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九月 22, 2018

專欄

被拒世衛之外 何不反守為攻

蔡英文連11帖推特發文,世衛組織終究未邀台灣參加會議。衛福部稱要拚到最後一刻,陸委會指責中國誤判情勢,總統府則是表示高度遺憾。外交系統著力方面:美國眾議員函官員挺台灣入世衛,據稱官方正透過三方面協助台灣,一是透過對話管道,確保美台立場一致;二是透過衛生部和國務院,讓世衛高層直接了解美方立場;三是鼓勵理念相同國家,加入美國政府支持台灣的參與。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態,在國際保健或感染病對策上,不容有地理上的空白,日本政府支持台灣用任何方式參與WHA大會。 我們看到聽到:從台灣政府到美日政府的發言,全部都是空話,全部都是廢言。 台灣政府使盡吃奶之力要參與世衛,內政外交的功課都作了,但是這些官式發言高來高去,明知不可而為知,它的意義在那裡?台灣有以退為進的戰略打算嗎? 總統府何必高度遺憾?難道蔡英文真的對參加世衛的可能性心理還存有一點期待?期待中國邪惡政權一夕轉性或是川普政府的外交指導改為人權至上,國家利益第二?傻瓜都知道,在中國把持下的世衛,民進黨主政下的台灣政府必被封殺,若非甘居中國小三就別想走進入世衛大門。世衛之役是一場國格之戰,與防疫無關,防疫只是藉口。台灣2300萬人的健康云云不過是個說詞,2003年爆發煞滋瘟疫時,美國衛生部即時派員來台支援防疫,台灣雖然不是世衛成員國,但當年也等同美國的一個州,受到美國聯邦政府的庇蔭還比受世衛庇蔭更實在。世衛之役是一場外交之戰,中國共產政權殺人如麻,那裡會管你全球防疫漏洞。多國不敢得罪中國,所謂防疫漏洞,在講外交實力之前,對這些國家毫無說服力。 世衛之役,蔡政府明知不可而為之,意義在那裡?11帖推文召喚世衛,召喚大家認為不可能,國安團隊也認為不可能之事,最後只換得國際友人口頭上的同情,卻也踐踏了台灣人的自尊心,這樣的外交動作意義在那裡?台灣人40歲以下天然獨占八成以上,蔡英文執政一年,軟弱外交作為與馬英九執政時期無異。去年挺蔡的年輕人,因為對蔡失望,跑掉了一半,這也是小英民調支持度一直沒有起色的一個原因。 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有一個相同點,都是欺善怕惡。蔡英文吞忍一年,難道還摸不清面對的是怎麼樣的敵人?形勢很清楚,北京對民進黨毫無善意,準備繼續羞辱蔡英文四年八年。蔡英文對國共兩黨示弱,換來得寸進尺。這一年來不斷向對岸示好,結果果真一如預期-自取其辱。既然台灣當局早就預告,最後若無法參加世衛會議,必將強烈反彈,就請蔡英文遵守承諾,一定要強烈反彈,不可把話縮回去。我們在此提供幾個建議,讓台灣的反彈可以驚動對岸,請蔡政府參考:第一步,先換掉李大維,用與民進黨理念相符的駐德大使謝志偉接外交部長。北京若再相逼,更進第二步,修法讓陸委會併入外交部。北京若再無善意,台灣就走出最關鍵的第三步,完善公投法,等待川普與習近平交惡時,推出獨立建國公投。0508

