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Thursday, August 17, 2017
巨路兩岸通吃
  世大運聖火傳遞繞台北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楊遠薰>吾家的奧斯卡

初見奧斯卡  (Oscar),牠四個月大。一位年輕的教會弟兄把牠從華府的喬治城帶到我們鄉下的家,說狗主人無法再養了,希望我收容,否則就得把牠送進動物收容所。

我其實有些猶豫,但見牠一雙眼睛天真無邪,一身金黃的軟毛就像玩具熊(Teddy Bear),超可愛,便說讓我想兩天。那位弟兄立刻塞給我一張他的出生證明,走了。

奧斯卡的出生證明寫著: 「生日:4/27/2004, 母:黃金獵犬,父:不詳。」

喬治城來的小少爺

  第二天清晨,我帶奧斯卡去散步。小傢伙顯然沒出過門,一到 外頭,凡事好奇,東張西望。十分鐘的路程,走了二十來分鐘,還沒走到一半,只好打道回府。沒想到一回頭,左鄰右舍都已站在路邊,等著看這位新來的小少爺。

  「好一隻漂亮寶貝,」安先叫起來:「是什麼樣的狗?」

我據實說出牠父母的身分。

「牠看來百分之八十像黃金獵犬,但顯然還有其他血統。」約翰醫生以鑑定家的口吻說。

「牠身上的白色紋路和捲起的尾巴像愛斯基摩狗。」辛蒂說。

「牠腿直、腳掌大,看來確像拉雪橇的狗。」安附和道。

眾人對牠品頭論足,還熱心教我一些御犬術。我心想這下若將牠送回,以後鐵遭鄰居們的詰問。

  幸好阿加喜歡牠。夫妻倆便去買狗屋、狗食、狗鍊等一切用品,並將地下室整理一番,以便牠居住。阿加還特地在木門上安裝一個活動口,讓牠自由進出。

孰知這些皆非牠所好。牠不喜歡地下室,對被繫上狗鍊更感無奈。牠沿著屋外的木柱一圈圈地繞,繞到鍊子短到沒有活動的空間,便趴在地上,望著天空百般無聊地發呆。

「放了牠吧。」  我見牠可憐,替牠求情道。

「依據法令,牠必須被鍊,因為我們家沒圍牆,」阿加說。

「這裡是鄉下地方,每家都養狗,也有幾家沒圍牆,也沒鍊狗,姑且放牠看看。」我說。

結果,奧斯卡一獲得自由,便和街坊的狗兒們打成一片。

久,安對我說:「我們家梅莉每次見到奧斯卡,便興奮地像個十八歲的小女生。」

狗一歲相當人七歲,梅莉高齡十三歲,說來也是個九十一歲的老祖母了,居然鐘情於稚齡的奧斯卡,真是的!

約兩星期後,辛蒂對我說:「你們家的奧斯卡真有意思,每天傍晚到我家報到,靜靜地坐在廚房的紗門外,乖乖地望著我們,那神情讓人忍不住就會拿塊餅乾餵牠。」

接著,安和湯姆也對我說同樣的話。顯然,奧斯卡有牠的行程,每天挨家逐戶地要餅乾。這位喬治城裡來的小少爺天生有禮貌,見了人,會伸出前腿,主動和對方握手。牠望人的神情很溫和,可說含情脈脈。要與人搏感情時,一個頭便往對方的懷裡鑽,茸茸的軟毛任人摸。就憑這幾招,牠很快就贏得所有鄰居們的心。

我在樓上的書房工作,三不五時起身看牠在做什麼。經常見牠口咬著一根餅乾,踢踢噠躂地從外頭跑回家,再坐在門前的草地或斜坡上,慢慢享用。然後,我發現牠會儲糧。牠會我的花園裡挖個洞,把牠部想吃的餅乾埋起來。

不久,別家的狗顯然也知道奧斯卡的祕密,常到我家院子,四處嗅找。奧斯卡那時年紀小,鬥不過大狗,便耍機靈,充慷慨,狗食和水都任朋友享用,所以人氣很好。我家前院經常「狐群狗黨」,不時有三、五隻狗,在那兒追逐嬉玩。

  鄰居說,奧斯卡這樣子是在笑!

