也在「孤兒寡母」的困境中自修上進,苦讀後通過日治時代「公校」(小學)新竹司檢定合格取得教師資力  執教數年。很不幸 最後卻為了再準備升等檢測取得校長/督學長的資歷而積勞成疾,染上肺結核 被迫離開了教育崗位。再說,阿爸的 11 個小孩 中的10個,各個在學的成績多能名列前茅,甚至直升高中、保送大學。徐家在鄉里間 雖因大哥的「匪案」被某些人鄙視,但也不能不誇讚的「書香家庭」。而我 ?在校「中等生」、在家卻總在這 11 個小孩中  名列倒數「冠軍」,著實讓我深感鬱卒、丟臉與自責。

可惜 父母為環境所迫而「重男輕女」 ~ 女孩子則不管是校長/老師願意幫忙支付學費的「直升」或「保送」也是「枉然」的。理由居然是 「學費不必付,但  我們家的生活費誰能幫忙承擔 ?」用我的膝蓋想也知道,其實 他們真正擔心的是七個「賠錢貨」,只要破了例,會應付得沒完沒了~  正如他們說,兩把老骨頭都賣了還是不夠    !七個女兒 除了我與么妹之外,每個姐姐或大或小都是倆老的「提款機」;四姊做生意、離家最近 加上孝心使然 自然就成了最大咖的「提款機」。

這之所以高職夜三年我完全不敢怠慢,全工全讀還要為參與師專夜升學考複習中學課業而努力;因此如願考取專夜  這對我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家人也為我高興與祝賀。回顧三年前在藥廠那段每天彷如「行屍走肉」活機器人式生活 不勝噓唏。我很慶幸有五姐的引領,藉著「升學」考,穩紮穩打、步步高昇也即將跳出底層 /  貧困的漩渦。

趁著開學前 回家小住數日,母親藉機提及那檔「烏龍相親」事件 並積極鼓勵我接受這個「貍貓換太子」「花田錯」的緣份。我以還年輕為由拒絕,她則以自己的「烏龍送做堆」婚姻為例,希望我依循她的模式前進「新」人生。理由很簡單:年齡相差五歲「嘟嘟啊好」、家庭姐弟兄嫂多且清貧(好野人的飯碗 阮「捧」不起)也是全工全讀完成「文化夜大」(可「體諒」我未完成的學業)、醫療公職(未來「甘苦 病痛」咔省錢)、兄弟眾多(「齊心」可斷金 -  父母年老體衰時 有人「分擔」輕鬆多了)⋯⋯⋯⋯⋯⋯⋯  。 她認為這是難能多得的「門當戶對」!

原來當年的阿爸在桃園龜山鄉 山頂小學任教,外婆是他的「厝頭家」看到阿爸高/帥  一表人材、聰明/上進 有學識,於是「親身出馬」推薦自己的大女兒 向阿爸進行「媒說」。阿爸與他們「租賃同居」、「師生同校 」當然不難瞭解「大小姐」是個懶散邋遢的「恰查母」,予以拒絕並順口說:「如果係嘿咧  嬌小勤快 乖巧溫和的「三小姐」我就免考慮。」因此  阿嬤認為能嫁出一個算一個,「機不可失」馬上應允這門婚事 ,就這樣 她將一個年紀未滿 15 的女兒下嫁給阿爸。(在現今的年代 可是觸犯了法律呦 !)

專二寒假,我和「柯」分道揚標 ~  雙雙成家完婚。婚後她在「市政府」任職的老公親自過來警告,要我們兩家從此「斷絕往來」,理由是因我娘家是屬「匪案 /  黑頭類」,會影響他們的「升遷機會」大好前程。(大概是階段性任務結束了)此時此刻外子才透露 ~ 在我們婚前他接到「雞婆」女同事「善意」告誡並自告奮勇 可以幫他找到對未來「升遷可以加分」的好親家。殊不知  因為他父親的弟弟 亦曾是「政治/思想」犯 ,鐵牢生涯十年 見怪不怪 對她笑而沒作答。

啊 !別人是「一家烤肉 三家香」,我家卻是「大哥監禁  小妹坐陪」 -  被「牽托」而關在無形的「白色恐怖」牢籠裏 ~      似乎插翅也難飛 。

婚後,生活壓力加大,人說「一肩擔雞 兩頭啼」而我這三年卻是吃盡了苦頭 -  夜校、幼教、家庭 的「三頭燒」。但 我不能放棄,再大的困難  咬牙也得撐過去 否則豈不功虧一簣 ?

帶著兩個多月的身孕 從校長手中接過畢業證書,百感交集 兩行熱淚滴到胸前;學習總算告個段落 鬆了一口氣。回到家裏翻開畢業記念冊才發現 ~ 在通訊欄中小名的下方有一行小字 ~ 錯置「該生學分未修滿」。這是什麼意思 ?意在鬥臭 ?給難堪 ?於是次日返校與校方理論,他們百般的道歉也從我這本記念冊刪除這行字並蓋上官印。但其他150 以上的錯誤  無從修訂;這豈不是在「大街」上打人 、在「小巷」裏道歉  ?一肚子「火」也只能「吞」下去 !不然咧 !?

原以為一片前景 光明的希望,走訪各校;自我推薦 只能從代課教員做起,期待上帝憐憫、祖靈保佑早點有「貴人」伸出援手 /  指點迷冿 ~ 有個好機會遇「缺」補「實」。那知,只要履歷送出,三兩天就收到該校回音 ~ 十之八九的回覆 千篇一律是:噢 !對不起 ,妳的「人二」資料送來了,記錄顯示妳的哥  ⋯⋯⋯⋯⋯⋯  我們真的無法錄用妳 ;除非當天請的病假 ~ 每天大清早等電話、每天去到不同的學校;比起菜市場 / 路邊攤稍有不同之處  是:1. 攤子得按別人指示前往。2. 不必眼尖驚嚇的跑警察。

六年苦苦磨一劍,想不到  劍才出鞘就這麼輕易的被折斷;心中嘔氣又該申訴何處? 還只能「吞」下去 ?唉 ~


~    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