愛樂交響樂團洛杉磯首演 台僑喊讚

(記者林蓮華/洛杉磯報導)台灣愛樂國家交響樂團(Taiwan Philharmonic, NSO)在音樂總監呂紹嘉與小提琴大師林昭亮於12月12日晚上於賽格斯仲音樂廳(Renée and Henry Segerstrom Concert Hall)成功完成美國首演,近1500位觀眾如痴如醉,安可喝采與掌聲高達七次,美好的音樂饗宴圓滿落幕。 台灣愛樂創立30週年,在名指揮家呂紹嘉擔任總監下,脫胎換骨,但百人的大陣仗,出國表演的確是所費不貲,今年成行首度訪問美國洛杉磯及加拿大温哥華共兩場,在台灣的文化部, 原住民委員會及和碩科技等機構, 和此間的駐洛杉磯經文處及台灣書院的支持下,還得特別感謝大洛杉磯台灣會館,以及17個台美社團支持下方能成行, 讓洛城僑民得以見証台灣交響樂團的一流實力,演出後還有500多位鄉親參加慶功宴,同慶台灣愛樂三十而立,邁入新里程碑。 此番美國邀請台灣愛樂的重要功臣是愛樂協會(Philharmonic Society),賽格斯仲音樂廳由其營運,設備一流,每個樂季節目都是一時之選,而本場音樂會正是12月的重點節目,愛樂協會的藝術總監馬甘(John Mangum)在聽完演出後, 盛讚兩位大師級人物的精彩演繹柴可夫斯基的< 第五交響曲> 等樂曲,並盛讚NSO演出水準與歐美頂尖樂團旗鼓相當。 開場NSO演出台灣新生代作曲家李俊緯的《最後一哩路》,是世界首演,原住民曲風樂音悠揚,接下來是旅美蕭泰然大師的< 小提琴協奏曲> ,當年1992年首度發表也是林昭亮與聖地牙哥世界首演,如今,2015年蕭泰然老師辭世,24年後,在越益精湛琴技的林昭亮再度深情專注的演奏,讓台下聽眾不禁熱淚盈眶,當蕭的次子蕭傑文出席聆聽時也大受感動」,遙想當年林昭亮說:「多年來,我與許多國際樂團合作,能夠再次於加州演出這首動人的小提琴協奏曲,而且是與來自台灣最好的樂團,今天的演出,就像獅子吼一樣精彩,台灣是我的家鄉,我很珍惜,也很為我的祖國感到驕傲。」 有別於上半場的台灣特色,指揮呂紹嘉在下半場,帶領NSO演奏氣勢澎湃的柴可夫斯基< 第五交響曲> ,他背譜指揮的魅力,不僅展現紮實的功力,細緻深刻的完美演出,讓在場的愛樂人士激賞有加,好評如潮,粉絲頓時激增。呂紹嘉認為音樂無國界,他和團員感受到台下觀眾的熱情共鳴,團員傾情演出,表現引以為榮。 駐洛杉磯經文處處長夏季昌致辭时表示,上半場演奏曲風是台灣元素,讓他思鄉,而安可曲是蕭泰然的< 福爾摩沙的天使> 更是讓他流下淚來,太感人了,希望台灣愛樂不要讓洛城僑民再等30年。 大洛杉磯台灣會館林榮松董事長強調從滿場觀眾起立安可,就証明NSO絕對有資格躋身世界一流樂團之列,餘音繞樑,感謝大家通力合作,終於讓籌備多年的演出得以實現,僑民大飽耳福,也祝福台灣愛樂,再接再厲用音樂把台灣帶向世界各個角落。1214

川普玩痞子、流氓戰術能得逞嗎?

