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
  Wednesday, October 18, 2017
蔣介石日記當鐵證
  獵雷艦包商慶富問題多
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台灣政治
>
台灣社會
>
美國新聞
>
全球新聞
>
財經新聞
>
台美社區
>
南加社區
>
美食廣場
旅遊天地
美國生活
網路發燒話
文藝廣場
笑話一籮筐
 
 

李席舟>神還不會接我走

A、回憶兒時的玩伴

仁傑是我高中(南一中)時期的玩伴,高三畢業那一年我們兩人同時報名金山水上活動,但是我不會游泳,只能在水淺的地方玩耍,但是有一天教官把船划到水深之處,然後叫大家跳水,仁傑一馬當先,但我只能待在船上發呆,教官問我為什麼不跳下去,我說我今天感冒不能下水。

.…..後來我在大學二年級就收到仁傑寄來的結婚請帖,因為那個時候同學都忙於唸書,只有他第一個結婚,我一時不知所措,好朋友要結婚不能不去祝賀,但是口袋空空,不知道如何包紅包,後來知道仁傑交了一個富商女,兩人都家財萬貫,不會計較有沒有包紅包,只好硬著頭皮去喝他的喜酒,紅包就欠到現在,只好怪仁傑,太早結婚,他可能是先上車後補票。

仁傑結婚以後生了一位長女,不像乃父(聰明但不喜歡唸書),此女既聰明又好學,後來拿到哈佛醫學博士學位,但是仁傑和阿綢,結婚很多年就只生這麼一位才女,後來市政府社會局在推行節育,標榜「一個不嫌少,兩個恰恰好」社會局派人來訪問他們:您們是如何節育的,想要頒奬狀給他們,但是他們有苦難言因為他們並沒有節育,只是生意太忙,錢賺太多,沒有 時間生小孩。

不久仁傑和阿綢,專心生育,結果一口氣生了一對男孩雙胞胎,社會局又派人來鼓勵他們以後要節育了,讓他們哭笑不得

(B) 赴中東經商 

我大學期間受到仁傑的鼓勵,深知「生意囝難生,狀元囝易生」,因此我大學畢業前,就準備經營國際貿易,1973年退伍後就開始做生意,1975 年即出國到中東十幾個國家商務旅行,順便也把仁傑所生產的塑膠水桶拿去中東沿街兜售,拿了一些訂單回來,仁傑也很高興,說要我帶他去中東看一看,見識見識那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那一年1980 年代,我已經去中東十幾次了,結交了不少阿拉伯真心的友人,我在吉達的市中心的Queens Building 有一位阿拉伯的莫逆之交,特別幫我安排的住處,也有一部汽車借我開,現在仁傑兄又跟我同行,出門有人幫提行李,這樣我方便很多。

仁傑兄雖然是商場老手,但是英語有聽沒有懂,在中東,看到我,不但英語暢通無阻,而且還會跟阿拉伯人講阿拉伯話比手畫腳,佩服之餘只好以邁力提行李來回報。

但是中東的生活畢竟是相對艱苦,因此在吉達十幾天的行程結束以後,趁著在等我的利比亞簽證時,我們特別安排到雅典去觀光旅遊幾天,然後再去瑞士領取利比亞的簽證。

1980 年一天的深夜,我們兩人提著大大小小的行李,來到吉達(Jeddah) 新的國際機場,打算搭乘凌晨兩點的沙烏地航空公司的班機從吉達飛到希臘的雅典,但是在航空公司的櫃檯被拒絕上飛機,說我們沒有簽證不能上機,這時我們把行李集中在一個角落由仁傑看管,我一個人上前跟櫃檯交涉:我說我在幾天以前曾打電話到希臘駐吉達領事館,擬前往辦理簽證,但是領事館的人告訴我,台灣護照不需要在這邊辦簽證可以上機,但是航空公司的櫃檯卻堅持他們要按照國際航空的規定,我問他規定在什麼地方?是否可以拿給我參考,他就到裡面去拿了一本厚厚的國際航空的規則,我把那一本厚厚的書拿到旁邊仔細研讀,仁傑在旁邊看到這個景況,有點擔心,恐怕事情不樂觀,但是我把那一本規定翻到GREECE ,上面記載:The following countries need visa for Greece:……include Taiwan…. 但我發現在Taiwan 後面加上一個星字號( * ),  我跑去問航空公司這個星字號( * )表示何意,航空公司說星字號( * ),表示要看最後一頁,結果我翻最後一頁嚇然看到:* Taiwan passport holder can apply visa on arrival .  我向航空公司指出這一句,結果馬上通行,頓時仁傑還搞不清楚狀況只有對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答應到雅典一定請我吃一頓美食。