我的狗是小偷

奧斯卡長得很快,數個月後,長成一隻中型狗,逐漸展現牠的本事。

牠向來不喊不叫。有一天,開始清嗓門,發出嗯嗡的細微聲音。然後,中氣越來越足。兩日後,竟一鳴驚人,發出會驚動整個社區的肺腑之聲。

從此以後,牠每天坐在路頭,不僅替咱家,也幫所有給牠餅乾的恩客們看門。每有外人要進來,牠便大聲叫喊,吠聲嘹亮無比。結果,郵差、UPS或 FEDEX都要給牠過路費,丟一根餅乾給牠,否則難以完成工作。

除看門外,奧斯卡還擅逐鹿。每日拂曉時分,躲在樹林裡的鹿蠢蠢欲動時,奧斯卡便對牠們狂吠。結果,鹿被牠嚇退,咱家花園從此花兒綻放,四季不斷,皆是奧斯卡立下的汗馬功勞。

其實,奧斯卡不僅會逐鹿,還愛追松鼠與野兔。牠在出擊前,會擺出一腿微彎、屏息凝視前方的姿勢,然後剎那衝出,野兔與松鼠便嚇得沒命地逃。松鼠常常竄上樹梢,奧斯卡便兩腿攀住樹幹,仰頭猛吠。有一次竟吠了長達三、四十分鐘,不肯罷休。左鄰右舍紛紛都以為牠出了事,紛紛出來探個究竟,待知道原委後,皆搖頭笑著離去。唉!

這淘氣的奧斯卡還有更多本事。咬獵物是隨主人去打獵的黃金獵犬的天生職責。奧斯卡沒獵物可咬,便咬鞋子。我們置放在車庫鞋櫃上的鞋子常不易而飛,得像尋寶般地到山坡或花園尋找。這還不打緊,牠竟把別人家的鞋子也咬回家。

有一次,牠咬了一支小牛皮靴回來,很漂亮,還挺新的。我看那尺寸,推測是對門男孩的馬靴,便去按湯姆家的門鈴。湯姆出來應門,聽我的解釋與道歉後,哈哈大笑說:「沒問題,沒問題。」便收了靴子。

不料兩天後,住在離我家半里路的男孩大衛來按門鈴,很有禮貌地問:「請問奧斯卡有沒有把我的馬靴咬回家?」

「什麼,那靴子是你的?」我叫了起來。

「是啊,媽媽上星期才買給我的。」他答。

  我連忙帶大衛去找湯姆,總算物歸原主,眾人笑成一團。湯姆遭太太數落,說他連兒子穿什麼靴子都不知道。小偷奧斯卡則被稱讚能幹,說牠居然能咬那麼重的靴子、走那麼遠的的路回家。

阿加隨後建議給奧斯買玩具,免得牠到處咬人家的鞋子。我於是去買了一隻四腿長長、肚子會響的粉紅豹。奧斯卡很喜歡,天天咬著粉紅豹,到處秀給人家看。不久,街坊的人都知道奧斯卡很喜歡玩具。

然後,牠的玩具就竟名其妙地多起來,有白色的小雞、黑色的松鼠、綠色的猴子、紫色的小象、到黃色的小兔子…,全成了牠的財產,橫七豎八地擱在車道上。這些東西哪兒來?想是奧斯卡把別人家的玩具都咬了回來。

  「怎麼辦,我們家的狗是小偷。」我指著贓物對阿加說。

「妳教牠不能拿別人家的東西,也要還贓物。」阿加答。

「你有威嚴,讓你來教狗吧。」我說:「我來還贓物。」

然後,我開始打電話。

「哈哈,」安在那頭笑道:「我就知道奧斯卡幹的好事。我前天才給梅莉買隻猴子當生日禮物,昨天就不見了。我們家梅莉一有什麼好東西,就趕緊獻給奧斯卡。」

我接著又打了幾個電話。每個鄰居一提起奧斯卡,便笑著談牠的趣事,一個電話便談了好幾分鐘。

最後總算有線索了。原來華倫家的七歲女兒雅莉西兒給的。華倫的太太翠西說,雅莉西兒一直很喜歡奧斯卡,尤其喜歡撫摸奧斯卡柔軟的毛,一知道奧斯卡喜歡玩具,便抱了一些她的玩具給奧斯卡。

然後,就換阿加訓狗了。他把奧斯卡叫過來,開始厲聲訓斥。奧斯卡不愛聽,把頭撇向一邊。這下惹毛了阿加,立刻用手把狗頭扳回來,說:「看著我,你不可以到別人家,咬東西回家,知道嗎?」

