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Tuesday, December 12, 2017
領土變更案納公投
  國門危機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徐惠>招蜂引禍

 
前幾年,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報導 有關人類的文明/高科技時代 ,人手一機 造成環境中過量幅射,致使蜜蜂「失蹤」的不幸事件。受害最慘的應該是農夫,嚴重地區 居然還得在果樹開花期僱用大批工人架梯上樹,擔以「人工授粉」的神聖任務。否則 欠收不儘影響農夫自家的生計更會害及消費眾生的荷包。

去年春天,有一次在電話中與 Upland 老友凱莉談到這件事,她自告奮勇,義不容辭開車往返將近兩小時,送來一棵一呎高綠紫色已開始開花,非常特殊,不曾見過的九層塔,它不畏寒熱、四季常青,可以招來蜜蜂有助傳授花粉。(一般的九層塔 到冬天時就得 say good bye  除非種在 Green House)

當然不能讓她空手而歸,回贈一棵自己繁殖的香脆可口、肉厚少籽的巨大「臺灣珍珠芭樂」及一棵超品值 芭樂味原始濃厚的鴨嘴長梨狀「大梨仔芭樂」;因為都培養三/四年了 所以當年秋天就收成不斐,她很滿意 向我保證會好好的照顧它們。

九層塔果真招來難以數計的小蜜蜂(明知若你不打攪牠  牠不惹你,但每當走路經過都會心生恐懼,離得遠遠,側身而過)而且生長神速 不到半年,五呎高三呎寬,現在更零亂了。因為枝軟遇強風,歪歪斜斜在前院真的是有礙觀瞻,於是下定決心哪天入夜 等這些全年無休、沒假日也從不計較、抗議、哀怨的勤奮勞動者「蜂還巢」之後,找支架來調整/綑綁/修剪。

昨天晚上8:30  天已昏暗,遛狗回家就趁著牠們「放工」之際,備妥支架三根塑膠繩及園藝剪刀,準備完成白天無法靠近的工作。

才出手插三根支架 ∼ Ouch ∼ 有「針」刺進左上臂的內側 ∼ 哎喲 ,夭壽仔 !你們無休、無例假,肯定沒加班費(更甭想什麼一倍半/兩倍)的拼命三郎們,這麼晚你們還不回去休息 不怕「過勞死」嗎 ?

想到電影那種被群蜂「追殺」的情節,我本能的飛奔入屋 迅速關起大門;頓然 我感到頭痛眼昏花、心跳直冒汗、發熱口好渴(入冬夜寒 穿短袖 全身卻還感覺熱 - 或許是太緊張 血壓飆高)。先喝杯水讓自己定下來再說。

~ 突然想起 ~ 三年前 正後院鄰居家那隻「愚忠」大狗 Rosie,只為驅趕在他們後院的一隻 - 嗡嗡 -惱人的蜜蜂,追來追去、跳高跳低,大口一張,欲將蜜蜂入肚請「功」,不幸擦嘴而過「漏接」,倒霉還遭「蜂吻」不偏不倚正中上唇。短短 30 分鐘從嘴開始紅腫,最後整張臉腫得像顆「豬頭」,嚇得鄰居夫婦倆趕緊開車送牠去狗醫院急診 ⋯⋯⋯⋯⋯ 。(此時我手臂的小針傷口 開始刺痛/發紅/微腫)

以此為鑑,我有必需先通知距我最近,最關心我的鄰居好友 - 約瑟芬 ~ 萬一需要急救 她肯定會很樂意來幫忙,因為,巧不巧 女兒一家人正在西雅圖度假。

約瑟芬在電話裏隔空指導:

1.用肥皂水清洗傷口。

2.用消毒過的小尖刀、小鑷子將毒針夾出來。

3.將毒水、毒血擠出。

4.以酒精或U碘消毒傷處。

5.擦上過敏體質使用的抗組織胺藥膏或者家無藥膏則先敷小蘇打,直到消腫後再塗抹蜂蜜。  除這些之外還可敷上洋蔥片/黃瓜汁/糖水/蜂蜜 或 3%的胺水。(若實在太痛可以冰敷)

6.30分鐘後,若未見消腫減痛、呼吸困難、聲音變粗,立即電話通知她,她會送我去急診 (距我家車程儘三分鐘)。

不經事不長智,當時動工前是該用手電筒掃瞄一下;幸好 此蜂不是惡毒的「虎頭」蜂,半小時後消腫、退痛  一切恢復正常,有驚無險,只留迷你小小傷口和蚊蟲叮過的感覺一樣 ~「癢 癢 癢」~  朋友啊 !你說說看 我這是不是 招了蜂引「禍害」 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