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Sunday, December 10, 2017
國門危機
  挺昌10日汐止大遊行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12>

難產迎福星

入院 31 個小時 陣痛由疏轉密、疼痛的時間也愈來拉得愈長,不知幾個比我晚到的產婦 孩子都生出來了;外子受不了我陣陣的哀嚎,頻頻說:「忍耐啦 !屋頂都要翻了   妳不覺得很丟臉嗎  ⋯⋯⋯⋯   妳的叫聲傳遍產科病房 驚死人 ⋯⋯⋯⋯ 」。產婦的叫聲,護理人員都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只有定時過來檢查骨盆腔的開展情況。

說也奇怪 這麼久了骨盆腔一直停留在「二指」寬,毫無半點進展  -這正是他們做為送產婦入產房的基本計算方式(開四指就送進產房)也是他們與產醫做報告的依據  -醫師更以此斷定是否該進入產房了。23 日傍晚 6 點  醫師親自再做下班/晚餐前 最後的巡視,他們都認為「頭胎」骨盆腔較緊、張開會較困難 速度也較緩慢,看來是明天的「代誌」啦,於是安心與他日本來的朋友共進晚餐去。

疼痛幾乎令人昏厥,小妹依照約定趕到待產室  見狀於心不忍馬上到醫院員工宿舍向大姐求救  大姐匆忙將四個小孩與家事交代姐夫後 馬上趕來醫院。畢竟她曾經是手術房的護士  加上自己生產的經歷 ,一眼就判斷可能「難產」的現象 -    寒流來襲 我卻痛得臉部發白、汗流夾背、淚水/汗水早已分不清。

她立即向住院醫師提出 要做骨盆腔  X Ray 的檢測,但 住醫認為我們有指定主醫 因此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大姐請他看在同事的份上幫幫忙 他還是愛理不理的樣子,只好警告他:「人命關天 若再無作為,萬一出事 唯你是問。」他才連忙通知急診單位緊急處理。(夜間無門診)

住醫會同大姐 依 X 光片拿著尺子  仔細測量,他倆發現「桃形」骨盆腔不利自然生產而且孩子的頭又太大 ,(標準的應該是圓形或方圓形)再下去 不是孩子「卡死」就是母子「雙亡」(那時尚未有產前斷「男/女」嬰的準確度,所以都要等到產下嬰兒方知是男/是女)。

此時 院方如臨大敵 緊急設法通知去宴客的主醫,哪知 連他老婆都不知醫師去向,只好將他可能去的餐廳以電話一家家去詢問(當年沒手機 只有 BB Call -    餐廳吵雜 他沒聽到)。找了兩個多小時才找到(已經半夜 11 點多)~ 產房積極準備開刀事宜、醫師也飛趕進醫院。

未能在該出世的時間準時報到,自己將額頭衝撞出一個大包包 小「牛魔王」模樣的女兒被醫師從剖開的肚子抱出來時 已經是 24 日零晨一點十五分。不知為何 醫師只在肚子局部麻醉就開刀,直到孩子斷臍帶才以口鼻麻醉讓我昏睡。

回到產房我覺得很累,但是腹部的傷口痛得無法休息;嗎啡止痛  一劑只有兩小時的效力,哀求護士再打針  她怕我用藥上癮,堅持不從,還怕傷口出血,強迫用沙袋鎮壓住 ~  這和在傷口上灑鹽沒兩樣。(妹妹說 我整夜呻吟 她也難休息)