奧斯卡被抓住,只得擺出一副「好吧,任你罵吧!」的姿態。等阿加唸了兩、三分鐘,牠便抬起前腿,悄悄地踮起腳尖,不聲不響地溜走了。

英雄本色

入冬後,屋後的樹林轉稀,樹林後的小溪成了這附近的狗探險留連的地方。

右鄰的尤基是流浪犬出身的小黑狗,精明幹練,自動前來當奧斯卡的啟蒙老師。奧斯卡對外界充滿好奇,自然跟著尤基跑。此後,兩隻狗便常結伴,一黑一黃地走向樹林。

  一日,天氣驟變,午後不久便開始飄雪。雪花越飄越密,很快地白雪茫茫。上班族都提早下班,偏偏這貪玩的奧斯卡還沒回來。

眼見屋外所有辨識物都被雪蓋住,我擔心奧斯卡會迷路,便打電話問翠西,可否見到兩隻狗?翠西說近午時分,看到牠倆相偕往樹林跑,但尤基早已回來,怎知奧斯卡沒跟著?

天色全黑後,外面積雪約半呎,寸步難行。我們打開屋前屋後的燈,不時往外瞧。晚上九點都過了,還看不到牠的身影,十分擔憂。畢竟牠還未滿周歲,是隻puppy (小犬),倘今晚回不來,只怕命運難測。

  十點多,我再到廚房瞧。乖乖,牠縮捲在廚房的玻璃門外。我如釋重負,連忙開門。牠帶著一身冰和雪,搖搖顛顛地晃進來,神情疲憊得如歷經長途跋涉的旅人。

我趕緊牽牠到洗衣間,拿大毛巾擦拭牠冰冷的身子。阿加則清理牠抖落在地氈上的雪汗水。兩人一邊擦拭,一邊輪流罵牠:「你怎麼這麼貪玩,會凍死在外頭,知不知道?」越講越氣,我還伸手打了牠兩下。

這時,牠縮頭垂眼,趴在地上,像一條蟲,一動不動,一聲不吭,完全一副打罵由你、知罪認錯的姿態。等身子稍乾後,吃了狗食,就鑽進狗窩,呼呼大睡。

隔天,奧斯卡起來,又是好漢一條。經過一夜低溫,雪結成冰。我們出去鏟雪,穿著大衣,戴上毛線帽和皮手套,縮頭縮脖,卻見奧斯卡坐在雪地上搖尾巴,怡然自得地欣賞著晶瑩美麗的雪景。

然後,牠站起來,開始放腿在皚皚白雪上奔跑。跑了一陣,牠往雪堆裡打滾,與寒冷的大自然結成一片。原來牠有西伯利亞狐狸狗(Samoyed)的血統,天生屬於冰雪的世界!

屬於冰雪世界的奧斯卡

  原本這群狗去弄了一條大約四呎長的鹿腿回來,大夥圍著瓜分。

這鹿腿怎麼扛回來?沒人知曉。但奧斯卡是獵犬,贓物就在我家斜坡上,脫離不了罪嫌。阿加十分生氣,拿支棍子要訓牠,大聲叫道:「奧斯卡,你過來!」

機伶的奧斯卡見狀不妙,拔腿開跑。阿加追了幾步,牠跑得更遠。

「下回你再弄這些東西回來,看我打不打你!」阿加厲聲道。奧斯卡躲在樹欉裡,不敢出來。

過了好一陣,我們放柔聲音,喊牠的名字,牠才躦出來。一出來後,見了我們,連忙伸出前腿,要和我們握手言歡。接著,牠又將整個頭往我們懷裡鑽。唉,這隻狗真有牠的一套。

奧斯卡的另一半血統是甚麼?在領養牠之後,阿加曾為此在網路Google,又翻閱大英百科全書,從各種徵狀研判牠很可能是黃金獵犬與西伯利亞狐狸狗(Samoyed) 的混種。後來,隨著牠的成長,這兩種狗的特性在牠身上益加顯著。

因為奧斯卡到處趴趴走,為避免日後有人抱一窩黃毛的小東西來認祖歸宗,我在牠六個月大時,便帶牠到獸醫處,把牠中性化了。結果,約翰醫生知道後,十分惋惜。他說:「黃金獵犬與西伯利亞狐狸狗都是 非常友善、通靈的狗,難怪奧斯卡人見人愛。為什麼我們不培養這樣品種的狗呢!」