公孫樂 2012年的台灣總統選舉時,馬英九政府的行政院經建會主委兼國發基金召集人劉憶如,對外公布了一份變造時間的2007年「TaiMed投資說明會資料」文件(公文的時間點是8月,劉憶如把公文變造,改成是3月),隨後林益世、邱毅等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引用此一資料發動抹黑戰,讓外界誤認蔡英文在卸任行政院副院長前,就已安排自己到宇昌任職,並 指控蔡英文違反政務官旋轉門條款以及獲取暴利。國民黨並指控中研院院士陳良博與何大一等人,有利用國家資金圖利自身之嫌,向監察院和特偵組舉發,並罵他們是「科技業敗類」。 雖然選後特偵組以查無不法簽結。台北地院在民事部分一審宣判劉憶如應賠償蔡英文200萬元。 這是改變選戰局勢的一場醜陋招術,那一年,蔡英文在淒風苦雨中宣佈敗給競選連任的馬英九。 2016年的總統選戰,選民清醒多了,國民黨大潰敗,蔡英文當選總統,在立法院更取得多數席次,終於真正實現政黨輪替。 美國有一句俗語說︰”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 台灣人民還好終於清醒,不再受騙。這句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最近也拿出來告訴選民,別被共和黨的候選人川普一再蠱惑了。 2016年頭令人牽腸掛肚的台灣總統選舉,總算讓許多台美人大大舒了一口氣;不過年尾的美國總統選舉,其精彩與慘烈的程度,將再度讓台美人大開眼界。 雖然民主黨參選人希拉蕊和共和黨的川普都普遍不受選民喜愛,不過希拉蕊在民主黨代表大會營造的團結氣氛,以及桑德斯的盡棄前嫌大力相挺,讓希拉蕊在近期的民調上已經明顯領先了對手川普。 相對於希拉蕊,共和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不但黨內大咖不來相挺,眾議院議長Paul Ryan在大會上演說也不肯替川普背書;川普老婆的「真情演說」還被爆抄襲第一夫人蜜雪兒2008年的演說(有video有真相,賴也賴不掉)。川普發表接受提名的演說時,雖然還算中規中矩,沒有大暴走式的發言,但他還是「豪氣」的說,他一個人就能解決美國的問題。 可能是選情告急,川普在黨內初選使用的辛辣痞子式、流氓式的「詈罵」(scold,台語說「詈乎你死」最傳神)選戰手段又出現了。黨內初選時,川普罵遍黨內競逐者,當然民主黨對手希拉蕊更被他形容為Crooked Hillary (想起國民黨用詞「空心蔡」嗎?)。然而兩黨初選之後,川普使用的語言,其乖張、惡劣的程度日趨惡化,不禁令人憂心忡忡。 7月27日,川普在邁阿密針對希拉蕊電子郵件遭駭一事發表評論時說︰「俄羅斯聽著,我希望你們能夠找到那三萬份消失了的電子郵件」。 7月31日,川普和十年前於伊拉克戰爭時壯烈犧牲的Humayun Khan上尉的父母親槓上了,川普對美國人Gold Star家庭的傲慢與出言不遜,不但輿論嘩然,連共和黨的大咖都快抓狂。 8月1日,他在俄亥俄州聲稱,「我擔心,選舉結果會被舞弊行為所左右。」在台灣,國民黨獨裁的時代以來,反對黨指控國民黨做票並不稀奇。然而美國歷史上,參選總統的候選人有這樣的指控,他是第一人。美國地方的小型選舉或有傳出開票舞弊的案件,但全國性的開票過程極為透明,究竟川普指的舞弊是甚麼,沒有人知道。 8月9日,川普在北卡對群眾談及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時竟說︰「事實上希拉蕊想廢除憲法第二修正案。她如果當選,就可以通過任命最高法院法官做到這一點,那時候,你們就束手無策了。不過,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捍衛者們,也許可以做些什麼...我不知道。」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民眾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以便他們在出現暴政的情況下捍衛自己。) 此言一出,許多人指控川普有意教唆支持者「暗殺希拉蕊」,川普當然「嚴正否認」。只是總統候選人使用這樣的語言,太驚世駭俗了!而且,就算希拉蕊當選美國總統後,真的想廢掉憲法第二修正案,也絕不是像川普所說的,任命最高法院法官就可以完成,因為程序上還有國會以及全美國州議會絕對多數通過才有可能。 8月10日,川普又將矛頭直指歐巴馬總統。他說:「伊斯蘭國很崇拜歐巴馬總統。他是伊斯蘭國的創建人。他是伊斯蘭國的創建人,對不對? 他就是創建人。我想說,和他一同創建伊斯蘭國的副手則是腐敗的希拉蕊‧柯林頓。」 從時間序來觀察,川普的發言是越來越激烈,暗示性、分裂性極強,極易煽動支持者情緒,難怪9日有關憲法第二修正案的發言之後,特勤人員神經緊繃,大大強化了希拉蕊周邊的安全防護。 川普是體制外的參選人,他更不是執政者,所以沒有國民黨那樣龐大的政治資源,也因此沒能像國民黨那樣,發動一場類似「宇昌案」或「浩鼎案」的抹黑戰術來掐死希拉蕊。雖然希拉蕊的「電郵門」是她選舉的罩門,但即便是共和黨的國會議員都沒能扳倒她,而且中情局長更已公開表示不須起訴希拉蕊,難怪川普只能呼喊俄國的駭客來支援。只是選美國總統的人,公開向外國喊話,要他們介入選戰,就算是他事後聲稱的「只是諷刺」,卻已然讓選民大為反感。 今年3月,有60名共和黨資深外交政策專家聯名抵制川普和他的多項提議。公開信說,川普支持使用酷刑、發表反穆斯林言論、主張進行貿易戰以及在美墨邊境修築高牆,將「導致美國變得更不安全,而且會削弱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 而8月9日,約50名共和黨國家安全專家又聯名發表公開信,他們警告說,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可能成美國有史以來最魯莽(reckless)的總統」。聯名的是包括前中央情報局局長Michael Hayden在內的許多國安專家。他們在公開信中說,川普缺乏擔任總統的「性格、價值觀和經歷」。 不過,川普立即回應說,公開信的簽署人不過是一群「失敗的華盛頓精英」。夠嗆吧? 川普最大的問題是,他代表共和黨參選美國總統,但是他卻和黨的「中樞神經」剝離,共和黨人「含淚、含恨」讓他成為候選人,川普卻要打一場他的個人秀。他不挺Paul Ryan,也不挺馬侃(John McCain),被逼急了,才又心不甘、情不願的發表聲明替他們背書。 這就是川普和共和黨的愛恨情仇,而其實川普心底壓根就沒把共和黨看在眼裡,他只想把共和黨當成他的踏板,共和黨其實是引狼入室罷了! 美國會出現像川普這樣的總統候選人,讓人看到美國社會真的出了問題。當極端主義受到吹捧時,真的是一記警鐘。 不過,從兩黨代表大會之後的情勢來看,希拉蕊和川普都要面對全民的檢驗,隨著支持度的變化,川普的競選手段越來越走偏鋒,看得出來他已經沒辦法以正規戰法來拼輸贏,所以使出痞子、流氓戰術,希望出奇制勝。然而他必需思考,普選和黨內初選是大大不同的!選民已經見識了川普在黨內初選的招術,在年底投票以前,川普還能fool them twice嗎?0813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