但是到了雅典以後我們兩人又平起平坐了,因為雅典很少人會講英語,且出門看到的都是希臘的字母,我們兩個人連一個字母也看不懂。肚子餓了只好搭計程車回到旅館,向櫃檯說,我們要去中餐廳吃飯,請他寫一個Note給我們交給計程車司機,我們上計程車走了一段距離,車子停下來要我們下車,我們一下車,發現根本沒有中餐廳,這時候以為又搞錯了,但是這次仁傑比較精明,他拉著我一直往巷內走,結果走到巷底發現了一間日本料理,菜還不錯,只是價錢高了一些,但是因為是仁傑請客,他也大大方方點了一大堆美食,我也就盡量不客氣了。

(C) 世界的花園瑞士

我們到瑞士最主要的目的是在等待我的利比亞簽證,因為我申請利比亞的簽證出來以後,利比亞政府都會寄到瑞士的利比亞大使館,另外一個目的就是趁機會在瑞士觀光,我已經到瑞士十幾次,每次都得到很好的享受和啟示,心中一直在夢想台灣那一天能成為東方的瑞士。仁傑跟我來瑞士的目的只是為了陪我來簽證,然後他就繼續在瑞士觀光,等待我飛往Tripoli做完生意回來瑞士向他報告佳音。

我們一 齊在瑞士的時間只有三天,我在機場買了Swiss 3 days holiday pass , 可以搭全國各地的火車、市區電車、船、等都同樣用這一張pass,非常方便。仁傑趁我在買pass的時候跑去廁所,一下子就回來告訴我說,他們這邊的廁所,非常進步,帶我進去參觀一下,台灣沒有這樣的廁所,他說人一離開馬上自動沖水,水龍頭手一伸下水馬上跑出來,這種設備現在其實到處都有,但是那個時候只有瑞士有。機場的手推車,可以爬高爬低,只要把手一放,手推車就固定在Escalator ,手一按即可繼續前行。台灣當時還沒有這種設備。

我們持著3days pass 就盡量隨意搭火車遠行,從Zurich 到Bern,到Geneva, 然後搭船到Laussane, 又搭火車到Lugano, 回到Zurich 下搭Sheraton Hotel 五星級飯店我向飯店訂了每天的one day tour , 每天都有遊覽車到旅館來載仁傑去旅行,我就放心一人到利比亞去做生意了。

三天以後,我從利比亞從Tripoli (利比亞首都)回到Zurich ,帶回一大堆訂單給仁傑回去生產。我問仁傑:一個人在瑞士參加旅行團好不好玩,他說遊覽車每到一個地方,他都不敢一個人下車玩,都跟著司機在一起,連司機上廁所他也跟去,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車上在宣布什麼,他都聽不懂,萬一聽錯沒有回來,車子被開走他就慘了,我們兩人哈哈大笑,翌日直接從Zurich 搭機去新加坡玩幾天才回來台灣。我們兩人為了要「孝順」太太,每人還在瑞士各買了一件咖啡色的名貴的皮衣回來送太太,內人因為台灣的天氣以及德州的天氣炎熱,跟本沒有機會派上用場,這件皮衣到現在還很新,掛在我家的衣櫥。

前天仁傑夫婦,在溫哥華看到我兒子寫的那篇文章( http://www.taiwandaily.net/printpg.aspx?_p=kSF1c9zU9HSCzONvwWhYZyTOCp/OHLGq),馬上用line 和我連上視訊,在視訊中红著眼眶告訴我,嘿!席舟,你不能先走啊,我們還要相聚一齊去旅遊呢?我告訴他,仁傑、阿綢請放心吧!主已告訴我,主還不會接我走,他讓我生病是為了榮耀祂的名。(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212677802553995&id=1053847042)於美國德州休士頓

(作者為美南台福教會長老、行政院顧問、僑委會前僑務委員、民進黨前美南黨部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