無論如何,縱使奧斯卡淘氣,有時也做壞事,但因為牠聰明可愛,善體人意,成了街坊的寵兒。夏日晝長,每天傍晚,我在前院整理花圃時,就有鄰居散步過來,聊幾句奧斯卡的趣事,大家笑成一團。

有了奧斯卡,我們與鄰居們的關係變得十分親密。奧斯卡真是我們家的親善大使。

奧斯卡與姐姐、姐夫

最佳良伴

  隔年春天,阿加毫無預警地入院做開心手術,出院後在家休息兩個月。奧斯卡隔著落地窗,看到每天都去上班的爸爸竟躺在起居室的沙發上休憩,便想進來探望。

我讓牠進屋後,牠一逕走到阿加身旁,伸出前腿,擱在他身上,好像在說:「你怎麼了?」阿加撫摸牠的頭,溫和地說:「爸爸生病了,你知道嗎?」

斯奧卡聽了,便乖乖在他身旁趴下,靜靜陪他好一會兒,以後天天如此。

我們住的地方叫獵谷 (Hunt Valley),處處可見青翠的牧草地。家附近有座自然公園,裡面有碧湖、山丘與好幾條樹林棧道,向來是我們闔家健行的好地方。阿加身體慢慢復原後,我們便常帶著奧斯卡到那山丘樹林裡爬山、健行。

我們有時走林間小徑,有時走綠野山坡,共享大自然的青蔥與靜謐。當四周無人時,我放牠自由行;一聽到人聲,牠便站住,讓我繫上狗鍊。人與狗十分有默契,連回家探訪的女兒都驚訝地說:「媽媽,奧斯卡聽懂妳的話。」

奧斯卡是在我們的一對子女離家上大學之後,才到我家的。兩個孩子笑我們是患了「空巢症候群」,才養狗。我們有時也覺得奧斯卡真像我們家的老三。而奧斯卡本身也覺得牠是家中的成員,凡事要參與。

我們吃飯時,牠要坐地板;我們看電視,牠要坐腳旁。每見哥哥姐姐回家,牠便大搖尾巴,竭誠歡迎,然後也想進屋,和大家在一起。姐姐帶男朋友邁可回家,奧斯卡直覺感到他將是家裡的一份子,亦和他親熱,並且擺出姿勢,和他倆拍照。

總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全家圍著一張桌子看地圖、討論行程時,忽然我身邊擠進一個狗頭,原來奧斯卡也想探個究竟!也有幾此,我們闔家要一起去吃飯,車門方打開,奧斯卡立刻縱身躍入。牠也要去!可是不幸被趕下來,實在萬分無奈。結果,我這狗媽媽為安撫牠,就從餐館帶些剩飯菜回來餵牠,沒想到兩次之後,就成了慣例。

  一轉眼,奧斯卡到我家已兩年半。牠已走過好玩好奇的階段,不再到處趴趴走,成為一隻很好的看家狗。有了奧斯卡,我才明白為什麼養狗人會那麼愛狗,因為狗能與人相通,許多微妙的情愫盡在不言中。

  狗很聰明,很多動作和反應就像一個三歲的孩子,讓人看了,忍不住會心一笑。  狗很會撒嬌,會用鼻頭輕撞你的腳,用身體抵觸你的身體,用頭往你懷裡鑽,甚至翻開肚皮要你摸。當你愛撫牠時,牠就閉著眼睛,享受被寵愛的每一刻。那種毫無保留的陶醉模樣,讓人看了就覺窩心。

而且,狗始終秉持「沉默是金」的美德,不說話、不嘮叨、不發牢騷、不肆意批評,不講傷人的話。牠是最好的聽眾、最佳的無言伴侶。

所以,阿加有時會興高采烈地喊道:「凱若,快來。妳看,奧斯卡對我這麼腮奶。妳若有牠的一半腮奶,我下輩子就會多愛妳一些。」

我回說:「你若有奧斯卡的一半安靜,不天天碎碎唸、叨叨唸,我下輩子也會多愛你一點。」

所以你說,奧斯卡是不是一個最佳伴侶?(End)

很會向爸爸撒嬌的奧斯卡

奧斯卡與TPC教會光鹽團契的弟兄姐妹們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