第二天婆婆北上,她知道我生女孩極端不悅,一進病房就以她那張招牌「樸克」臉對著我劈哩啪啦辱罵一頓 ⋯⋯⋯查母肚啦查母肚 !哇就知影  妳生不出查埔囝仔 -  嘎妳娘同款   ⋯⋯⋯⋯  開蝦米刀  !欽欽菜菜就開刀 !一點忍耐攏沒  ⋯⋯⋯⋯ 僥掰啊 !住什麼院 ?!哇以前囝仔「轉臍」就愛起來煮飯呼一家人吃 ⋯⋯⋯⋯ 哇嘎哩嗊哦 阮南部郎是無底嘎生查母囝仔 e 媳婦做月內  ~ 嘿是妳們「外家」e 代誌哦 ⋯⋯⋯⋯⋯⋯。該說的話說完就離開。(沒半句好聽的,不真不明白這樣刻薄對她有何好處,難道只為耍「婆威」嗎)

原本要在社子做月子,年紀輕輕的妹妹真的幫不好,想起婆婆那天的辱罵 心情極差,加上外子也為了「全勤」绝不請假 而且這是他們的家規 -  男人不做女人事。我只好改姓「賴 - 賴皮」回娘家求助爸媽/兄嫂;當年農曆閏 12 月 ~ 我就在娘家做月子/做滿月兼過年。享受像婚前一樣和全家一起圍爐(娘家溫暖多了);不像在婆家 他們的年夜飯很不人道,媳婦必需像傭人一樣在廚房從挑菜、洗菜、殺雞、魚 切肉 剝蝦  紅燒 熬煮 煎炸 籠蒸  備火鍋 甜品 拜拜  ⋯⋯⋯⋯  得忙上一整天  (男人才能上桌);菜要像餐廳一樣   一道道的趁熱端出(小孩可以在另張小桌子 先吃)媳婦必需等待「男人」酒足飯飽 聊到開心後(至少兩小時以上)餐桌清理乾淨、重新熱菜再請婆婆一起用餐  餐後再清理一次  - 這種圍爐是我進入婆家後最不習慣的事。不過再不習慣也得要習慣 ~  媽媽說  :查母郎啊,嫁雞隨雞飛、嫁狗隨狗走、嫁乞丐也得隨伊背筊只斗。

那年(1972 夏天)臺北教育界出了兩件醜聞  :一家私立醫學院和一家私立高中都發生以金錢買畢業証書(假學歷)事件;六月  適逢反共救國團團長 -  經國先生「當然」的轉任行政院長 -  新官上任三把火 對這些事件使他震怒萬分,於是下令徹查、推動改革 ~  包括臺北市教育局對於各校退休教師的空缺填補必需要公開考試甄選  / 公平公正透明 ~ 六月公告、七月考試放榜、八月分發報到、九月開學。 就這樣開啟臺北市的第一屆 教師甄試。

這是天大的好消息,考試分組:國語文、數學、三民主義(這三科是共同科目)、自然科學、歷史地理、美術、音樂及體育,報名費 NT$50 。我決定選擇以在師專夜所主修的「美術 」科去應試。回到老松 去找那位和善開朗 見人總是笑眯眯很有禮貌的許老師,拜託她老公 - 歐老師(同校的美術老師)幫我緊急指導,其實  以往與他們夫婦倆在學校也只有點頭之交,但他們卻一口答應免費指導。歐老師利用四堂課做了許多假設、教了許多撇步,我也非常努力練畫並積極準備學科考試。

果真臨陣磨槍不厲也亮,或許正應驗了那位警察學校老教官的鐵口直斷 ~ 生女兒會帶給我工作前途的好運道   -   順利的通過學科/術科與口試,正式成為臺北市國民小學  美術科專任教師。(只花 $50 報名費    省下一筆三萬元的新臺幣)能有這個天賜良機、成果與殊榮   就是生女兒挨婆婆罵也是值得的 ~  難以掩飾的喜悅 讓父母與家人也為我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當時我是知道「反共抗俄」是蔣氏父子不變的信念,但要反攻復國 ?談何容易 !(每年雙十節都說「明年」國旗一定要插在「神州」上 ,而且已經說了多少年啦)他們還說要革新 /要建立一個富強康樂的新天地,所以我祈求未來會順利  前景更美好。

                                                    《        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